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1章 衍佩番外 拆穿慕芝芝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21章 衍佩番外 拆穿慕芝芝

所有人定睛看向她。 慕芝芝瞥了一眼沈如画,道:“爸,不知道您知不知道,之衍正在交往的女朋友,正是厉太太的朋友。” “噢?” 慕老先生明显一怔,“真有此事?” 慕芝芝嘴角逸出一抹冷笑,“我知道厉太太是个重友情又热心肠的人,想将朋友介绍给我们家之衍,不过这种事情是不是得看一看家世背景。毕竟我们家之衍不是一般人,不是随随便便相个亲就能结婚的人。” 厉绝和沈如画面面相觑。 事实上,他们也已经知道慕芝芝对裴佩所做的事情了。 之所以装聋作哑,没当着慕老先生的面直说,不过是看在老人家的面子上,现在倒好,她一副先斩后奏、兴师问罪的架势,倒真是让人觉得恶心。 “我只是介绍他们认识,何况他们也已经认识两年了,也是最近在一起的,慕小姐这样说,是不是有点儿欠妥?” 沈如画有些气恼地瞪着慕芝芝,表情不卑不亢。 “再说了,之衍也是人,每个人都有谈恋爱的权利,难道因为他身份的不同,就被剥削了谈恋爱的权利?” 慕芝芝忽然冷笑了两下,她之所以敢出这个头,就是做了些准备。 来的路上,她让人传真了一些照片,这些照片足以让她脱身。 “呵呵,厉太太说的没错。不过,倘若这位裴小姐是个安分守己的女人,家世背景差了一点也没什么,可她品行不良,哪还能配得上我们家之衍?” “你说什么?” 沈如画吃了一惊,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慕芝芝再次冷嗤,从包包里掏出来一些照片,照片中是裴佩出入一家客户的别墅,正是之前裴佩被骗去那位张副总的偏僻别墅,险些被强*暴的画面。 不但如此,慕芝芝还放了一段录音。 录音中的采访对象,都是裴佩的一些同事,言辞中都是对裴佩的诋毁和逼视,无非都是些对她道德品行的中伤。 在场的人,各自都变了脸色。 有的是幸灾乐祸,有的是气愤不已。 不相信裴佩是道德不行不良的人,是慕之衍和另外厉绝夫妇俩。 尤其是沈如画,见不得自己的好闺蜜被人恶意中伤,她瞪向慕芝芝:“慕小姐,你竟然派人调查裴佩,你什么意思?!” 一直紧抿薄唇没发表任何言语的慕老先生,突然提出了质疑:“芝芝,这些照片和录音可都是真的?” 他倒是有些怀疑,是慕芝芝暗中做手脚,造成裴佩是个品行不良的女子的假象。 他虽然不了解那位裴小姐,但很了解自己的女儿,况且他也私底下派人调查了那位叫做裴佩的女子,和慕芝芝的调查结果有些出入。 的确,他对裴佩的家世背景很不满意,但要给她安上一个不安分守己的罪名,却有些过分了。 慕家一直都是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了现在,任何卑劣的手段都是令他不齿的。 而他之所以不怎么喜欢这个二女儿,就是因为她骨子里阴暗的一面,正如现在。 而与此同时,一直对慕芝芝隐忍怒意的慕之衍,终于在此刻爆发了。 “二姐,你不要太过分!”他近乎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过分?我怎么过分了?哦,你是说我不该调查那个姓裴的设计师?我要是不调查她,怎么查出她的真实面目?你啊你,就是太相信她,所以才会一直被蒙蔽!” “慕芝芝,你敢说,你做的这些调查结果不是对事实的刻意歪曲?不是片面之词?不是对裴佩的刻意诋毁?你敢说,你没有蓄意伤害裴佩,甚至是企图取了她的性命?” 他的质问,令一旁的慕老先生也大吃一惊。 慕老先生骤然看向慕芝芝,“芝芝,你弟弟说的可是真的?” “我当然没有!”慕芝芝死不承认,谄笑着对父亲说,“爸,你可不要听之衍的话,之衍是被那个女人蒙蔽了心智,他现在是看不明白事理了呀。” 她继续颠倒着黑白,面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悔改之意。 这让慕之衍怒从心中起。 “慕芝芝!”他蓦然一声暴怒的大吼,如同受伤的野兽一般朝天嘶吼,惊动了云霄,直刺入云间。 仅仅是一瞬间,慕之衍整个人都变了。 他的脸黑得就像墨汁一样,双眼圆瞪,似是布着血丝了,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要不是他还有着一分的理智,可能他直接就冲过去把慕芝芝提了起来,他那一声大吼,可谓声嘶力竭,听者心伤,以为他遇着什么重大的变故了。 慕之衍的心是刺痛刺痛的。 他想不明白,曾经信任的人,还是他的家人,竟然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惜伤害他心爱的女人。 在来的路上,他原本还想试着原谅慕芝芝,可这一刻,他彻底看明白了。 他用凌厉的眼神,死死地瞪着慕芝芝,慕芝芝到底是有些害怕,被他这一声嘶吼都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慕芝芝,我再问你一次,你敢不敢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说出事实?!”慕之衍指着她,朝她大吼着。 他这意思,摆明就是要让慕芝芝自己承认错误。 这是给她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她不把握机会,他一定会彻底拆穿她。 慕芝芝看出他眼底的狠意,心头咯噔一跳。 一旁,沈如画和厉绝两夫妇看着这一幕,听到慕之衍那一声大吼时,心里暗自欣慰了一把。 慕之衍不愧是他们俩的好朋友,真是够男人! 看来,裴佩终于找到了属于她的幸福,现在只求慕老先生不是个糊涂的老古板,能成全了这一对有情人…… 慕老先生虽然身体不好,但脑子并不糊涂,也看出慕芝芝的心虚。 他蹙眉看向慕之衍,沉声问道:“之衍,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说你姐姐是对那位裴小姐蓄意谋害?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是的,爸。” 慕之衍微微颔首,继而将事情经过娓娓道出。 见恶迹已经败露,无法掩盖,慕芝芝悄悄转身,明显是意欲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