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衍佩番外 她要先斩后奏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20章 衍佩番外 她要先斩后奏

她都亲自来机场接了,父亲还是不给她一个说话的机会。 同样是亲生的,为什么她这个女儿如此不得宠?! 这让慕芝芝很受挫,眸底一股浓浓的恨意油然而生,她忿忿地转身,去了车库。 坐上车后,她掏出手机给那个派去拦截裴佩的那名手下,没想到电话接通话,传来的并不是手下人的声音,而是一道沉稳浑厚的男声。 “慕小姐,你好。”阿标早就等着慕芝芝自投罗网了,于是直接道出了她的名字。 慕芝芝愣住,“你谁啊?这部电话的主人呢?” 阿标莞尔道:“慕小姐,我们已经逮住了你的手下,他供出是你唆使他绑架裴佩小姐,并企图对她不利,现在证据确凿,您看是您自己去警局自首呢,还是由我们将这个人直接押去警局?” 轰—— 如遭雷击,慕芝芝整个人傻住。 心头一慌,她下意识地就将电话挂掉了。 电话那头的阿标冷冷地哼了一声,然后给慕之衍打了个电话。 “慕先生,已经确定是慕芝芝了,看样子她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也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已经就营救了裴小姐,所以一打来电话就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好,我知道了。” 慕之衍挂了电话,沉眉瞥了一眼手里的短信。 就在几分钟前,他接到了通知,老头子刚刚抵达C城,说是约了严家长辈,要和严雅婷谈两家合作的事情。 略一思忖,他打算直接去见父亲慕锦云。 脚下油门一踩,车子并骤然飙驶向慕锦云下榻的酒店。 ……………… 慕芝芝挂了电话后,越想越慌乱。 怎么办?之衍好像已经知道那名手下是她派去的了,他会怎么做? 慕之衍这个人看起来稳重,却也城府极深,即使是她这个做姐姐的,也猜不透他发飙起来会做出什么事…… 心头越发着急起来,便掏出电话给严雅婷打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严雅婷才接了电话,声音支支吾吾地道:“芝……芝芝姐?” 但事实上,慕芝芝此时还不知道是严雅婷出卖了她,她只是想到慕之衍已经知道了她所做的事情,感到很慌乱。 “雅婷,怎么办?之衍他……他好像已经知道了,我失败了,这可怎么办?” 严雅婷怔了怔,这才听明白,原来慕芝芝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她还不知道是自己出卖了她。 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装蒙的道:“芝芝姐,你别慌,你慢慢说,到底出了什么事?” 慕芝芝断断续续地将策划对付裴佩的事情说了出来。 “雅婷,你可得帮帮我,怎么说我也是为了你,为了成全你和之衍在一起,才想出了这个对策,怎么说也是为了你们俩好啊。” “既然是为了衍笙,他不会不明白你的用心良苦。” 严雅婷抿了抿唇,继续道:“我看,芝芝姐还是直接去跟衍笙道歉吧,怎么说你也是他的二姐,他是怎样都不会怪在你身上的。他一定会原谅你。” “真的吗?”慕芝芝颤颤巍巍地道。 “当然是真的,你可是他的二姐啊。” 慕芝芝在电话那头呐呐地点头,却忽然一个激灵,道:“不!不可能!他说过,他不会原谅我的……对了,还有我爸,他老人家也来C城了,只怕之衍一个触怒,就去他老人家那里告状……” “慕老先生已经来C城了吗?”严雅婷吃了一惊,“什么时候的事?” 早前,预感到自己和慕之衍的情分将会彻底断了,她就打电话给自己的父母,打算调动父母的力量,促成她和慕之衍的这桩婚事。 听父母说,慕老先生很看好他们俩,而且打算亲自来一趟C城,一来是查访两家的合作项目进展如何,二来是商量她和慕之衍的婚事。 但没想到,慕老先生这么早就到了。 电话那头的慕芝芝说:“就今天,刚下的飞机。” 严雅婷再次一怔。 慕老到了C城,太好了,这对她来说也算是个机会。 严雅婷虽然胆子小,但工于心计,她想着既然有父母帮衬,就用不着慕芝芝帮忙了,而且慕芝芝现在出了这个娄子,她最好是跟她撇清关系,免得沾上一身腥。 于是道:“芝芝姐,你何不直接跟慕老先生谈?” 一语惊醒梦中人,慕芝芝眼前一亮:“对,我可以先斩后奏。” 她有的是把黑辩成白的本事,看慕之衍能把她怎么样! 挂了电话,她踩下油门,朝父亲慕锦云下榻的酒店追去。 星悦大酒店,顶层旋转餐厅。 每当夜幕降临,都会迎来一批一批的商界名流。 缪斯集团董事长慕锦云是有名的国际商人,刚到C城,就有一大批商贾争先恐后的想要与他见上一面。 而今晚,他见的正是C城地产界的龙头老大厉氏集团总裁厉绝,以及他的夫人沈如画。 之所以选择厉绝夫妇俩见面,是因为当年找到自己的私生子慕之衍,与他们两夫妇有密切的关系,这一顿饭算是当面的谢礼。 只可惜,这顿饭刚吃到一半,慕之衍和慕芝芝两姐弟前后脚就赶到了。 两人迎面差点儿就撞上,彼此见了眼底都是火星。 尤其是慕之衍,想到慕芝芝吩咐手下对裴佩做的那些事情,心里的恼意就一下子涌了上来。 看见两姐弟都是一脸的风风火火,一看就知道没什么好事,慕老先生的脸色当即就不是很好看。 “没规矩了是不是?有事家里说,没看见我今晚在办正事?!”慕老先生训了一句。 慕之衍接了一句:“他们俩夫妇都不是什么外人,我在他们面前没什么可说的。” “你!”慕老先生是不想家丑外扬,没想到慕之衍不但不给他面子,还直接跟他呛起声来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一旁的慕芝芝一脸的幸灾乐祸,笑得阴险得意。 厉绝站起身来,笑呵呵地打圆场:“我看慕老先生还有家事需处理,我和夫人不方便在此,就先告辞了。” “等一下!”慕芝芝忽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