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 衍佩番外 走,带你去见见我父亲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24章 衍佩番外 走,带你去见见我父亲

他说着,立马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扶住裴佩的臂膀。 “你既然醒来,就应该在病房里休息啊,为什么跑到这里来了?”慕之衍担心地皱紧了眉头,言语间都是对裴佩的怜爱。 “我听护士说,她看见你在这里,我担心你,就来看看是谁被送进急救室了。”裴佩刚醒,声音还有些沙哑。 她状态还不是很好,却还是担心着慕之衍,一步步小心翼翼的挪动步子。 慕之衍心疼得很,干脆弯腰将她打横抱起来。 猝不及防被他这样搂抱在怀里,裴佩有些微窘。 脸上一红,轻敲了一下慕之衍的肩头,娇嗔了一句,“喂,快放我下来,大家都看着呢。” 沈如画挽着自家老公走来,见状,忍不住调侃了一句:“哟,以前是谁说虐狗最可耻啊?瞧瞧,某人虐起单身汪来,简直比我们还有过之无不及。” “如画……” 厉绝忍俊不禁,也附和着调侃了一句:“既然大家都没事,就是皆大欢喜,接下来就由之衍照顾裴佩了,我看我们这些电灯泡就该识趣点离开了。” “厉总,怎么连你也……” 裴佩的脸简直不能用‘红’字来形容了,是由红变成了紫。 慕之衍不理会厉绝夫妇俩,径直抱着裴佩走向走廊的另一端,裴佩追问了一句:“你还没告诉我,到底是谁被送来医院了呢。” “是我父亲。” “额?”裴佩愣住。 明明是听见了,却因为太过震惊,没有任何心理准备,整个人石化中,好半晌她呐呐地又问了一次,“你说什么?” 慕之衍莞尔,说:“走,带你去见见我父亲。” “等一下!”她慌张极了,很没形象的大喝了一声。 下一秒,她顾不得身上的痛,开始剧烈挣扎起来,“快!快放我下来!我,我不要去见……” 然而,慕之衍已经走到了父亲的病房前,里面传来慕锦云的声音,“是谁在外面?” 裴佩惊得头皮发麻,刚一落地就要逃跑,却看见慕之衍朝她笑了笑,道:“爸,是我,我带了一个人见见你。” 里面传来老人低沉略显沧桑的声音,“嗯,进来吧。” “……” 裴佩欲哭无泪。 她怎么那么傻,为什么要下来找他,现在好了,该怎么办? 不是她她没自信,瞧瞧她现在这个样子,身上到处都是伤,脸上的妆容也花掉了,这副鬼样子怎么见长辈啊? 她狠狠地‘瞪’了慕之衍一眼。 慕之衍却笑着拽紧她的皓腕,轻声道:“别怕,我父亲其实很好相处的。” “……”裴佩一脸无语的样子逗笑了慕之衍。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病房,里头慕锦云虽然是躺着的,但脸上的威严不减,从他的神态来看,的确有几分和慕之衍相似之处。 裴佩打从心里,对慕锦云产生一股畏惧感。 “爸,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女朋友,裴佩。佩儿,这是我爸。”慕之衍殷切地介绍道。 裴佩愣愣地点了点头,行礼道,“伯父,您好。” “嗯,你就是裴小姐?是一名设计师?”慕锦云问。 “是的。” 慕锦云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观察着她的神情,表情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裴佩傻傻地站在原地,双手纠结着,感觉到慕之衍的父亲在打量自己,紧张极了,手心手背都是汗水。 “老实跟我说说,你们交往多久了?你对之衍了解多少?” 裴佩不敢怠慢,老老实实地一一回答。 慕锦云仍然是问了点头,点头又问,脸上没表现出任何的不满意,不过能看出他对裴佩的态度,比慕芝芝要好很多,至少是尊重裴佩的。 这让裴佩心里舒服了许多,也渐渐地放松下来。 “以后,你们有没有什么打算?”慕老先生突然这么一问。 这倒是把裴佩问懵了。 打算? 她还真没有什么打算,因为在这之前,她从未想象过,有一天会见慕之衍的父亲,毕竟他们才刚刚交往不久呀。 还未来得及想出答案,冷不丁听见慕之衍说:“爸,其实我已经打算好了,等裴佩身上的伤痊愈,我就带她去注册结婚。” 不仅是慕老先生,就连裴佩也都惊诧地看着他。 他将裴佩搂得紧紧的,不允许她逃开。 她暗暗咬着牙,他又开始发病了,还是当着他的父亲的面…… 事实上,慕之衍心中也没有底。 虽然在二姐慕芝芝这件事上,父亲是支持他的,但是在挑选妻子这件事上确实另当别论,他没忘记父亲之前相中了严家,而且正打算跟严家长辈们见面的事实。 所以,他心里的紧张程度,不比裴佩少一分。 不过他这个决定并非一时冲动,而是早就打算好了的,所以某种目光坚定,望着父亲的目光中,没有丝毫的退缩。 慕锦云看着两个年轻人,一改往日冷漠的态度,淡定地说:“我还以为在你二姐这件事情上,你是打算跟你大哥单打独斗呢,没想到你野心不小,还想爱情事业两不误。臭小子,你不觉得自己要的太多了点?” “爸,事业上,我该做的事情必定会去做,但我并不想跟大哥争什么,我只是像个做到我分内的事情即可。” 慕之衍泰然处之地道,“倘若有一天您像今天对二姐一样,将我赶出家门,逐出慕家,我也是没有任何怨言的,毕竟这三十年里,我绝大部分的一段长时间里,都不姓慕,而是姓楚。” “臭小子,你是拐着弯儿编排你自己的老子是不是?”慕锦云佯装生气地教训他。 “爸,我绝没有这个意思。” 慕锦云眯了眯一双韬光养晦,但眸底深处依然精光灼灼的眼睛,道:“也罢,总归是我欠你太多。你想干什么事就干什么事吧。再说了,你进了慕家之后,什么时候需要我这个做父亲的同意?所以,结婚这件事你也不必跟我说。” 慕之衍直盯着父亲的眼睛,无比认真地道:“可我的婚姻希望能得到您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