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 衍佩番外 你只能是我的(全文完)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25章 衍佩番外 你只能是我的(全文完)

慕锦云注视他很久,锐利的目光渐渐收敛了起来。 他看向裴佩,她显然一脸懵逼,不知所措的样子,瞪着眼咬着牙看着慕之衍,显然这丫头什么都不知道就被求婚了,这对一个女孩子来说可是一大损失啊。 啧啧啧,这个木讷的儿子,真是什么都不懂。 替自家儿子哀叹了一番,慕锦云笑道:“你现在需要的应该不是我的祝福吧?人家一个小姑娘肯不肯嫁给你还是一回事,等你搞定了再来跟我说话。” 裴佩的眸光一拧,身体僵直。 慕之衍也是到了此时,才听到了父亲的话。 他回头看了裴佩一样,发现她的脸色很不好看,便恍然大悟,大喝了一声:“谢谢爸!” 慕之衍显然有些激动,父亲这番话,无疑是同意了他和裴佩的交往,这让他高兴坏了。 他一个激动,弯着腰,一把将裴佩抱了起来。 裴佩的脑子里还一时转不过弯,稀里糊涂被拉来见家长,又稀里糊涂被求了婚,整个人都不好了。 等到她反应过来了,立刻河东狮吼道:“喂,慕之衍!你快放我下来!” 慕之衍也怕伤着她,等来到外面的小花园,这才便将她小心翼翼地放下来。 他兴奋地捧着裴佩的肩膀说:“佩儿,你听见了吗?我爸刚才同意我们的交往了,而且也不反对我们结婚,这真的太好了!” “诶,我说,慕之衍,你的思维能不能正常一点?我什么时候说要嫁给你了,要跟你结婚了?我怎么就这样被求婚了?你倒是说清楚啊!” 裴佩有些生气,一把甩开他。 “噢,对不起,是我一时冲动,就在我爸面前说出来了,可我心里真是打算和你结婚的,佩儿,难道你不打算嫁给我吗?” “我……”裴佩突然噎住。 要说没打算嫁给他,似乎也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可是,一个女人一生中最宝贵的求婚就这么没了,只要一想起来就觉得很委屈啊……这样想着,裴佩瘪着嘴,还这是有些难过了。 她忍不住控诉道:“你知不知道,人家是打算把最好的一面给你爸看的,可是你呢,也不事先说一声,就这么让我去见你爸了,你看我浑身是伤,脸上的妆也一定花的不成样子,你就让我这副样子去见未来的公公啊……” 越说越伤心,越说越难过,她简直是后悔死了。 这以后怕是再如何树立一副好形象,恐怕未来公公大人脑子里,都是她一身病号服,一脸憔悴,一身是伤的形象了。 慕之衍哭笑不得。 原来她是在担心这个,还以为她不想嫁给他了呢,真是让人紧张死了。 慕之衍心中一阵庆幸…… 他安慰她道:“其实还好啦,你这样挺好的,而且这个也不是重点,我爸从来不是以貌取人,再说你也看见了,我爸对你并没有嫌弃的意思,顶多只会觉得我怎么这么的……重口味,喜欢你这样的……” 新奇古怪女子。 后面这几个字他没敢再说出口,因为裴佩眼中迸射出的是要杀了他的神色。 裴佩是奇极了,遗憾不已,便将恼意发泄出来,一双粉拳捶向他。 “你说什么?重口味?你说我很丑是不是?还有,我这有的女人是什么样的女人,你给我说清楚啊!” “啊……”慕之衍捂着胸口,一副受了重创的表情,“亲爱的,你轻点好不好,你这是谋杀亲夫啊。” “谁亲夫啦?我才没有答应要嫁给你呢!” “真的假的?佩儿,你真不打算嫁给我?那我下半辈子怎么办?真要让我去当一辈子的单身汪,天天被厉绝和沈如画两夫妇虐成狗?你真的忍心吗?” 慕之衍开玩笑说着,言语中都是对她的怜爱。 裴佩闻言,哭笑不得,早就不生气了,可面子上却继续佯装生气的样子,道:“你够了,哪有人像你这样求婚的?戒指没有就算了,连束花都没有,我这样很吃亏!” “OK,那我明天准备一箱的花,再准备一个最大的戒指来向你求婚,行不行?” “你是故意的吗?明天再来一次?这种事情只有一次的好不好?错过了机会,就没有意义了,你这个白痴!” 裴佩脸颊都飘着红晕,对眼前帅气的男人是又爱又恨。 她气恼地抬起粉拳,作势要砸向他,慕之衍十分配合地做了一个捂着胸口扮柔弱的模样,顿时惹得她啼笑皆非。 怎么办呢,她就是喜欢这个男人。 从两年前起,在她最颓然、最狼狈、最无措的时候,总是遇见他,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犹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慕之衍的场景,她误以为他是男小三,追在他身后吵着要替闺蜜算账,却弄得自己的初吻也没了…… 想到这里,她不禁笑了起来。 裴佩抬手圈住了他的脖子,将脸埋在他的肩头:“你确定明天还要向我求婚一次?你不怕我明天直接拒绝你?” “不怕。” “为什么?” 她气恼地瞪他,他就这么有自信? 慕之衍顺势抱住她的纤腰:“因为,你只能是我的,你只能嫁给我,你要是拒绝我的求婚,我会一直求到你答应为止,一直求到再没有男人敢靠近你为止。” 裴佩咬着粉唇,俏脸嫣然。 真没想到慕之衍这样木讷的男人也会讲这样肉麻而又霸道的情话,不过她很喜欢,令她心脏悸动不已。 裴佩压抑不住喜悦的心情,紧紧地搂住他的颈脖。 慕之衍也兴奋极了,扣住她的后脑勺,就重重地吻了下去。 一切看似毫无预警,却又那么的顺其自然,或许今天不是最合适求婚的时机,但一定是最适合告白的日子。 他紧紧地环抱住她,将这个吻深深延续下去。 直到两个人都快要窒息了,这才松开了她,他抵住她的额头说:“佩儿,我爱你。” “我也爱你。” 彼此眼中仿佛都能揉出蜜来。 爱情的圆满让这个夏天变得更加火热,周围的嘈杂声似乎都是为这一对有情人鼓掌喝彩。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