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章 衍佩番外 成为彼此的人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12章 衍佩番外 成为彼此的人

他抬起头,用漆黑的眼眸凝视着她,看见她的双颊泛着诱*人的红晕。 他哑着嗓音说:“自从我们同住一个屋檐下,你知不知道我每天有多内伤?之前我们还只是契约男女朋友的关系时,我只能抱抱你,亲亲你,却不可以做进一步的动作。可天知道,我心里有多痛苦,怕伤着你,吓着你,只能痛苦的憋着。但我怕再这样下去,迟早会别处毛病佩儿,我不想忍,我们……可以成为彼此的人吗?” “……” 听着他隐忍的话语,裴佩的脸更是红透了。 点头说同意吧,显得她好像太迫切了,一点也不矜持,摇头说不同意吧,又不忍心让他失望,其实她何尝不是呢? 思来想去,或许是出自内心的潜意识动作,她下意识地抱住他的颈脖,在他唇上轻啄了一下。 轰—— 这对慕之衍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鼓舞。 他先是怔怔地看着她,下一秒,单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就将她压向自己,她的唇瓣就像是春天的草莓,又甜又香…… 不知道多久,他才停了下来,抬眸看她,她的双眸变得迷离起来,美丽而妖娆。 他随即托起她起身,走向卧室,伏在她身上,再次吻下去,并加深了这个吻,裴佩差点儿就要窒息了。 微弱的灯光下,两个人紧紧地纠缠着,似永远不想分开。 ……………… 一旦品尝男女之事后,就如同吸了鸦片一样,很容易越来越上瘾。 裴佩很喜欢和慕之衍相拥到天明的感觉,感觉彼此拥有着,会有种很充实的安全感。 但这只是表象,毕竟,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 这天下午,她和慕之衍约好了下班后一起在外面吃晚餐,五点半刚到点,就有人来传话,说有人在楼下的咖啡厅里等着她。 以为是慕之衍,裴佩高高兴兴地收拾了东西,提着包包下了楼。 来到咖啡厅,她脚步倏然顿住。 没想到,等待她的人不是慕之衍,而是他的姐姐慕芝芝,莫非她听见了什么风声,知道她和慕之衍在一起了? 怀着迷惑走上前,裴佩谦逊地微微颔首:“慕小姐。” 话音未落,忽然温热的咖啡从面前洒了过来,顿时扑了她满身,那套刚换上的新裙子也被染上了咖啡色。 “慕小姐,你……” “我把你告了。” 慕芝芝一点儿也不客气,冷着脸说,“我亲自上门提醒你,你不听,居然还是跟慕之衍在一起了,我看你的脸皮真是厚到家了,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裴佩没料到她会如此直接,而且做得如此之绝,而且这一幕太尴尬了,她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慕芝芝更是得了势,一副高高在上,胜利在握的架势。 “哎,怎么不说话了?哦,我知道了,这里是你的公司,你怕你的同事知道你的事情,怕我会把事情闹大,你不想丢了工作是不是?那可就不好意思了,我已经把你告了,是你自己不听警告,我当然得给点颜色瞧瞧。” 说着,慕芝芝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耸耸肩说:“我还就是要砸你的饭碗了!” “慕小姐,你们名门之后,就是这么欺负人多的?”裴佩终于有了反应,咬牙切齿地瞪着慕芝芝,瞪大的眸子里有隐隐的羞愧之色。 “欺负?我还就欺负你了,怎么着?!” 慕芝芝眼里是掩饰不住的鄙夷,“我告诉你,很快之衍就会和雅婷订婚的。你要是聪明,就赶紧离开之衍,不要等到我们家老爷子找到你,你再来后悔。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慕家可有的是人和手段对付你这种……” 蓦地,有一道欣长高大的身影闯入两个女人的视线中,并将裴佩护在了身后。 看清来人,慕芝芝愣住:“之衍?” 慕之衍狠狠地瞪着她,两秒后,他回头看向裴佩,“你先走,直接回家,待会儿我就会去找你。” 裴佩没说话,也没点头,抿着唇看了慕之衍一眼,然后转身就走出了大厅。 慕芝芝看见慕之衍瞪着自己的那一刻,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心虚的,“之衍啊……” “为什么要来找她?”慕之衍的声音含了些质问的意思,“你应该很清楚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但我必须这么做,在你泥足深陷之前!”慕芝芝仍然坚持道。 慕之衍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下来,“姐,我说过,感情方面的事情,我不想任何人揷手。” “既然你还知道叫我一声姐姐,那就该听我的话,而不是一意孤行!” 慕芝芝挺着腰板,仰视着面前比自己高出许多的慕之衍,“之衍,我可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呵,你不过是想利用我罢了。” 慕芝芝的脸色瞬时变了,眸底闪过一抹阴狠:“之衍,你刚到慕家的时候,我可是为你说了不少的好话,也帮了你不少,就凭这个,你不应该也帮我一次?” 慕之衍眯了眯一双精瞳,“我不欠你什么,所以无需为你牺牲自己的幸福和婚姻。” “之衍,你……” 慕芝芝愣了愣,脸色再次一沉,心里有些预感,她和这个弟弟之间的情分,怕是要完蛋了。 “姐,我现在还叫你一声姐姐,只有一个理由,就是给你一份薄面,不希望我们之间闹得很僵,我希望你不要再继续挑战我的底线。” “之衍!” 不待她开腔,慕之衍再次打断,“姐,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我好,但你心里应该很清楚,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们都心知肚明。” “……” 看见慕之衍眼底的厉色,慕芝芝身形一晃。 但,她很快敛了神色,脸上浮现出一抹的端庄高雅。 而且,口吻带了些许讨好的意味:“之衍,我是真的想要为了你好啊,你不知道,自从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就把你当我的亲弟弟看待了,真的!” 慕之衍笑了,“这真是我的荣幸。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我不是爸爸的儿子,不是大哥最有竞争力的对手,你还当我是亲弟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