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从未情深,何谈辜负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5章 从未情深,何谈辜负

车子开出小区,秦卫憋了许久,实在是忍不住了。 他瞥了后座上的厉绝一眼,小心翼翼地道:“厉总,沈小姐还是个小女生,感情上还是一片白纸,您要是喜欢她,最好是主动一点、殷勤一点,对她照顾有加,千万别板着一张脸,或是动不动发脾气,那样会吓着她的。” 秦卫已经纳闷了许久,直到刚才,终于是看出端倪了。 自家大总裁这是的的确确、真真实实、绝绝对对地喜欢上人家小女生了啊! 厉绝懒洋洋地抬睫,眼锋却是依然犀利,“我需要你教?” “咳咳,”秦卫清了清嗓,“我这不是怕您把事情搞砸嘛……您都不知道,自己周身的寒气是有多强,和您在一起,需要多强的抗压力。” 厉绝怔了怔,脸色略动。 半个小时后。 坐在宽幅落地窗前,沈如画静静的看着窗外,思绪飞离,眼前似乎浮现出一张霸道张扬的俊脸,耳边似乎还回响着他的厉呵声。 ——我厉绝的女人,也是你敢碰的? 沈如画的小脸上,渐渐浮现出笑意,心间暖暖的,甜甜的。 曾经,她是那么得反感他的霸道强势,可现在,却爱上了他的不可一世。 沈如画理不清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怀,可就是无法抑制,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因为他而辗转不眠…… 手机突然响起,让沈如画微微一惊。 打来电话的是裴佩,待沈如画一接通电话,她就兴高采烈的先开了口。 “如画,你简直就是我们家的招财猫!就在刚才,我家店门口来了一大帮的黑衣人,把店里库存的好几箱存货,什么安全套啊,什么伟哥啊,什么润滑剂啊,全部给买光了!我跟我老爸一直忙到现在……如画,我真是爱死你了!” 裴佩兴奋得很,沈如画却是一阵云里雾里。 “谢我做什么啊?” “你还不知道啊,厉绝派来一帮人,说是要给厉氏员工发生活福利,找我爸要了一批货。我爸说了,明天再去进一批新货!啊对了,为了表示感谢啊,我爸说让你和厉绝去店里挑几样喜欢的东西,他送你们俩,免费的!” 谁会拿这些东西发给员工当生活福利的?也就只有厉绝才会做出这种张扬的事,真是够了! 沈如画嘴角抽了抽,干笑两声,说:“你们家店里卖的东西,我可用不着。” “你用不着,厉绝说不定用得着啊。” 裴佩窃笑了几声,又道:“啊对了,你可以去挑几件情趣内*衣嘛,总会有派上用场的时候,调剂生活什么的可有效了。哦对了,悄悄告诉你哦,我们店里有一套情侣款的情趣内*衣,卖得特别好,特别是男款的,口碑简直超棒!” 一席话惹得沈如画一阵面红耳赤:“那种东西,我用不着,还是你留着自己用吧。” “谁说用不着,说不定厉绝喜欢着呢。”裴佩笑得贼兮兮的。 “他喜不喜欢关我什么事!”真是越描越黑,沈如画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像是要烧起来了,迫不及待地这个话题。 “行了,裴佩,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以后再说吧。” “行啊,我先给你留着,等你以后需要了,可以随时找我要。” 你就等着吧,我才不会要呢! 挂了电话,沈如画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脸上的红晕却是久久不褪。 ……………… 厉绝又没有回家。 苏薇等了一个晚上,见不到他的踪影,不禁心急如焚。 她拿出手机,准备给厉绝打上一个电话,可是又怕他拒听,所以踌躇了很久。 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拨通了他的电话,铃声响了好久才被接通。 以为电话那头是厉绝,苏薇惊喜得眼前一亮,带上撒娇的口吻唤道:“阿绝,你什么時候回来?” 然,手机那头传来的却是秦卫的声音:“苏小姐,不好意思,厉总正在忙。” “又忙?”苏薇怔了一下,随即冷了下来,“秦卫,你实话告诉我,阿绝是不是不想接我的电话?!” “真不是,厉总确实是在忙,还望苏小姐体谅。” 秦卫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在苏薇面前没有一丁点的卑微,全因他是厉绝最信任的下属,是直接受命于厉绝的,苏薇也拿他没办法。 她只好挂了电话,心里一阵寥落。 他现在连家都不愿意回了吗? 