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衍佩番外 裴佩遇险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17章 衍佩番外 裴佩遇险

裴佩在颠簸中醒来,睁眼后看到的第一眼,是一个三十多岁男子的后脑勺。 她一时恍惚,只觉得脑子里乱哄哄的,想不起之前发生了什么。 待仔细一看,才终于想起来那男子是计程车司机。 再一回想,整个人大惊失色。 不对劲!这个司机有问题! 但她不敢大喊,周围很偏僻,即使喊也喊来人救她,那怎么办? 看着车速并不快,她斗胆想到一个方法。 她先是悄悄打开手机,偷偷给慕之衍发了条求救短信,并将大概的地址发了过去。 然后,趁着那司机不留意,她小心翼翼抬手去开门,猛的一个跳车—— 她直接从车上跳了下来,惯性使然,她跳下车后歪倒在泥地中,并翻滚了好几圈才终于停止滚动。 身上本就穿的是单薄的衣料,翻滚的同时,肌肤自然是被刮伤了多处。 可她顾不得身上的伤,爬起来就朝相反的方向奔跑。 “臭婊子!还敢跑?看我怎么收拾你!”司机停下车,气急败坏地朝裴佩跑来。 裴佩下意识地摸了摸衣兜里的手机,却发觉不对劲:“糟了,我的手机呢?” 回头一看,坏了,手机掉在旁边的泥沟里。想要回去拿已是来不及,因为那司机已经追来了,她只得掉头就跑! 她脚上蹬着高跟鞋,又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怎么可能跑得过那个司机,可她知道,如果不跑,恐怕她这次躲不过一劫! 左边就是一个幽深的密林,眼看着那司机就要追来,她顾不得其他,径直往那密林里钻了进去! 进去之后,裴佩就有些后悔了。 那座密林很大很大,而且刚刚下过一场夜雨,地面潮湿的树叶层下经常是又滑又软的泥浆和腐烂的木头。 一团团的藤蔓和乱七八糟匍匐的植物使行走变得更加困难,再加上林子里闷热异常,身陷其中的人不久便会满身大汗。 裴佩来的时间不对,正好是下午快傍晚的时候,密林里的光线渐渐阴暗下来,可暴晒一整天后,整座密林就像是一个蒸笼一样,闷热难当,气温高得离谱。 这使得逃跑中的裴佩,更是困难重重。 可为了活命,她只能选择玩命的奔跑,往密林深处跑,一直一直跑。 崎岖不平的小径,打滑湿粘的青苔,忽然裴佩一个趔趄,几乎是连滚带爬摔在了地上。 她不知道那个追来的司机到底是谁,可她隐隐觉察出不对劲,难道和慕芝芝有关? 如果真的是,那个女人真是太可怕了! 想到这里,裴佩不禁打了个寒颤。 四周树枝荆棘,挂破了裴佩暴露在衣服外的手和脸。 这密林中不仅气温高,空气潮湿,还有许多不知名的小虫,即使她在奔跑着,全身上下还是被咬出了十多个红疙瘩。 可是裴佩没有时间去顾及,此刻要做的:只能是奔跑!为了活命而奔跑! 然而,贱贱的,一团团的藤蔓和乱七八糟匍匐的植物,还有那些参天大树,让裴佩失去了方向。 汗水打湿了衣衫,粘稠的包裹着她娇瘦的身体,眼睛也被汗珠迷蒙,裴佩本能的用手背去擦。 “啊——” 她吃疼的低哼一声。手 背一阵刺痛,抬起一看,这才发现上面伤痕累累。 多半是被荆棘藤蔓刮破的,一条条血痕,触目惊心,咸性的汗水,刺痛着伤口,裴佩欲哭无泪。 她原本的身体素质还是很不错的,大学时期还经常代表学院参加长跑比赛,但今天的环境实在是太恶劣了,而且她穿的是高跟鞋,后面那个男人穷追不舍。 “站住!你哥臭婊子,站住!麻痹的,你还跑挺快!最好是别让我逮住你,否则,看我怎么收拾你!” 那个男人没想到裴佩的生命力这么顽强,一路跑了这么远,加大了他追捕的难度,还让他也被蚊虫叮咬着。 他气得一阵骂骂咧咧…… 裴佩心里坚持着一份信念,一定要逃,这个信念支撑着她一直往前跑,跑到双腿发软发蔫,跑到喉咙发干发涩,跑到黑幕渐渐降临…… 她极度的透支着自己的体力,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像是经历了漫长的世纪,直到身体的最后一点力量全部透支,司机似乎没追上来了,她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靠着一棵大树上喘息。 然而,就在这时,她忽然发觉周围有些不对劲。 刚才还是虫鸣鸟叫,枝叶晃动的密林,在这一刻就安静了下来。 怎么回事? 她心中警铃大响。 树叶静止不动,空气依旧闷热,虫鸟似乎消失,一切让人有种失聪的幻觉。 然而幻觉没有持续多久,突然窸窸窣窣的声响传来,身后猛地伸来一只大掌,箍住了她的肩膀! “啊——”裴佩吓坏了,下意识地返身捉住那人的手臂,猛地下嘴药下去。 “哎哟喂,你个臭婊子,还敢咬我……啊——” 不管三七二十一,抬脚就照着对方的要害部位就是猛的一踹…… 这下子,那人怕是要断子绝孙了。 然而,这样一来也彻底激怒了那个男人,他龇牙咧嘴的痛呼着,眼看着裴佩又要逃跑,他猛地从腰间拔出一样东西来。 “臭婊子,你给我站住!看看我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裴佩没理他,继续往前跑。 忽然,哒哒的几声,裴佩脚边的泥土飞溅了起来,泥地被生生凿出两个洞。 她倏然回头,发现那个男人手中拿着的竟然是一把枪! 裴佩顿时大骇,这就意味着,那个男人是直奔着的她这条命而来! 到底是谁这么歹毒,竟然想要了她的命! 怔愣中,哒哒哒又是三声脆响,裴佩耳边的树干就中弹了,树皮被炸溅开来,刺痛着裴佩的脸颊。 她只能强忍,背脊紧紧贴合着粗糙的树干,不敢动弹。 可是,不逃,她就真的死定了! 她清晰地听见了身后的脚步声,正一步一步慢慢地朝他走来,应该是那个男人穿的鞋子踩在落叶上和泥土上所发出的声响。 想来那个男人正逐渐地向她靠近。 这可怎么办? 难道就这么甘愿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