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谁准你在其他男人面前穿超短裙的?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4章 谁准你在其他男人面前穿超短裙的?

知道自己打不过,男子想要溜,可哪儿又那么便宜,撞到了枪口上,还不得掉一层皮? 说时迟那时快,厉绝一个眼疾手快,伸手一拦,肥胖男子当即被绊了一跤,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紧接着,挨了厉绝一通拳打脚踢。 “我厉绝的女人,也是你敢碰的?”嘶哑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的魔音,饱含着凶残嗜血的獠牙,充斥着杀戮的阴霾气息。 中年男人发出杀猪般的哀嚎,身体像个大肉球似的,在柏油马路上滚动着。 沈如画和裴佩都傻眼了,呆站在路边,看着眼前的一幕,嘴因为惊讶,而张大到能装上一只咸鸭蛋。 尤其是沈如画,不可思议地盯着身穿西服,却全然不顾周遭视线的厉绝…… ——我厉绝的女人,也是你敢碰的? 那一刻,他的声音仿佛一道铁锤般,重重地砸在沈如画的心房,那么的震撼,激起一片片涟漪…… “打得好!狠狠的打!用力打!打死这个臭男人!混蛋,竟敢调戏我闺蜜,不打死他,天理不容!” 裴佩看厉绝打得精彩,也忍不住揷上一脚,上前猛踢了男子一脚。 “哎哟喂!好痛!大哥,姑奶奶,求你们放过我吧,我认错了还不行吗?”男子受不了,终于求饶了。 沈如画担心招来警察,又看肥胖男子已经顶不住,嘴角溢出血水来,赶紧上前拦住厉绝。 “厉绝,你住手……够了,真的够了,别打了……为这种人被警察请去警局,多划不来啊!” 厉绝打得正上瘾,没功夫理会沈如画的劝说,依旧猛踹着地上血流不止的男人,秦卫这时候停好了车,已经赶来阻止他。 “厉总,请住手!这里可是大街上,小心被拍照!” 秦卫强行从身后抱住厉绝的腰际,也不禁有些吃惊。 他还是第一次如此动怒的厉绝,想来这一次,总裁是真的动了情。 “厉总,请息怒!这种人渣,犯不着着您亲自动手,会弄脏您的手!您先冷静冷静,等晚些时候,我派人替你处理这件事!” 不管厉绝有多大的能耐,也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人,要地上这个人渣死,太容易了,只是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为之。 这些话多多少少被厉绝听在了耳朵里,他也确实打累了,猛的一个侧摔,将肥胖男子甩到了路边的花圃上,还不忘了补上一脚。 “下次别再让我看见你!滚——” 得了令,肥胖男人这才爬起来,不顾身上的疼痛难当,一溜烟儿地逃了。 一旁的沈如画终于松了一口气,可还喘息不到两口,忽然感觉到一股冷冽的目光扫向她,顿时心脏都快要从胸口里跳出来了。 只见厉绝瞪向她,脸色变了又变,双拳紧握着,那表情好似极力克制自己想要将她拖出去好好教训一顿的冲动。 偏偏裴佩在旁边不怕死地拽了拽她的衣袖,说:“亲爱的,这个人怎么这么眼熟?好像,好像是厉氏总裁厉绝耶。” “他根本就是!”沈如画没好气地说。 裴佩赶紧掩了嘴…… 厉绝咬着牙,好不容易以平静的声音问道:“沈如画,我给你一周的时间考虑,你倒真是挺忙,忙着到这种地方打工来了?” 裴佩闻言,忍不住又拽了拽沈如画的衣袖,悄声说:“如画,你真的瞒着我,在跟厉绝谈恋爱啊。” “闭嘴!” “闭嘴!” 厉绝和沈如画都不约而同地吼出声来。 裴佩僵着脖子转过头,看了看沈如画,又看了看厉绝……她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嘴巴张张合合,最后选择识相地闭嘴。 完了完了,怎么这么倒霉嘛,刚好撞到枪口上了嘛。 但愿厉绝不会追究前因后果,要是被他知道,是她把如画找来店里帮忙的,她不脱层皮才怪呢。 裴佩悄悄地望后面缩了缩脚步,在心中默默念着:阿弥陀佛,谁都看不见我,看不见我,我是隐形人…… 而此时的厉绝,正极力隐忍着心中的那股恼意。 好不容易平静些了,他沉声问道:“沈如画,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偷偷跑到这种地方已经是错,但大错特错的是,她居然卖起西班牙苍蝇、冈本黄金003、印度神油这些不堪入目的玩意儿。 