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衍佩番外 原来,是带她来散心的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14章 衍佩番外 原来,是带她来散心的

裴佩见状,只得追上慕之衍,走进那座大山里。 “现如今的爬山只能说是爬坡,”慕之衍只觉得不够尽兴,“有空了你应该去看看阿尔皮斯山,或是勃朗峰,都是很不错的景点。” 裴佩气喘吁吁地吐槽:“我要是有机会去,也得有人陪啊。” “以后我陪你。”慕之衍突然回头,很认真地盯着她的脸说。 裴佩被他看得莫名脸上一红:“算啦,我就是随口说说……话说回来,你怎么想着带我来爬山。” “爬山能消耗体力,新鲜的空气还能帮你摒除脑子里不必有的杂念,这项运动比其他任何减压运动,要有效果的多。” 原来是带她来散心的。 裴佩愣住,抬头看着他一步步往上走的步子,心头一暖。 然后,又听见慕之衍说:“下次如果有机会,我带你去神农架当背包客,听说运气好的话,还能遇上大脚怪什么的。” 真没想到他除了画画,爱好是爬山。 裴佩嘴角浅浅地勾了起来:“好啊,就这么说定了。” 慕之衍顿住脚步,回头,两人相视一笑。 之前的不愉快在这里都被抛之脑后了,他朝她伸出手来,裴佩握住她的掌心,借着他的力道,一起往山上爬去。 饶是上坡路,裴佩也走得费劲,之前一直在室内待着,被养得发酥的脂肪很久没被充分调动起来,都长成了懒筋,走场了路都觉得腿筋被拉伸着。 两人的鼻息都被呼出的雾气笼罩着,裴佩微微喘息:“我觉得……你的车……完全可以开到山顶。” 慕之衍不认可地摇头,大力地做着扩胸运动,“你还是活动活动吧。” 好不容易爬到山顶,裴佩出了一身的薄汗。 她迫不及待地找了块巨大的岩石,靠上去歇着,光秃秃的山顶除了一个亭子,什么都没有。 裴佩皱着眉,忍不住抱怨:“慕之衍,我是不是又上了你的当?根本没有什么世外高人,对不对?可恶!” 慕之衍蹲在山顶,望着山脚下灰蒙蒙的城市轮廓,有种睥睨一切的悠闲和傲气。 “你现在就是世外高人了——城市之外,站在高端。”他回头看向她,“怎么样,风景是不是特别好,来一趟是不是特别值得?” 裴佩被他气到,白了他一眼,“诡辩!” 他笑了笑,不以为意。 不过话说回来,来到这么一片大山里,的确是一件极其享受的事,简直就是天然氧吧,看着眼前的一大片绿色,再阴霾的心情都能变好了。 裴佩一时兴起,将手圈成桶装,朝着大山里呼喊:“啊——太爽了!这里好漂亮啊!” 慕之衍看她放开自己,接受了这一趟室外之旅,也跟随着她一起,呼喊道:“裴佩,你不知不知道,你哭起来的样子好丑啊,还是像现在这样最好看啦!” 裴佩愣了愣,反应过来他是在打趣自己呢,气咻咻地回头瞪他。 “你说什么,我哭起来的样子很丑?慕之衍,你不想活了是不是?”她说着就要扑过去,作势抡起粉拳。 可惜她的腿没有慕之衍长,他一双大长腿,轻轻一迈,就利落地躲开。 “不许跑,慕之衍,你等着!”裴佩一副气坏了的表情,其实也就是觉得好玩,她追在慕之衍身后,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 两个人就在山顶嘻嘻哈哈打闹着,之前慕芝芝惹来的不愉快,都被两人抛之脑后了。 “怎么跑不动了?看来你该减减肥了,爬山你爬不动,追人你也追不了,你这样下去,谁还敢娶你?”慕之衍挑衅地笑道。 “你去死!” “有本事你先抓住我再说,追得到我,我站着不动,让你打三下,这样总行了吧?”慕之衍笑呵呵地说着,黝黑的瞳眸闪着晶亮的光彩。 “幼稚!”她丢给他一记白眼,一副不打算理会他的样子。 可刚转身,裴佩忽然一个回转,然后终身冲向慕之衍。 慕之衍反应很快,一双修长的腿跑得很快,无论她怎么拼劲力气,都追不上他。 就在裴佩快要泄气的时候,蓦地,一个不小心被脚下一块石头绊住,身体踉跄了一下,眼看着就要滚下石阶。 “小心!”慕之衍大骇,本能地伸手抱住她的腰肢。 两个人一起滚向相反方向的凉亭,她的头快要撞上一旁的石块,慕之衍赶紧用自己的大掌护住她的脑袋,不让她碰上那石块…… 裴佩吓坏了,没想到爬个山还会出意外。 但好在慕之衍把她紧紧地护在怀里,除了一阵迅速翻滚所产生的头晕目眩外,她并没有觉得任何不适。 直到翻滚终于停下来,她感觉到安全了,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发现自己是趴伏在慕之衍身上的,他充当了她的肉垫,魂魄归位后,裴佩长吁了一口气,心想还好还好,什么事儿都没有…… 却又很快发觉不对劲。 为什么他安安静静地躺着,一动不动? 裴佩皱了下眉,偏过头看向慕之衍,他双眸紧闭,像是睡着了。 “喂……慕之衍?你怎么了?”她轻轻唤了他一声,他仍旧一动不动。裴佩又唤了几声,他还是一动不动。 莫不是他哪里受了伤吧? 裴佩一惊,感觉检查他的身体,一一查探后,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倒是越发让她担心了。 难道是在跟她恶作剧? 裴佩蹙了下眉,用手指轻轻戳了戳慕之衍的肩头,发现他还是眉头都不皱一下,她索性去探他的胳肢窝。 这次歪打正着,慕之衍最怕的就是挠痒痒,裴佩这一挠,他就醒了。 “好啦好啦,别挠!我投降还不行吗?”他笑呵呵地说。 裴佩倏然瞪大双眼:“好啊,你居然真的跟我装死?王八蛋!” 她气恼地抡起粉拳就要砸向他,却倏地皓腕一紧,慕之衍精准地捉住了她的手腕,一双清澈见底的黑眸幽幽地盯着她。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告诉你,别以为你这样瞪着我,我就能……”裴佩越说越结巴了,还莫名其妙的脸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