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 衍佩番外 多行不义必自毙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22章 衍佩番外 多行不义必自毙

厉绝见状,立刻使了个眼神,让保镖断了她的去路。 夫妻连体,感同身受,沈如画因为裴佩被人诋毁而伤心难过,他的心也是痛的。 好在慕之衍是个真男人,眼前的他是那般的意气风发,坚持维护自己心爱的女人的名誉,这是他极为欣赏的。 厉绝平静地看着这一幕,他相信,慕之衍有这个能力解决这件事,也就不慌不忙地拉着沈如画往后退了几步,静观其变。 此时此刻,慕之衍心中怒火狂炽。 压着心头怒火,好不容易将事实道出后,他一侧脸,阴狠的视线就落在了慕芝芝的脸上,慕芝芝被他这一记阴狠的瞪视吓住了,讨好般看向自己的父亲。 谁知,慕老先生眼底的恼意,比慕之衍还甚。 慕芝芝心头开始发寒,心想完了完了,这一次是真的完蛋了。 “爸……不是那样的……你别听之衍的……别啊,我跟你说,之衍他真的是被那个姓裴的女人……” 慕芝芝一阵阵摇头,想要求解释。 她根本就不敢站到慕之衍的面前去,她此刻就像一个受惊的兔子,想要求得慕老先生的原谅和庇护。 可是,看父亲的样子,她知道父亲是护不住她的了。 不,不是护不住,是父亲根本就不想护她这个不受宠的女儿。 她到底还是失算了,竟然妄想把父亲当成最后的救命稻草,她怎么忘了,她在家里不过是个被遗忘的女儿,最不受宠了! “慕芝芝,我也问你一次,刚才你弟弟的那些话,说的可都是真的?你真的让人去害裴小姐了?!” 慕老先生那双韬光养晦的眼睛里,迸射出凌厉的视线,死死地盯着慕芝芝,似要将她剥掉一层皮。 “我……”慕芝芝颤颤巍巍地支吾着,说不出个所以然。 慕老先生牙关绷紧,再问了一次,“慕芝芝,你胆敢撒谎,就该有胆承受你弟弟的怒火,怎么着,连承认事实的勇气都没有了?” 慕芝芝脸色惨白,因为太害怕,太着急,眼角都沁出泪珠来。 “是!我错了!爸,您别生气好吗?我,我承认,我错了,您别生我的气好不好?我这不都是为了我们家族好吗?我都是为了之衍啊,他可是我唯一的弟弟。” 慕芝芝脸上挂着泪,嘴里却极力地挤出笑容,如同蚂蚁在爬一般,瑟缩着脖子,颤抖着身体,哪里还有往日高高在上的女王范儿。 慕老先生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瞪着她,脸色难看至极。 “爸……”慕芝芝小心地用双手护住了自己的脸,像是生怕自己的父亲狠狠一巴掌甩下来似的,泪眼恐惧地看着他阴沉发黑的脸,简直比墨汁还要黑了。 她还是第一次看见父亲的脸色黑到这种程度,很识趣地求饶:“爸,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您惩罚我吧,求您千万要给我一次机会。” “给你机会?”忽然,慕之衍冷声嗤道,“给你机会,好让你翻身吗?” 言毕,他转头看向慕老先生:“爸,今天有一件事我还得跟您汇报一下,是公司的事,并且也和二姐有关。” 慕芝芝闻言,心头再次咯噔一跳。 话题陡然转折到了公事上,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来人!把资料全带进来。”慕之衍朝着门外朗声喊道。 刘特助抱着一堆文件走了进来。 慕芝芝也是认识刘特助的,他是从父亲手底下派来慕之衍身边做事的,看见他的出现,慕芝芝心头更是一沉。 “刘特助,请你将调查到的情况跟董事长汇报一下。” 慕之衍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表情淡冷,这令慕芝芝感觉到一股寒意从背脊骨里蹿了上来。 刘特助朝众人微微颔首,而后汇报道:“事情是这样的。早前二少爷发现公司有一股不明来历的资金流,正在大量购买缪斯集团的股票,二少爷意识到对方目的可能不单纯,就让我暗地里调查了一下,调查结果已经出来了。董事长,您亲自过目一下吧。” 说着,刘特助将手里的资料递到了慕老先生手中。 慕老先生看后,脸色大变。 他立刻坐直身子,前前后后翻看了好几遍。 慕芝芝发现他在一瞬间幻变千色后,更是紧张起来,双手纠紧着,如坐针毡。 终于,慕老先生看完了资料,迅猛抬睫,利眸瞪向眼前的慕芝芝,“你竟然伙同其他公司,暗中购买集团股票,慕芝芝,你想做什么?” 慕芝芝大骇:“爸,我,我只是……” 不等她把话说完,慕之衍冷冷开口:“爸,事实上她做的事情远不止这些,请您再看看下一份资料。” 说完,慕之衍又使了个眼神给刘特助。 刘特助微微颔首,拿出另一份资料来:“这是公司内部亏损的财务报表,数据显示,大部分来自于这几家私人画廊。经过我们的调查,发现这几家私人画廊均是同一个法人代表,而他们的法人代表正是……” 微顿,刘特助侧目看了慕芝芝一眼,然后改用了一个比较隐晦的词汇。 “是二小姐的‘情*人’。” 闻言,数道视线齐刷刷都向慕芝芝扫来,顿时就让起先还咄咄逼人的慕芝芝结结巴巴起来,一张脸更加的红了,是羞红的。 情*人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而她这么做的目的,大家不用脑袋想都猜得到。 “这,这些都是诽谤!我没有,这些都不是真的!”她像是一下子疯了似的,扑了上去,抢走了刘特助手中的资料。 慕之衍淡冷地看着她失常的情绪,道:“撕掉了也没用,还有备份的。” “慕之衍,你这个臭小子,枉费你进了慕家后,我一直对你那么好,你就是这么对我的?!”慕芝芝指着他的鼻子,控诉道。 慕之衍不咸不淡地说:“二姐,我早说过,多行不义必自毙。” “你!” 慕芝芝气得脸色铁青,突然就扑了上去,但厉绝的两名保镖眼疾手快地架住了她的胳膊,她只能对着他干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