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不必担心有人进来打扰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6章 不必担心有人进来打扰

男生手里拿着一本书,递给她:“沈如画,还你的书。” 沈如画愣了下,抬头一看,这才发现这个男生她认识,是选修课上认识的一名外系男生,好像叫陈旭,曾经跟她坐在同一桌,还向她借过书。 他不拿着书来还,她倒还忘记这件事了。 “其实你不用专门拿来还的,下次上选修课的时候,你顺道带来就行了。” 沈如画说话间,瞥见不远处一辆熟悉的豪华轿车停在路边,她不想让人误会,赶紧从陈旭手里接过书。 “不好意思啊,陈旭同学,我还有事,先走了。” “沈如画,请等一下。” “嗯?”她愣了一下,顿住脚步,“还有事么?” “那个……我在你的书里放了一样东西,你记得回去看一下,好吗?”说这句话的时候,陈旭脸上的表情比刚才还要不自然,可以隐隐看见,耳廓处还泛着隐隐的红晕。 “好,我知道了。” 沈如画来不及多说什么,因为她已经看见秦卫从车上走了下来,她飞快地把书揣回包包里,转身就朝相反方向走去。 等到走得差不多远了,她这才掏出手机给秦卫打电话。 “喂,秦先生,你能到学校后门来接我吗……对,就是我刚才走的那条路……好,我等你。”挂了电话,沈如画松了一口气。 不一会儿,秦卫把车开过来了,下了车将门打开:“沈小姐,请上车。” 很快,车子驶入繁华的路段,却不知是驶入何处,沈如画禁不住好奇地问:“秦先生,这是去哪里?” 秦卫目视前方,规规矩矩地握着方向盘:“厉总叫我送你去他的办公室。” “他的办公室?”沈如画大吃一惊,“我是画画啊,去他的办公室做什么?” “沈小姐请放心,所有画具以及你要用到的东西,厉总已经事先让人带过去了。” 沈如画:“……” 这男人还真是会滥用权力,也罢,反正这份兼职就要结束了,在哪儿画不是画呢。 车子很快停在厉氏大厦前,沈如画还是在电视里看见过他办公的地方,但真正来到实地,还是会被震撼到。 厉氏大厦总共有三十多层楼高,厉氏所有员工都在这里办公,另外还设有员工餐厅和健身房等福利设施。 楼层越高,代表越受重视,想当然的,厉绝的办公室就在顶楼。 沈如画愣愣地站在大厦前,望着富丽堂皇的大门,忽然觉得自己渺小得仿佛一粒尘埃。 “沈小姐,跟我来。”秦卫说。 她点点头,跟在秦卫身后去了电梯间。 门口的保安和几名前台接待都投来注目礼,这让她变得很不自在,下意识地侧过身子,并用书包挡住自己的脸,加快步伐进了电梯间。 心里一阵抱怨:要是早知道会这样,她今天就不会穿得这么学生气了,那些人该不会以为她是未成年吧。 脸上一阵瘆得慌,只听见嘀的一声,秦卫按下了顶层36楼的数字键。 不一会儿,叮的一声,电梯停在了36楼。 秦卫走在前面,对沈如画做了个‘请’的手势:“沈小姐,到了。” 沈如画远远看去,正前方果然有一道巍然的大门,上方是一块烫金的铭牌——总裁办公室。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要第一次进入他工作的地方,沈如画竟然有些紧张起来。 她一步步走上前,然后轻轻叩了两下门。 里头传来男人冷静低沉的声音:“进来。” 她吁了一口气,扭开门把走进去。 定睛一看,只见厉绝坐在办公桌后,他背后是一整片的落地窗,一百八十度角的宽阔视野,放眼望去,似乎整座C城都在他的脚下。 而他,独坐城市之巅,尽览天下。 沈如画看得有些失神,平时逗着她玩儿的厉绝,比起现在来,真不知温柔亲近了多少倍。 但对于沈如画来说,无论是哪一面的厉绝,她都有些看不透,就好比现在,她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厉绝会让秦卫带她来他的办公室画画。 呼了一口气,她迈步走上去:“厉先生。” 他刷刷挥舞着的笔微微一顿,没有抬头,只是一句不咸不淡的话:“叫我的名字。” “呃?” “我说,叫我的名字。” 她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他是在说,让她直呼他的姓名,顿时有些拘谨起来:“那怎么行……” 厉绝一个震慑的眼神扫过来,她娇躯一震,便脱口而出:“厉……绝。” 他的脸上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朝她勾了勾手指。 “过来。” 她乖乖走过去,还没站定,忽然纤腰一紧,厉绝就搂住了她,并将她抱坐在腿上。 “你要做什么?快放开我!” 她惊得面红耳赤,本能地挣扎起来,可厉绝将她抱得很紧,她根本就动弹不得,只好任由他的俊脸凑近。 一下子,她的脸色爆红。 他只是在她的脸颊吻了吻,然后指着偌大的办公室话说:“你去窗边画画,不必管我,也不必担心有人进来打扰。” 他早就叮嘱过下面的人,不准任何人进出,有事直接汇报给秦卫即可。 沈如画愣怔住,这是几个意思,所谓已经替她找好画画的地方就是他的办公室?不是吧,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这叫她怎么安心作画? 瞥见她审视的目光,厉绝扬了扬眉梢,英俊邪魅的脸上漾出一抹玩味儿笑容来:“还不去画画?怎么,你还打算做点别的?” 沈如画回过神来,立即弹跳起来,躲他远远的。 厉绝抿了抿唇,眼底的笑意漾得更深了。 画架和工具是早就准备好了的,她挪了个凳子到画架旁,坐下后装着样子调色,可眼角余光却是防备地瞟向厉绝。 好在他也只是认真办公,全然不像她这样开小差,一直埋首于桌上的一大堆文件。 这样倒显得好像是她在偷看他了,沈如画强压下波动的情绪,把所有心神都拉回到画画这件事上。 渐渐地,她的注意力才完全放在了画画这件事上了。 厉绝批阅完最后一份文件,拧了拧微酸的脖颈,这才看向沈如画。 她正心无旁骛地画着画,身体微微前倾,长发及肩,脖颈到肩胛骨的曲线显得极其优美,全身都笼罩在一层洁白的光晕下,看起来像极了一只美丽的白天鹅。 不忍打扰如此美好的画面,他坚持坐在原地。 视线不经意间落在了她的包包里,某样东西露出一个角来,他随手取出,打开,随即看见了一张明信片。 原本无心窥探她的隐私,但无意中的一瞥,眸色不禁黯沉下来,认真看完后,一张俊脸已经变得黑云密布了。 那之后,沈如画就觉得厉绝的情绪很不对劲,冷冰冰的,好像一副谁欠了他钱的臭脸。 她一直找不到原因,还以为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好,又惹他不高兴了,一直到第二天她才找到了真正的原因。 那位叫陈旭的男生,一大早就出现在艺术学院的大门口,好像是等了她很久的样子:“沈如画。” 他目光踌躇,仿佛有话要说。 “陈旭?你怎么来了?”沈如画问。 陈旭摸了摸自己的板寸头,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红着脸说:“那个,我给你的明信片,你看了吗?” 沈如画懵了:“明信片?什么明信片?” “我把明星片放在还你的那本书里了,你没看见吗?”陈旭有些急了。 “我什么都没有看见啊。” “不可能啊,昨天我亲手放在你那本书里面的。”陈旭着急起来,脸色涨得通红,心想书弄掉了也就算了,可那封情书怎么办? 沈如画意识到陈旭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给她,联想到昨天的场景,还记得包包是放在厉绝的书桌上,难道…… 一个激灵,她心里暗道不妙。 想到这学期的选修课就要结束了,陈旭不甘心失去这个告白的机会,他只好做最坏的打算,决定直接在沈如画面前告白。 “算了,明信片不见了也没关系,我就是想问问你,能,能不能做我的女朋友?” 沈如画睁大眼睛,顿时噎住。 一旁有人看见了这场景,都起哄道:“陈旭,你终于向校花表白了啊?胆子真大啊你,人家校草赵晨枫都没有把沈如画追到手,你还敢跟她表白?” 陈旭脸一红,就用一副期盼又蕲艾的表情看向沈如画,似是在渴求她的答复,沈如画顿时觉得亚历山大。 她不好当面拒绝他,毕竟那么多人在场,直接拒绝陈旭,肯定会给他带来负面阴影。 于是说:“你陪我到校门口去吧。” 见她愿意和自己单独相处,以为自己还有希望,陈旭欣喜若狂地点头。 然后,推着自行车跟在她身后,到了外面的马路上:“沈如画,其实我已经喜欢你很久了,自从选修课上看见你后,我就对你……” “陈旭,”沈如画狠下心打断道,“坦白说,我还没打算在大学期间谈恋爱,你这么优秀,我觉得你也该好好学习的,不该把时间浪费在谈恋爱这件事情上。至于——” “你是拒绝我了吗?”陈旭沮丧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