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衍佩番外 慕芝芝的计划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16章 衍佩番外 慕芝芝的计划

继而,她朝严雅婷勾了勾手指,示意她附耳倾听。 严雅婷好奇地凑上耳朵,静待她的出谋划策。 然而,严雅婷听完之后脸色大变:“芝芝姐,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可,可如果衍笙他知道是我们做的可怎么办?我,我怕……” 严雅婷从小是个富家千金,虽然家业比不得慕家,但是家底也是不错的。 她从小接受的是正统教育,又是学艺术的,慕芝芝出的主意对她来说简直是骇人听闻,顿时吓得她脸色苍白。 她直摇头:“还是算了吧,如果被衍笙知道了,只怕我和他之间就彻底完蛋了。” “没出息!” 慕芝芝突然训斥了一声,脸上是严雅婷少见的厉色。 “你追求这么多年都没得到的男人,即将落入别的女人手中,难道真要眼睁睁看着他娶了别的女人你才高兴?” “我……”严雅婷脸色挣扎着,犹豫不决。 “听我的没错!再说了,出了什么事,有我负责!”慕芝芝信誓旦旦地说。 “可是……”严雅婷还是有些踌躇,拿不定主意。 慕芝芝看着她的脸色是一副恨铁不成钢,气恼地道:“随便你!到时候之衍真要娶了那姓裴的设计师,你可别来找我哭!” 言毕,她恼怒地起身离开。 走出慕色酒吧后,慕芝芝就掏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喂,是我。听着,我要你替我做一件事……” 身后,严雅婷抖抖索索跟着慕芝芝走到门口,发现她正掏出手机打电话,下意识地就躲在了隐蔽的角落里。 清晰地听见慕芝芝的通话内容,她大骇,张大嘴险些惊呼出来。 元本年以为慕芝芝只是在气头上才说出那番话,但没想到,她真的打算暗地里对那个叫裴佩的女设计师下毒手。 严雅婷有些犹豫,尽管她很嫉妒裴佩,但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似乎…… 一阵犹豫不定,再抬起头来时,已经见不到慕芝芝的人影了。 ……………… 翌日,裴佩刚来到公司就接到升职令。 厉氏集团装潢设计部再升级,由原来的两百平米办公室扩展到三百平米,并分成了几个小组,裴佩被提拔为组长,下面还有自己的团队。 无论是事业还是爱情,在转瞬间都变得那么美好,让裴佩烦扰的只剩下慕之衍的姐姐慕芝芝了。 只要回想到慕芝芝那天的所作所为,她就有些难过。 虽然很难相处,但为了自己和慕之衍以后的日子好过,她必须想办法,让慕芝芝这个姐姐接受她。 可,要如何开口才能表示诚意?这是个很伤脑筋的事情。 她起身去茶水间泡咖啡,脑中还在纠结着这件事,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放下杯子,摸出手机,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号码。 铃声响了很久都没有挂,她纳闷地摁了接听键。 “喂?” “裴小姐,我是之衍的姐姐慕芝芝。” “慕小姐?”裴佩愣住。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慕芝芝竟然主动打电话过来了。 慕芝芝的态度出奇的温和,口吻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的咄咄逼人。 “慕小姐,那天真是对不住了,之后我回去反省了,确实是我做得不对。你和之衍之间的感情,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我也不该干涉其中。为了向你赔个礼,你看方便出来跟我一起吃个饭吗?” 听她这么一说,裴佩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 “当然方便,你看什么时候呢?” “就今天下午吧?下班后我直接过来接你,怎么样?” “您来接我?噢,那倒是不必了,您发个地址吧,我直接过去。” 这正合慕芝芝之意,她巴不得不要亲自出现,谁都知道厉氏大厦门口有多少的监控摄像头啊。 “也行。哦对了,你千万别跟之衍说我们见面的事情,你也知道的,我怕他误会,以为我又要对你做什么了,我这个做姐姐的多没有面子啊……” 裴佩没有多想:“好,我知道了,不会告诉他的。” “太好了,真是太感谢你了,愿意给我这么一个机会。” 挂了电话,裴佩长吁了一口气,暗自庆幸,原来事情并没有她想的那么棘手。 她早早地安排了工作,下班前刚好收到慕之衍发来的一条短信,也是巧了,慕之衍说下午临时有个艺术家见面会,下班会比较晚,让她不要等自己。 裴佩回了个简讯。 ——(笑脸)OK(剪刀手) 将手机放回包包里,她这才高高兴兴出了门。 按照慕芝芝发来的地址,她招了一辆计程车赶去,车子行驶了二十多分钟,她忽然发觉有些不对劲了。 “师傅,这怎么越走越偏僻啊?你确定是去那家餐厅的吗?” 师傅打着哈哈说:“哎呀,没错,那家餐厅就是在这个偏远的地方,农家菜不都是这样嘛。” “农家菜?”裴佩越发怀疑起来。 慕芝芝并不是C城人,她怎么会找来这家农家菜? 车子又行驶了几分钟,地势越发偏远了,裴佩心里一阵发怵,忍不住道:“师傅!停车!我改变主意了!我要回去,车钱照样付你!” 然而,那个计程车师傅像是没听见似的,不但不停车,反而还踩了油门,继续往前开去。 “停车!我让你停车,你没听见吗?!”裴佩有些怕了,去拉拽师傅的手臂。 “妈的!给我安静点儿!”那人忽然回头给了她一记快手刀,裴佩的颈脖上猝不及防地挨了一下,一阵麻木传遍全身神经。 眼皮一耷,直接晕了过去。 那人回头白了她一眼,嗤道:“叫你不规矩,活该!” 然后,他掏出手机来,拨了一串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那头传来慕芝芝阴冷的声音:“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我牛强办事,您尽管放心。” “很好!”慕芝芝低低的笑了两声,阴测测的,而后道,“那女的就交给你了,随便你怎么处置,办完了事儿,记得把照片发给我就行。” “哎哟喂,谢谢您了先!” 那人笑呵呵地挂断了电话,回头看着晕过去的裴佩,一脸的猥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