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衍佩番外 去救她!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18章 衍佩番外 去救她!

不,她不甘心!连对方是谁,为什么要她的命,她还什么都不清楚,就要面临死亡,这实在是太憋屈了! 忽然,她的视线瞥见脚边一处高高的斜坡上,那个斜坡不算很陡,却很高,放眼看去布满了荆棘,如果从这里冲下去,很可能会被那些树枝刮破衣服。 但,这是她眼下唯一能逃走的出路! 只是片刻的犹豫,她猛的一个俯冲,就直接跳下了那处斜坡,然后整个人几乎是翻滚着往下滑去…… 那名司机眼看着就要逮住裴佩了,却见她不要命的跳下了旁边那道高高的斜坡,不禁懵了。 两秒后,他追到斜坡边缘,忍不住低咒了一声:“麻痹的!这个臭婊子简直是不要命了!妈的,这到手的鸭子就这么被煮熟了,还真是麻烦。” 骂骂咧咧着,他吐了一口唾沫,下一秒也跟着跳下了那陡峭的斜坡。 ……………… 慕之衍忙完了手里的工作后,看了看腕表,发现时间刚好七点过五分,算算裴佩应该刚到家不久,便掏出手机给她打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却久久没有人接听。 “难道是没听见电话铃声?” 猜想她可能正在做晚饭,慕之衍没有再打过去,决定直接回家。 刚到楼下,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女人身影。 严雅婷身材高挑,相貌姣好,加之穿着高雅,和那些忙忙碌碌的上班族是截然不同的,所以慕之衍很容易发现她。 和以前不同,严雅婷总是在楼下翘首以盼,一看见他下了楼就会立刻朝她奔来。 而此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踌躇不决着,始终在大厅里徘徊着,就连他已经下了楼,她也不知道。 还是慕之衍主动唤了一声:“雅婷。” 严雅婷回过头来,看见慕之衍的时候仿佛被吓到了一般。 看出她脸色不太好,但又绝对不会是来找他吃饭聊天那么简单,慕之衍问:“雅婷,你有事找我?” “衍生,我……” 严雅婷犹豫着,眼神躲闪,表情惶恐,明显有心事,这就更加更让慕之衍确定之前的猜测。 他准备带她去旁边的咖啡厅,“坐下再说吧。” 说着,他径直朝咖啡厅走去。 “不用了!”严雅婷直摇头:“衍生,其实我,我,我……” “到底有什么事,不妨直说。” 慕之衍微微颔首,示意她放松些,以为她只是遇到工作上的麻烦,并未往其他地方想。 严雅婷犹豫着该不该把她从慕芝芝那里听来的消息曝给慕之衍听,一番衡量后,还是觉得如果自己当什么都不知道,以后肯定无法泰然处之的面对慕之衍。 “衍生,你,你最好是确定一下裴设计师的行踪,芝芝姐她……她……”她咬着唇,又是数秒的犹豫,这才道,“她好像要对裴设计师下手。” “你说什么?” 慕之衍心头咯噔一跳。 严雅婷将之前与慕芝芝在酒吧里会面的事情说了个一清二楚,得知慕芝芝有对裴佩下手的计划后,慕之衍的脸色一寸寸阴沉下来。 她双手纠结着,“之衍,我看你还是快些去救裴设计师,听她电话里的计划,好像,好像就是今天……” 今天?不好! 慕之衍心中大骇。 “我知道了!” 他感激地看了严雅婷一眼,来不及多说话,起身直接朝大厅外跑去。 看着慕之衍转身就跑的身影,严雅婷心中的情绪复杂万分,一半是失落,一半是释怀,也有那么一点点的后悔。 他到底还是被另一个女人抢走了,果然爱情是不能用时间来衡量的。 ——慕之衍啊慕之衍,我爱了你整整十年,却换不来你看我一眼,也罢,即使不能在你心中留下一丁点的分量,那就让你这辈子对觉得亏欠我吧。 哼,这个人情你可得用一辈子来还。 思及此,严雅婷深深地呼出一口气,竟然觉得从未有过的轻松。 ……………… 慕之衍取了车,疯狂地行驶在马路上。 他心里慌得不得了,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她。 他先是给慕芝芝打电话,但她像是做好了准备似的,根本不接他的电话,慕之衍气得只想把手里的手机都给摔出去。 就在这时,手机忽然嘀嘀响了两声。 他划开屏幕一看,发现竟然是裴佩发来的求救短信,短信只有很简短的几个字,足以看出当时的情形十分危急,她能找到机会发出这条短信已经很不容易了。 再看看短信中的地址,慕之衍的眉头都皱极了。 他对C城不熟,看来只有找厉绝和沈如画夫妇俩求助了。 慕之衍赶紧给厉绝拨通了电话号码,好在厉绝很快接了电话,慕之衍迫不及待地道;“厉绝,我需要你帮我个忙,裴佩现在有危险!” 裴佩是沈如画的好朋友,也是三个儿女的干妈,厉绝当然是有求必应。 他立刻打电话通知阿标,让他找一队人马,在第一时间赶去营救裴佩。 慕之衍坚持要亲自营救裴佩,于是和阿标一起去了那座山。 ……………… 裴佩从斜坡上滑下来后,中途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她重心失衡,整个人如同一颗球似的滚下了山坡。 之后,咚的一声,脑袋好像撞到了什么重物。 她痛得闷哼了一声,再之后一阵天旋地转,这才终于停止了翻滚。 裴佩试图睁开眼睛看看四周,可眼皮根本不听使唤,脑袋痛得不得了,到底还是支撑不住,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闭上眼睛之前,好像听见一道大喝声,之后隐隐约约看到几道人影,她想看清对方,视野里却是一片模糊…… 那名被慕芝芝派来伪装成司机的手下,在此时也追了过来,远远地看见裴佩翻滚到国道路边,不禁暗咒了一声不妙。 “麻痹的!从那么高的山坡摔下来,看来也是活不了了,是一走了之呢,还是过去确认一下她的小命还在不在?唔,去拍个照吧,免得那个女人不认账。” 那人自言自语着,一步步朝裴佩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