要知道,一个月以前,她还是一个看见这些东西还会面红耳赤的单纯小女生呢。 而且—— 厉绝瞥了沈如画一眼,目光触及到她身上的超短裙后,顿时没能忍住,火冒三丈。 “谁准你在其他男人面前穿超短裙的?你看看你,穿成什么样子了?赶紧去给我换掉!”他恼怒道。 沈如画皱了皱眉。 虽然,她很感激他的出手相救,但这又是做什么呢?她还没答应他,他倒先管起她来了。 她撇了撇嘴,小声嘟囔了一句:“我为什么不能穿?这个比起上次你给我穿的那条礼裙,要好很多了吧。” 厉绝只觉得额头上的青筋突突跳了两下。 这女人是傻的吗?就是这种看起来很无辜的兔兔装,才更容易勾男人犯罪好不好! 尤其是看见她头顶上戴着的一对小兔耳朵,以及翘翘的屯部后一只白白的小兔尾巴,还有曲线优美的短衫,以及恰到好处遮住腿根的荷叶裙摆…… 内心仿佛一万只草泥马飞奔而过,厉绝强压下那股躁火,重重地呼出一口浊气…… 他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啊,早知道会这样,当初他就不该说她穿超短裙好看!就是要说,也得先警告她,不准她穿超短裙出去给别的男人一饱眼福! 见她依然杵着不动,厉绝更恼了,上前紧紧拽住她的手腕。 沈如画惊了一下:“厉绝,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亲自给你换衣服!” “我才不要……” 话音未落,皓腕一紧,厉绝不由分说拽着她进了里面的小仓库。然后,一个猛扑,就将她压在了一个大箱子上。 她一下子慌了神,惊慌地抬头,看见他棱角分明的脸庞上,犹如黑夜之星一样闪亮的双眸,正闪烁着晶亮的星光。 “沈如画,容我提醒你一句,我给你时间考虑,是尊重你。倘若惹毛了我,你知道后果会有多严重。譬如,像是霸王硬上弓这种事——” 话到一半,他刻意一顿。 沈如画望着他唇角漾着的迷人微笑,脑中一片空白,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她不停地告诉自己,镇定,一定要镇定。 咬着牙,她深呼吸一口气,“像厉总裁这样高大上的人,怎么会做出霸王硬上弓这种下流的事?您可是有品味有气度的大人物……” 厉绝嗤笑一声,打断她的话,讥诮道:“呵呵,你也太抬举我了。” 他双眸微眯,削薄的唇轻轻上扬,单手搂住她纤腰的手腕稍稍施了力,将她更拉近自己,平添了几分邪气。 “要不要亲自试试?试过之后,你就知道我到底做不做得出来。” “你……” 沈如画睁大了双眼凝视着她,猜不透他是不是会继续下去。 良久,她蔫了气焰,恹恹地说:“你出去!我可以自己换。” 厉绝倒也依了她,因为他自己也不敢保证,如果和她继续同处一室,会不会真的做出什么连自己都不可控制的事情来。 不一会儿,沈如画换好了衣服出来。 厉绝回头看向她,发现她已经穿戴整齐,换上一套很学生气的装束,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脸色稍霁,上前牵住她的手。 “我送你去湖边别墅。” “不……” 刚吐出一个字,厉绝倏尔回头瞪向她,沈如画顿时吓得噎住。 他冷冷地瞪着她,近乎咬牙切齿地警告:“以后,不准在别的男人面前再穿超短裙,听见了没有?!” “……哦。”她怏怏地答,纵然心里有千百个不服气,但她还不置于傻到这个时候跟他硬碰硬。 况且他救了她,就为了这份救命之恩,她也该顺着他点儿的。 厉绝很顺手地又牵起她的手,带她坐上了车,并体贴地替她系上了安全带,动作温吞,完全没有刚才的那份冷气。 扣好安全带后,他又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沈如画。 被他淡冷的眼风扫到,沈如画撇开了视线,目光直视前方,搁在腿上的双手不自觉中交换了位置。 因为下午还有别的事,厉绝只能送她到湖边别墅,却不能陪她多待。 到了湖边别墅,他下了车,绕到另一边,亲自帮沈如画开了车门,这让她多少有些意外,她出来的时候顺口说了声“谢谢。” 冷不丁地,厉绝贴近她,清冽的气息擦过她的脸颊。 低声道:“别忘了一周以后给我答案,你要是还敢像今天下午这样马马虎虎不认真对待,尽管试试看。” 因为距离近,他的这句话听起来暧*昧又狎昵,沈如画愣了一下。 厉绝说完从容地关上了车门,径直坐回位置上。 秦卫隔着车窗朝沈如画微微颔首,沈如画说了声再见,装作没事人一样转身回去,脸上却是早已飞上一片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