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衍佩番外 裴佩醒过来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23章 衍佩番外 裴佩醒过来

突然,一道伟岸的身影挡在了她面前。 紧接着,猝不及防的‘啪’一声,慕老先生一巴掌打在了慕芝芝的脸上。 “你这个不孝女!混账!从今天起,你就不是我慕锦云的女儿!我告诉你,我们慕家的财产没你的份儿,等我入了土,遗产你也别想拿到一分一毫!” 慕老先生气极,骂完之后大口大口喘息着。 听到他这一句话,所有人都面色大变。 包括慕芝芝。 老先生竟然要赶她出家门,不认她这个女儿? 她一下子也恼了,顾不得什么面子不面子,径直说道: “爸!你其实早就想赶我出家门了是不是?你眼中根本就容不下我这个女儿对不对?同样是外面生的孩子,你对我的态度这么差,是不是因为我有一个来路不明的妈?你一直当我是外面捡回来的野种对不对?而慕之衍就不一样,他是你看上的女人所生的儿子,所以你才那么器重他,对不对?” “可就算是我再怎么不讨喜,也是您的亲生女儿,是您亲自做过DNA鉴定的啊?您要真是那么不喜欢我,何必把我带回家养着?从小到大,你知道我因为自己的身世,忍受过多少人的白眼吗?这么多年来我没有一句怨言,一直忍受着别人的白眼和非议,不过是希望总有一天,能得到您的认同,能得到您的重视!” “可是我没想到,您这么不喜欢我,我今天是做错了,可我这么做都是你害的,要怪也是怪您,是您让我变成这样的!” 慕芝芝真是豁出去了,将这些年来的所有怨恨,全都一股老说了出来,没有丝毫顾虑。 慕老先生听得浑身发抖,操起面前的茶杯,连杯带水一起往慕芝芝的身上砸去,“不孝女!混账!你这是什么态度?自己做错了事情,还要怪到别人头上,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这个性格,我才不喜欢你!” “好,您不喜欢,我也不稀罕了,从今天起,我就跟你断绝父女关系!”慕芝芝将手里的筷子一摔,转身就走。 慕老先生没想到她是这么一个态度,一个血气冲上头,坚持不住了。 看见他歪着身子倒下去,慕之衍大骇,“爸!” 慕之衍冲了上去,赶紧扶住了慕老先生,另一边厉绝也顺势扶住了他,谁都没有料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 沈如画见事态紧急,也顾不得其他,赶紧吩咐保镖:“快来人!送慕老先生去医院!” ……………… 刺目的夏日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屋内,地板被照射得泛着光,像是洒下了一片金子。 裴佩从睡梦中渐渐醒转过来,身上一阵阵疼痛难忍,脑袋也疼痛的厉害,直到看见手背上扎着透明的输液管,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躺在医院。 头顶上方疼得厉害,不但如此,身上也是一阵阵针扎似的疼痛。 她想起来之前从山坡上滚落下来,应该是身上受到了多处扎伤和刮伤。 等等!是谁送她来的?为什么没人在身边?慕之衍呢?他怎么不在?一连串的疑问在心里升起,她越发紧张起来。 尤其一想到之前被那个假司机追杀,就一阵心惊胆跳,心脏也随之猛烈地跳动起来。 而就在这时,一名护士进来了。 护士见输液瓶中的药水已经不多,便替她收了输液瓶,转身要走出病房,护士突然顿住脚步,转过身微笑着看向裴佩。 “对了,你男朋友人真不错。从你被送进来一阵到刚才离开,他可是不眠不休地守在你床前照顾你,寸步不离。” “男朋友?” “对啊,就是那位长相很帅气的总经理。”护士努了努嘴,示意柜子上的一本杂志封面。 裴佩愣了下,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本杂志的封面正是慕之衍。 果然是他救了她,裴佩心中起了一阵涟漪。 见护士要走,裴佩忙问道:“对了,护士,你知道我男朋友去哪里了吗?” “不知道。”护士摇了摇头,却又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睁大眼睛说,“啊对了,我想起来了,刚才我好像在急救室看见他了。” “急救室?” 怎么回事? 又有谁受伤了? 怀着一份疑惑,她小心翼翼地起身,朝急救室走去。 ……………… 也是巧了,慕老爷子被送去的正是裴佩所住的那家医院。 好在去的路上,老爷子就醒过来了,但为了他的身体着想,慕之衍坚持让医生给他做了检查。 确定他只是气急攻心,并没有身体大碍后,慕老先生被要求留院观察,几个小时后确诊没事才能让他出院。 慕之衍陪在他身边,直到此时才送了一口气。 慕老先生瞥了他一眼,佯装生气的样子,“臭小子,你今天真是给我放了一颗炸弹啊,真是够惊心动魄的。” 慕之衍忙道歉,“爸,对不起,我不该在今天那样的场合把那些资料和证据亮出来的,我没顾忌到您的身体和感受。是我太着急了,我……” “行了,你也不用道歉,我知道你也是为了集团着想。” 慕老先生摆了摆手,并没有责怪慕之衍的意思,凝眉又问:“对了,你是怎么发现你二姐暗地里策划购买集团的股票?” “嗯,我也是无意中发现的……” 慕之衍点了点头,缓缓道出事情前因后果。 随行而来的厉绝和沈如画见慕老先生没事,便告辞离开,留给慕家父子俩说话的空间。没想到刚刚走出不多远,就看见扶着墙壁一步步走来的裴佩。 “那不是裴佩吗?她已经醒了!”沈如画欣喜地喊道,随即急忙走过去,唤了一声,“裴佩!”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传入慕之衍的耳朵里。 他愣了下,旋即起身来到病房门口。 身后,病床上的慕老先生也听见了沈如画唤了一声‘裴佩’,又见到慕之衍是这么一个反应,顿时了然于胸。 但他却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阻拦慕之衍。 慕之衍走出病房,一眼见到艰难挪步的裴佩,便抢先一步走过去,扶住她的臂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