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给你一周时间考虑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2章 给你一周时间考虑

沈如画开始后悔了,她当初是怎么想的,竟然想着要画一幅画送给他做生日礼物?这下好了,反被赖上了。 她不可思议地看着厉绝,他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眼神却又那么专注,她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说出这番莫名其妙的话,让人捉摸不透,更让人彷徨无措。 加之在他家遇上了苏薇,沈如画心里原本就窝着一肚子火,现在他又说出要她做他女人的浑话来,他究竟是要闹哪样?是在开她的玩笑?觉得逗*她很好玩! 强自镇定心弦,她凝着厉绝的俊脸,无比认真地说: “厉先生,你明明不缺女人,倒贴的女人能排到太平洋去,即使因为我连累你被登上报纸头条,我想你应该还有许多种应对方案。我承认是我考虑不周,是我一时犯浑,不应该送画给你,可你也犯不着赖在我头上吧!” “我知道,在皇巢会所遇见你的那时候起,我就招惹上你了,我不该得罪你的,我跟你道歉还不行吗?厉先生,厉大总裁,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你只是因为内心空虚,想要找一个好欺负的人来消遣,还麻烦你高抬贵手,放过我!” 越说心里越来气,也就越急,眼眶里不知怎的,就染上了一层湿雾。 她疯了一样发泄一通,到最后,竟不争气地快要哭出来,为了不让他看见自己这副窘迫的样子,她只能背转过身去。 她觉得整个世界都幻灭了,她整个人也完了。 有生之年,第一次爱上一个男人,可这个男人却开玩笑似的跟她说,为了避免他的公司受损,避免他的名誉受损,勉为其难让她做他的女人? 他到底把她看成了什么? 要不要这么虐心啊! 她心里是又气又恼,身体里就像是被千万条虫子啃噬一般,痛到无法呼吸。 不行了,她待不下去了,眼下只能逃开,逃得远远的,不要看见他那张令人恼恨的俊脸,要不然她绝对会因为愤怒,而控制不住自己,狠狠抽他一巴掌的。 事实上,她没能控制自己,抬脚就踹向他。 厉绝不防备她这一招,小腿挨了一记,痛得皱眉呲牙。 沈如画心里还不解气,骂道:“混蛋,你去死!” 以后,我都不要再看见你! 恶狠狠地发下毒誓,她转身就要走,却忽觉皓腕一紧。 下一秒,她被大力拉了回去,跌入男人结实有力的宽厚胸膛里。 沈如画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像只突然发飙的小猫,张牙舞爪地挣扎着:“厉绝,你放开我!你这个……” 然,‘混蛋’两个字还没来得及吐出来,冷不防地,唇被火辣辣的堵住了。 沈如画被突然袭来的唇狠狠吻住,震得全然失措,错愕瞠目。 她的后脑被他的大掌压住,她无法摆脱他的箝制,急得快要哭了,眼眶泛红。 他凭什么这么对她?凭什么! 而厉绝一碰上她的唇,体内就像一座爆发的活火山!她越是挣扎扭动,他就越是吻得更深,力道越强。 她的身子软绵无力,重心失衡,整个柔软馨香的身子偎向他,他把她圈得紧紧的,让她无所遁逃。 直到他吮到她咸咸涩涩的泪水时,才松开她,凝眸看她…… 沈如画紧咬着着自己的唇瓣,泪眼婆娑的盯看着厉绝,彼此不言不语,只是凝望着对方。 看着她一副视死如归、悲情幽怨的神色,厉绝悠悠的呼出一口浊气。 “傻瓜,你不明白吗?如果对方不是你,你以为我会这么犯贱,硬找些可有可无的理由赖在你身上?要知道,我厉绝可是第一次这么对一个女人上心。” 她伤心地抽噎着,忽然听到他说这么一句,抬起头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一时间竟忘了哭泣。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如果对方不是你? 什么叫第一次这么对一个女人上心? 沈如画睁着朦胧泪眼紧紧地盯着厉绝看,他如墨般的眼眸像极了洒满宝石的夜幕,眸底的柔情简直能叫人溺毙…… 她的心激烈地跳动起来,又期待,又彷徨,某个从不敢想的念头在这一刻破土而出。 厉绝伸手戳了戳她的脑袋,微微勾了勾唇。 “既然发现我想赖着你,怎么不动动脑筋想想,我堂堂厉氏总裁,还需要通过耍赖这种方法来拴住一个女人?说你像头驴,都是在侮辱驴的智商。” 末了,他还嫌弃地嗤了一声。 这男人,什么啊…… 沈如画愣愣地看着眼前英俊霸气的厉绝,彻底石化了,脑中一片空白。 她就像是一具心脏被钉上了木棍的吸血僵尸,僵怔着脸,看着他嘴角弧度渐渐拉伸得越来越大的俊脸。 数秒后,厉绝淡淡勾唇,抬手轻刮了下她的鼻梁。 “看来,你的确需要时间消化我今天说的话,回去吧,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三天后给我答复,要不要做我厉绝的女人。” 末了,他从颈脖间取下一串项链,俯身,亲自戴在沈如画的颈项间。 “把这个收好,三天后,你要是戴着它来见我,我就知道你答应做我厉绝的女人,如果你没戴,那就是拒绝我了。当然,我希望你戴着项链来见我。” 言下之意,不希望她拒绝他。 沈如画避开他逼视的眼神,只觉得脸颊发烫:“等等,三天?是不是太快了?起码给我十天的时间才够吧……” 他冷冷地嗤了一声,讥诮道:“十天?都够你游泳到大西洋了!” “我又不会游泳……” “沈如画!”他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拿她没辙,揉了揉跳腾的太阳穴,他好不容易压下那股火气。 “你觉得我能等得到十天?” “呃……那就一周,可以吗?” 仿佛做了巨大的思想斗争,厉绝终于点了头,“好,那就一周,不能再多等了。项链收好了,知道吗?” 她点了点头。 一颗心跟着狂烈地跳动着,依然还有种做梦的感觉,害怕这一切只是她的幻想,一旦梦醒就什么都没有了。 之后,沈如画犹如幽魂一般飘回了宿舍,是怎么回去的,她完全想不起来。 这天晚上,沈如画失眠了。 已经凌晨了,她从被子里探出头来,往四处张望了下,发现大家都睡得很熟后,才从床头拿过手电筒,再次钻进被子里。 缓缓的,小心翼翼的,她取下颈脖间的项链,拿在手上仔细端详,细细摩挲,又轻握在手中迟迟舍不得松开…… 一种无法言喻的甜蜜涌上心间,嘴角情不自禁地逸出甜甜微笑。 直到被子里空气殆尽,她不得已必须探出头来呼吸新鲜空气,就只好关了手电筒,将项链带回颈项里。 然后,又用手紧紧的捂着它,让它紧贴在掌心和胸口之间。 忽地一个激灵,她这是怎么了,就因为厉绝送了她一串项链,她就昏了头,找不到北了吗?不行,她怎么能忘了苏薇的存在呢?即使厉绝对她没什么,可苏薇呢? 凭自己的直觉,苏薇一定是喜欢厉绝的,否则从她身上,是不会感觉到那么明显的敌意。 沈如画转辗反侧了许久,直到窗外露出一点鱼肚白,因为实在是抵不住困意,她才捧着项链,勉勉强强睡过去。 ……………… 翌日清晨,厉氏公馆。 苏薇穿着一套粉蓝色秋装出现在主屋客厅里,见到管家赵伯正在准备早餐,她笑着道了一声:“赵伯,早上好。” “苏小姐好,您今天气色不错啊。”赵伯回头看见苏薇,淡笑着恭维。 视线落在她的粉蓝色洋裙上,又道:“我记得这套粉蓝色洋裙,好像是今年春天少爷给您添购的吧?特别适合您。” “是吗?”苏薇摸了摸脸蛋儿,露出羞赦的笑容,“阿绝也说,我很适合粉蓝色。” 她往四周张望了下,又问:“对了,阿绝呢?他还没下楼吗?这都几点了啊,不行,我得去叫他起来,免得到时候迟到了。” 说着就要往楼上走,却被赵伯唤住:“等一下,苏小姐……” 苏薇回头看见赵伯欲言又止,不由得蹙起了眉:“怎么了?” “少爷他……他昨晚没回来。” “没回来?”苏薇心底一沉,“怎么会呢?昨天阿绝答应我,要回来陪我的。” 昨晚她一直在等着厉绝,可后来吃了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今早起来以为厉绝还在睡,谁知道他竟然没有回家。 苏薇又问:“那他昨晚在哪里睡的?” “在公司,应该是公司里有事加班赶通宵。” 公司有事,她怎么不知道?苏薇当下就起了疑。 待回到别院,她拨了一通电话号码,很快电话那头就传来了手下人的声音:“喂,苏小姐。” “我问你,厉总昨晚上睡的哪里?” “回苏小姐,昨晚厉总睡在了公司。” 苏薇点点头,又问:“一直都待在公司吗?” “呃……”电话那头顿了顿,像是踌躇了几秒,才回答,“不是的,昨晚九点到十点之间,厉总去了一趟C大艺术学院。” “C大艺术学院?!”苏薇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