第611章 衍佩番外 定情信物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11章 衍佩番外 定情信物

裴佩这样舒舒服服的靠在慕之衍身旁,渐渐就不害怕了,到了最后甚至有些困了,眼皮都在打架似的…… 电影结束后,所有的灯都亮起来,被刺眼的光芒刺激到,裴佩恍恍惚惚地感觉到有人在摇晃她的胳膊。 “裴佩,醒醒,电影散场了。” 裴佩睁开眼一看,发觉自己睡着了,她整张脸霎时红透了。 “你怎么不叫醒我?”她囧极了,上一次在音乐会上睡着了也就罢了,这次怎么在看电影的时候就睡着了? “你是不是工作太累了,所以犯困?”慕之衍含笑问道。 她别扭极了,红着脸直点头:“嗯嗯,大概是的吧。” 倘若和他只是普普通通的朋友关系,她根本不会在意在他面前丢脸,可现在她是他的正牌女友了,却被他看见这么窘的一面,好丢脸啊…… 慕之衍倒是不在意的样子,顺手握住她的手:“走了。” 感受到掌心不断传来的温度,裴佩心里暖暖的。 以为是出了电影院,慕之衍就直接带她去车库,谁知他却牵着她来到一家珠宝专卖店前,她微微一怔,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身侧。 身旁的男人轻轻扯动嘴角,什么也不说,握紧了她的手,一把拉着她进了店门。 店员热情地接待,慕之衍回头看向裴佩,“喜欢黄金还是铂金?” 裴佩感觉心跳加速,她真的没有想过他会突然带她来珠宝店,此时脑子里乱成了一团浆糊。 不是吧,他们才刚刚告白,确定了关系,他这就要向她求婚了? 见她不回答,慕之衍说:“既然确定了关系,必要的定情信物不能少。”说着,他回头看向店员,“请问情侣项链在哪儿?” 原来是来买定情信物的?她还以为是来买钻戒的呢…… 裴佩松了一口气,心想差点吓死她了。 店员领着他们俩来到一个柜台前,裴佩冷冷地被拉过去,看着满柜子金灿灿的手势,忽然觉得想笑。 “你不觉得这些方方正正,还很大颗的黄金项链,看着让人很像土豪吗?算了啦,我们去买铂金的就好。” 慕之衍将她揽住,“那不行,铂金没有黄金保值。” 裴佩挥了挥手:“矮油,我带上真的会很土啦,别浪费钱了,反正我也不喜欢戴这些东西。” “我第一次给你买礼物,你确定要拒绝吗?” 裴佩看着慕之衍的黑眸越发深邃,咬了咬嘴唇,半晌才吐出一句话,“好吧,只准买最便宜的那种。” 慕之衍回以开心的笑容,“那好,你来挑项链。” 裴佩顺着他的意,开始挑选项链,挑了一会儿,她抬头看着她,“你真的确定要买黄金的吗?你不觉得……很俗气?” “俗?”慕之衍挑了挑眉,却不生气,“就算是俗,也是超凡脱俗。” 裴佩噗嗤一声笑出来,最后选中了两条款式十分简单的情侣项链。 付了款,店员笑咪咪地问:“先生要为女朋友亲手戴上吗?” 慕之衍愣了愣,随即笑了:“当然好。” 裴佩的脸蓦的一红,慕之衍却已经将项链拿在手里,并绕到她的身后,亲手小心翼翼地替她戴上了。 之后,他还拿出手机来,举高,另一只手搂住她的纤腰,两人一起拍下一张亲密的照片。 放下手机时,他在她耳边低声说:“这是套牢你的证据。” “……无聊。” 裴佩真是没想到,慕之衍竟然也有这么浪漫的一面,以至于她回到家后,坐在沙发边上,摸着颈脖间的那串项链,还忍不住傻笑了很久很久。 脑袋里回忆着这个完美约会的每一个细节,嘴角的笑意不禁拉伸开来…… 忽然,浴室的门被打开,慕之衍从里面出来,她吓了一跳,赶紧用报纸将红透了的一张脸挡住。 慕之衍瞥了她一眼,就知道她分明不是在看报纸。 于是,故意诈她:“一个在客厅里想什么?报纸都拿反了。” 哗啦一声,裴佩赶紧将报纸反过来。 定睛一看,此时手中的报纸才是发的,那刚才…… 忽然一个激灵,她放下报纸,瞪向慕之衍:“你诈我?!” 慕之衍直笑,冲着她招了招手:“过来,帮我吹吹头发。” 她撇撇嘴,从沙发边走过去,拿起吹风机开始帮她吹头发。 一开始还没觉得什么,后来就不禁红了脸,要知道以前她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现在帮他吹个头发,她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还是她第一次和男人这么亲密…… 最要命的还不止如此,正当她打算抛去杂念,心无旁骛替他吹头发的时候,忽然腰上被轻轻束缚住。 额? 低头一看,正好对上慕之衍那双深邃迷蒙的眼睛。 她有点害羞地别开眼睛,放下吹风机的同时,感到腰间的力道似乎又大了一些,裴佩的心开始砰砰跳,脸不由得发烫。 她可不是傻瓜,感觉不到这份微妙的气氛…… 虽然不是好色得迫不及待,但多少还是会有那么一点小期待。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她已经被抱坐在慕之衍的月退上,等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以一个奇怪的姿势坐在他的月退上,她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气。 这姿势…… 裴佩别扭地动了一下身子,一直贴在她腰侧的大掌突然将她的身体紧紧地按住,惊讶的同时,她感觉到身下有着小小的变化。 她当然知道这变化是什么,紧张的又扭动了一下身体,殊不知这扭动让慕之衍更觉得折磨,他的眼眸里迅速染上了一层雾气。 意识到自己的扭动所带来的结果,她忽然一怔,就不敢动了。 喉间,因为紧张,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慕之衍的视线刚好落在裴佩匈前微开的衣领处,他将脸埋在她匈前的肌肤上,深深地嗅着属于她独有的香气…… 他抬手用力地抱住她,紧紧地勒住她。 裴佩被勒得喘不过气来,忍不住低哼了一声。 他松开手臂,抬起头来,脸上的表情像是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