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百年难遇的飞醋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7章 百年难遇的飞醋

就在这时,街对面停下来一辆保时捷,车窗缓缓滑下,沈如画看见秦卫朝她挥了挥。 陈旭顺着视线看过去,问:“那人是谁?” “他……是我表哥。”沈如画撒了个小谎。 可话音一落,后排座位上的车窗也滑了下来,帅气逼人的厉绝抱着胸坐在那里,盛气凌人,脸色黑沉。 沈如画嘴角一抽,“呵呵,这……这是我另一个表哥。” 陈旭点点头,往后座里的男人撇了一眼,喏喏地说:“你的表哥还真多。” 沈如画脸色微窘,飞快地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我还有点儿事,就先走了。”说完就飞快地拉开了保时捷的门,坐了进去。 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陈旭自然是不甘心的,还想再说些什么,却瞥见厉绝扫射来的冷厉眼神,顿时被震得原地不动。 还没反应过来,保时捷已经开走了。 ……………… 车上的气氛显得过于沉闷,厉绝没有说话,沈如画和秦卫都不敢率先开口。 尤其是沈如画,其实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心虚,就像是私会奸*夫被丈夫逮了个正着似的,这完全不应该啊。 可她就是僵直着身体,一动也不敢动。 突然,厉绝开口说话了:“他就是陈旭?” “你怎么知道他的名字?”沈如画倏地抬头,满眼震惊。 忽然想到什么,她立刻明白过来,整张脸一下子变得羞愤,指着他嚷嚷:“哦,我知道了,你昨天偷看我包里的东西了!” 说完把手一摊:“快点,东西拿来。” “什么东西?”厉绝挑眉。 “当然是明信片啊,陈旭说了,他在还我的书里放了明信片。” “没有!” 厉绝的脸瞬间黑沉了下来,下颌绷得紧紧的,表情近乎咬牙切齿了。 前座的秦卫偷偷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后座的两人,目光中透着惊奇。旋即又收回目光,佯装眼盲,继续专注地开车。 “厉绝,你卑鄙!你竟然偷看别人的东西!”沈如画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控诉着厉绝。 而厉绝却面无表情地说:“不是偷看,是光明正大的看,因为那张明信片是自己掉出来的。” 他说的也是事实,厉绝斜眼扫向她的脸,眯了眯精瞳:“怎么,你担心他写了什么不该写的内容,被我发现?” “呵,笑话!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那不就得了。” “重点不是这个!”沈如画气咻咻地瞪着他,小嘴噘了噘,“重点是……他到底写了什么?” “你很想知道?”厉绝的脸变得很黑。 “当然。”她一本正经地点头,“这是起码的礼貌,人家给我写了东西,我没看,以后要是说起来,我怎么跟他说?” “那你猜,他写了什么?” 厉绝高深莫测地一笑,全身透着一股低气压。 “我,我怎么知道……” 沈如画被他的阴笑吓得背上发麻,他这是生气了?脸上的表情一僵,她再不敢继续问下去了。 这天下午,厉绝没有离开,一直陪她画到傍晚,之后开车送她回深宅。 他好像还没有消气,沈如画拘谨很很:“那个,呃,厉绝,其实……唔,其实你可以不用送我回去……” 他冷笑一声,忽然接话道:“然后,好让别的小鲜肉送你回家?” 她满额黑线:“我不是这个意思!” “沈如画,我跟你说的事你倒是考虑得怎么样了?有那个功夫好奇其他男人给你的情书,不如先考虑考虑我提出的事!凡事也该有个先来后到吧?!” 厉绝的话,字字透着一股冷澈刺骨的寒意。 沈如画噎住:“……” 她就是再傻,也听出来他是在生气了,如果这时候她还傻到继续说下去,那就是脑子进了水。 好吧,她还是索性闭嘴吧。 沈如画撇了撇嘴,在心里默默地问候了厉家上上下下十八代。 ……………… 以为厉绝送她到家后就走,没想到他也跟着下了车。 看见沈如画投来的奇怪眼神,厉绝扬了扬好看的浓眉,漫不经心地道:“说好我当馒头的爸爸,我不来看看它怎么行?再说了,我还要兑现我和沈诺的承诺。” 他倒是借口多多,理由多多,沈如画无奈地瞪他一眼,却又不能催他走。 