只不过,如果真要计较起来,其实这家到底是他的,而不是她的,他只是为了自己的承诺,才让她住在家里罢了。 思及此,苏薇那张美丽的脸,越发的显得孤寂凄凉。 泪,缓缓涌了出来,滑过美艳的脸蛋儿,脸上的表情渐渐地浮现出一丝恨意,双拳也随之捏紧,最后手背上也紧绷出青筋…… “苏小姐,您这是怎么了?是谁惹您不高兴了吗?” 赵伯端来刚熬好的甜汤,发现苏薇在哭,不禁大吃一惊,立刻放下手中的东西,三步并成两步迎过来。 还是第一次见到苏薇落泪,赵伯吓坏了,连忙送出纸巾给她擦拭泪水。 “苏小姐,是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我打电话叫医生过来。” 身上的病痛尚且能治愈,可心病呢,要如何治? 苏薇抿了抿唇,摸了下眼角:“赵伯,我想阿绝了。” 原来如此,赵伯心头了然,却是感到很无奈:“苏小姐,要不要我打个电话给少爷,让他赶回来看您……” “算了,他忙得很。况且,就是打过去了又能怎样呢,他都不搭理我,把我当透明人,甚至不接我电话,让那个秦卫来打发我了事。” 苏薇不满的控诉着。 赵伯微微叹息一声,安慰道,“自从老爷离世,少爷就是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在支撑厉氏这份产业,苏小姐也别责怪少爷,他也是身不由己。” 苏薇岂会听不懂,赵伯不过是专挑些她爱听的劝慰话罢了。 摇了摇头,她说:“算了,赵伯,你也别安慰我了。” 赵伯脸色略窘,却又听见苏薇说:“赵伯,你替我收拾一下行李,我想回去了。” “您要走?”赵伯脸色微变,如临大敌,“苏小姐,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怠慢了您,还请苏小姐明说。” “跟你无关,我只是想念自己的那套小公寓了。”苏薇自嘲地笑了笑,又吩咐,“阿绝那里你放心,我会跟他解释的。” 她要走,赵伯也不劝着,他在厉家做事多年,也看出端倪了。 看这几天的情形,少爷像是有意疏远苏小姐,对那位沈家小姐倒是有些不同。看来,以后这家里女主人的位置怕是要有变化了。 看着苏薇落寞的神色,赵伯不由得微微的叹息,眉头紧皱了起来。 俗话说得好,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赵伯也看出来厉绝对苏薇没有男女情意,只有一份儿时的情义罢了,可苏薇不同,怕是越陷越深。 赵伯一边揣测着,一边也不敢怠慢,妥当地安排好了车子,让人将苏薇送了回去。 之后,又打电话给厉绝,将此事通报给他。 “她回去了?” 厉绝听完赵伯的汇报,只清淡地问了一句,口气中并没有意外,像是他预料中的事情一般,只稀松平常地“嗯”了一声。 之后,又吩咐:“赵伯,再差个佣人,送些滋补的食材到苏小姐的公寓去。” “好的,少爷。” 挂了电话,厉绝一抬头,就见到一脸欲言又止的秦卫。 他淡扫眉睫,说:“有什么话就说吧。” 秦卫终于憋不住,却又小心翼翼地斟字酌句道:“厉总,您这样对苏小姐,会不会……太薄情了?毕竟,苏小姐受伤也是因为您。” 厉绝仰面朝着天花板,“你以为我是个不解风情的人?” “……”秦卫噎了一下。 厉绝嗤笑了一声,淡冷地说:“我给不了她想要的,当然只能当机立断。” 秦卫算是听明白了,厉绝对苏薇没男女之情。 可他还是觉得无法理解,苏薇年轻漂亮不说,还聪慧过人,又是法律系高材生,还是厉绝的青梅竹马,可谓是他最合适的妻子人选,以后厉绝娶了她,加上苏家在法律界的威望,事业绝对是如日中天。 像厉绝这样精明的男人,不可能看不懂这个道理。 可他怎么会…… “秦卫,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厉绝忽然出声道。 就像是秦卫肚子里的蛔虫,厉绝一下子猜中了他心里的想法。 秦卫脸色略显尴尬,索性直接问:“那您……是打算辜负苏小姐吗?” 厉绝的黑眸暗沉了一些,蕴着旁人无法揣摩的寒冽深邃,“从未情深,何谈辜负?” 秦卫讶然,旋即却又像是明白了什么,闭嘴不再多说什么。 翌日下午,沈如画接到秦卫打来的电话,说厉绝的湖边别墅临时有别的安排,派他接她去别的场所画画。 她没有多想,便收拾了东西,准备去学校门口等秦卫。 刚到教学楼下,就看见一个高挑的男生走到她面前来,手里还揣着一本书。 那个男生是标准的小平头,跟许多在校大学生一样的装扮,运动卫衣,很阳光,青涩而年轻的模样。 面对沈如画时,他脸上满是扭捏腼腆,连耳廓都泛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