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 衍佩番外 除非,你希望我……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15章 衍佩番外 除非,你希望我……

因为,他忽然猝不及防地拉近她,并牢牢地控制住了她的后脑勺。 她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撑住他的胸膛,想要离他远一些,却听见他‘威胁’的声音:“不准动!除非你希望我在这里对你——” 他霸道地警告,后半句即使不明说,裴佩也该听得到他暗指的意思。 顿时她呼吸一窒,俏脸一红,心脏咚咚咚就跳个不停了。 她难得的乖巧,令慕之衍嘴角微微一翘。 当她的唇被迫贴上他的双唇,空气在刹那间变得稀薄起来,属于他的气息喷洒在她鼻息前,撩人心扉。 一时间意乱情迷。 不远处好像传来了人的声音,裴佩一下子慌了神,她开始惶恐,推拒起来:“唔唔……快放开……有人。” “别怕,看见凉亭里有人,他们自然是不会走近的。” “谁知道呢。” “听我的没错。” “我不要……快放开……” “嘘——” “嘘你个头!” “再不专心点,小心我在这里办了你!”他无赖地抵住她,警告道,满眼满嘴的匪气。 轰—— 裴佩瞪大了眼,羞红了一整张脸。 这这这……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慕之衍吗?他居然这么牛氓! “混蛋,你……” 刚想骂,可惜慕之衍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他直接紧紧地楼住她的纤腰,再一个利落的反身,就将她压住。 感受到他的重量时,绵长之吻在一瞬间变得狂热起来,周围的空气好像在一点点消失,她浑身上下都像是被丢在热锅里一样,热得难受。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她的灵魂仿佛跟着这个吻,一起飞舞摇曳…… 渐渐地两人的双眸都蒙上了一层雾,山上的一切好像都静止了似的,他们眼中只有彼此,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 之前有说有笑的一拨人,在走上来看到这一幕后,谈话声立即消失,无声地迅速转身离开,带了窃笑,逃跑一般。 裴佩慌忙和慕之衍分开,低头掩饰着。 两人额头相抵,凝望间嘻嘻地笑了,甜蜜而又隐忍。 即使是这样,慕之衍也很贴心,他让她背对着石阶,所以即使刚才那一幕被人看见了,他们顶多看见的也只是他的脸罢了。 想到这里,裴佩心里就更像是啐了蜜。 甜蜜过后,慕之衍小心翼翼地扶她站起来。 “现在心情好些了吗?” “嗯。”她轻轻地点头。 “那我们下山?” “好。” 她又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女儿家的腼腆和羞赦。 夕阳西下,金色的光线映照着整片山,折射在慕之衍的脸上,慢慢的晕染开来,一张脸呈现在光影下,树叶在他头顶上随风舞动,星点的阳光在他发间跳动…… 这副画面就像是画家笔下的画,而他正是画中人。 忽然对上慕之衍一双黑眸,似要将她吸进去。 “裴佩。”他忽然柔声唤道。 “嗯?” “不要有任何迷惑和彷徨,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什么?” 不明白他为何突然这么认真,懵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大概他是指他姐姐慕芝芝找到厉氏大厦的事情吧。 都说身正不怕影子斜,她和慕之衍是光明正大的交往,她并不担心什么,也不害怕什么,但慕芝芝那样大喇喇跑到公司里去闹,的确是会给她带去不少麻烦。 她皱了皱眉,佯装怀疑的样子,道:“你的话能算数吗?” “会。”他笃定地点头道,“而且我会尽快带你去见我爸。” “啊?” 裴佩再次愣住。 她的心漏跳一拍,“你确定?” “当然。”他很认真地说道,眼神里有着浓浓的深情,“既然爱了,就请深爱,好吗?” “咳咳……”他忽然‘诗’性大发,倒是令她不好意思了,耳根热得厉害,这一次没再用‘神经病’三个字。 她不好意思地别开脸,却被他扣住下颌,“你还没回答我呢。” “回答什么啊。”她装蒙。 “不许打退堂鼓,你保证。” “别幼稚了好不好,我干嘛保证这种事啊。” “看着我,”他一副认真脸,逼她正视自己的眼睛,“跟我保证。” 她终于是抵不住他的‘逼迫’,终于点头说,“好啦,我保证啦。” “这还差不多。” 慕之衍笑了笑,然后紧紧地拥住了她。 ……………… C城滨江路酒吧一条街,慕色酒吧。 在被慕之衍冷冷地训斥了一顿后,慕芝芝悻悻地离开了厉氏大厦,想到之前两人的对峙,就让她觉得很不解气。 于是她打了电话给严雅婷,让她过来陪自己喝酒。 等待的过程中,她喝了不少酒,但因为酒量很好,所以并没有多少醉意。 每啜饮下一口酒,那姓感的红唇上就挂起一抹冷笑,那抹冷笑让她整个人看上去如同妖孽一般邪恶。 臭小子,翅膀长硬了,竟然敢威胁她了! 看来是时候要对付慕之衍那小子了,万一他脑子进了水,反过来拿她开刀,拿她岂不是死的很惨?必须先下手为强! 至于怎么下手…… 慕芝芝嘴角逸出一抹阴冷的笑容来,而这时,严雅婷也刚好抵达酒吧了。 “芝芝姐!” 严雅婷对慕芝芝是殷切得很,她心里清楚得很,眼前这尊大佛虽然只是慕家一个不受宠的女儿,但和慕之衍相处不错,而且慕芝芝背后一直在支持慕之衍,想让他拿下整个缪斯集团。 严雅婷捉摸着,自己要是想要以后的日子过得好,看来还得拉拢慕芝芝。 殊不知,慕芝芝已经和慕之衍闹僵,她自己也不过被慕芝芝视为一颗棋子罢了。 “来了?”只见慕芝芝懒洋洋地笑了下,轻拍了拍身边的沙发,“雅婷,坐这儿。” 严雅婷立马屁颠屁颠地坐在慕芝芝身边,屁股还没坐稳,就忽然发觉慕芝芝凑了上来,问道:“雅婷,如果我说有办法把那个姓裴的女设计师从之衍身边赶走,你愿不愿意帮我?” 严雅婷一怔,而后欣喜地问:“芝芝姐,您真有办法?” 慕芝芝微微颔首,笑得像一只千年狐狸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