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衍佩番外 兴师问罪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19章 衍佩番外 兴师问罪

待走近后,他毫不怜惜地用脚踹了踹裴佩的腿:“喂,醒醒!死了没有?没死就给老子吭一声。麻痹的,叫你跑,活该!” 骂完,他恶劣地朝裴佩身上吐了唾沫。 继而掏出手机,给裴佩拍了几张照片,有了照片,他才能去雇佣他的那个女人手上拿钱。拍好之后他看了看照片,发现不满意,想着把裴佩翻过身来再重新拍几张。 就在他刚刚弯下腰,伸手探向裴佩鼻息间时,忽然有人大喝了一声:“住手!” 那人骇然一顿,抬头一看,不仅愣住。 前方一辆保姆车驶来,车子挺稳,下来几个黑衣人,一看就不像是普通角色,男人不是傻的,就算他们不是来救裴佩的,但也是目击人。 他转身就要朝山坡上跑。 “站住!”车上下来的人正是阿标。 根据厉氏强大的卫星定位系统,第一时间找到裴佩的踪迹,赶到后,阻止了那个男人。 阿标领着几名手下去追那个男人,而慕之衍却直奔裴佩而去。 “裴佩?你醒醒?我是慕之衍,我来救你了,你听见了吗?我来救你了,快醒醒!”他神情焦灼,浓眉轻蹙着,轻拍着裴佩的脸蛋儿。 可是她依然紧闭着双眼,脸色苍白。 目光再往下移,发现她身上满是血迹和伤痕后,慕之衍更是气得咬牙切齿,如果慕芝芝就在眼前,他大概真会亲手掐死自己的姐姐。 不一会儿,那个男人就被逮住了,被黑衣人架住胳膊,挣扎不得。 阿标带他来到慕之衍身边,慕之衍一把揪住对方的衣领,问道:“是不是慕芝芝,是不是她雇佣的你?” 那个男人看见这阵仗,早就吓趴下了,哪还敢嘴硬不承认,立刻点头如捣蒜。 慕之衍双手捏成了拳状,青筋毕露,仿佛已经到了怒气爆发的边缘。 阿标见状,劝道:“慕先生请息怒,眼下,还是赶紧将裴小姐送去医院,看样子她的情况不太好。” “……”慕之衍咬了咬削薄的唇,好不容易压下心中的怒火,点头算是默许了。 于是,立刻有保镖车开道,载着慕之衍和裴佩去了最近的一家医院。 途中沈如画打来电话,询问结果后,表示立刻去医院。 待慕之衍和阿标刚刚把裴佩送去抢救室,沈如画就赶来了。 “之衍,裴佩她怎么样?” 他摇摇头,脸上布满了担忧之色。 见他一脸焦灼,也是担心得不得了,沈如画也就不便多问什么。 过了大概半小时,医生终于出来了,得出结论:裴佩身上多处受伤,但幸运的是并未伤及脾胃,不过脑袋上的撞击可能会造成轻微脑震荡。 因为大多数是皮外伤,这就意味着她身上的伤不能碰水,这段时间恐怕都不能洗澡了。 想想裴佩是一个极其爱美的女人,恐怕不洗澡这件事对她来说是极其困难的。 慕之衍的一双俊眉深深蹙起,道:“那她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是不是脑子被撞伤了?需要拍个片检查一下吗?” “您放心,该做的检查我们都做了,她之所以迟迟未醒,可能跟脑震荡有关,今晚再观察一下吧。如果过了今天晚上她还不醒,我们会给她做一个深入检查。” 虽然医生一直强调并没有什么大毛病,但慕之衍始终高兴不起来。 她身上那么多处伤痕,即使是痊愈了,恐怕也要花上很长一段时间才能使身上的疤痕消失吧,她到底是个女人…… 思及此,慕之衍心里更加难过自责。 都是慕芝芝那个狠毒的女人害的,此前他尚还对她抱有一丝希望,但愿她良心尚在,不会利欲熏心。 但没想到,他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偏偏还是发生了。 同样都姓慕,她竟然比老大还要狠毒! 也怪他自己,一直以来没有看清慕芝芝的真面目,枉他一直把她当亲人一般看待,她却当他是工具,是棋子。 发现他这颗棋子不听使唤了,就用这种方式对付他,实在是太卑劣! 慕之衍咬紧牙关,却始终无法压下心中的那股怒火,终于怒不可遏,他起身看向身旁的沈如画。 “如画,麻烦你帮我看着佩儿,我去去就来。” “诶,之衍,你去哪儿?!” 话音刚落,眼前的男人已经一阵风似的离开。 ……………… C城国际机场。 慕芝芝站在出口处,等待一位尊贵而又重要的客人。 而这名客人,正是她和慕之衍的父亲,慕锦云。 慕锦云已经从她发回去的报告中,得知慕之衍交往了一个女人,这次专程来C城就是为了解决这件事情的。 虽然她在父亲面前最不得宠,但她相信,父亲是绝对不会支持慕之衍娶那个姓裴的设计师。 只要有了父亲的支持,她对姓裴那个女人做的所有事,都无可非议。 思及此,慕芝芝的嘴角逸出一抹笃定的笑容来。 五分钟之后,一名西装革履并把头发梳理得十分得体的中年男子,推着轮椅上六十多岁的老年人走出来了。 身前身后还各跟了两名黑衣保镖。 慕芝芝眼前一亮,招手喊了一声:“爸!” 那名中年男子微微弯下身,对轮椅上的慕锦云说:“老先生,是二小姐。” 慕锦云虽然老了,但眼睛没花,早就瞥见了慕芝芝的身影,挥了挥手,“锦七,告诉二小姐,我今晚已经有安排了,让她有事明天再来找我。” “好的,老先生。” 锦七毕恭毕敬地说道,而后挥手,让保镖们护送慕锦云直接去了车库,而他则挡在了慕芝芝跟前。 虽然慕芝芝比自己二十岁,但管家锦七仍然礼仪相待,微微颔首道,“二小姐。” “七叔?”慕芝芝愣了一下,“我爸这是干什么?我已经给他安排好住处了啊。” “老先生让我告诉您,他已经安排好了住处,您要是有事,请等明天再去找他。”锦七老老实实地传达了慕锦云的话。 “什么?” 慕芝芝的脸色显得很不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