她领着厉绝进了宅子,吩咐小琪去准备些茶水和点心,刚坐下不久,江雪就从别院慢步走进来了。 她身着一袭碧青旗袍,如江南最绿的水,染得眼前一片碧波,连水上微风都似活的,迎面习习。 大老远就听见她在跟一名女佣说:“看看我新定制的旗袍怎么样,是不是很漂亮?过几天,我就可以穿上这套旗袍,跟着老沈一起去参加酒会了。” “太太,您穿上这套旗袍,比平时还要好看。” “那当然,这可是我专程找江南制衣的陈师傅定制的呢。” 江雪笑得又软又糯,却在走进来看见厉绝和沈如画后,声音戛然而止,随即敛了笑容,声音里多了几分讥诮。 “哟,厉先生,您这是专程来找如画的吗?” 厉绝优雅地转身,笑得少见的温文尔雅:“哪里,我是专程来看望沈先生的。” 微顿,他的目光落在江雪身上那套新定制而成的旗袍上,露出几分欣赏的目光,随后称赞道,“沈太太风姿卓越,不管去哪儿,定然都是最出彩的那一个。” 江雪眼前一亮,随后笑了,笑得人的骨头都快酥掉:“厉先生真是会说话,难怪天音那么崇拜你。” 话落,她又瞥了旁边一眼,“如画,你怎么还不去厨房准备茶水和糕点呢?” “我已经吩咐小琪去办了。” “我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呢?”江雪丢来一个嗔怪的眼神,声音又轻又柔,仿佛真的是在教导沈如画似的,“厉先生是多尊贵的客人啊,怎么能放心让小琪一个人去准备呢?怎么着也得你亲自去。” “……好吧。” 沈如画起身去厨房,背却悄悄僵直,不舒服极了,再看江雪,却是一脸少见的温柔,顿时心中恶寒,竟有些担心起来。 果然,她一走,江雪就跟厉绝打起小报告了。 “厉先生,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问。” 厉绝莞尔:“沈太太但说无妨。” “我看厉先生近段时间频频造访我们家,应该不单单只是跟老沈有生意来往这么简单吧?”江雪媚眼一挑,“厉先生,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我们家如画?” 厉绝并没有瞒下去的打算,于是坦坦荡荡地承认:“沈太太真是好眼力,厉绝就是想瞒也瞒不住了。” 得到厉绝亲口说出的答案,江雪不禁有些失望,心想自己的女儿天音果然是没戏了。 她怏怏地说道:“果然我没猜错,不过厉先生啊,如果你真的喜欢如画,那可得赶紧下手了,因为很多男生都很喜欢她呢。” 话到一半,江雪故意一顿,果然见到厉绝那双好看的浓眉微微地拧起来,她索性大着胆子继续了。 “就拿我们隔壁赵家的儿子来说,那简直喜欢如画得不得了啊,每天都一起进进出出的。哦对了,还有呢,如画从小到大,都会收到很多男生送的情书哦。哎,单说男人缘这一点,我们家天音真是比不上如画了。” 江雪看似一阵发自肺腑的感叹,实则不着痕迹地埋下恶种,无非就一个目的——让厉绝了解,沈如画身边围绕着不少男人。 厉绝拧紧的浓眉又渐渐舒展开来:“沈先生知道这事吗?” “他当然不知道了,毕竟他工作那么忙,纺织厂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他哪有时间理会这些事情。别说管孩子们的事情了,就是这个家,他也很少回来,也不知道到底在忙些什么。再说了,如画那孩子简直是个闷*骚货……” 像是故意,又像是无意,江雪说到这里,声音戛然而止。 旋即,像是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似的,江雪抱歉地看向厉绝。 “哎呀,实在是不好意思啊厉先生,您看我这嘴,一不小心就说多了。其实我的意思是,如画看上去虽然乖巧得体,但总是把心事藏在肚子里,不爱说出来的,所以没人知道她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要不然啊,我也好帮你打听打听,她到底喜欢谁。” 厉绝似乎并没有受到这些话的影响,面无表情地啜了一口茶水,而后道:“有几个异性朋友,也不是什么坏事。” 江雪夸张地张大了嘴:“厉先生,您不是喜欢如画吗?难道您一点都不介意?哎哟喂,您可真是个大度的人。” 厉绝脸色一沉,抬睫看向江雪的眼神鸷冷得令人发寒。 “多谢沈太太费心了,不过我厉绝的私事,向来不需要别人出谋划策。” 江雪瞥见厉绝扫来的冷厉眸光,不觉脊背一僵,顿时说不出一句话来了。 恰在这个时候,沈如画和小琪端来了茶水和点心,她倒好了茶水,说:“厉先生请慢用,刚才我已经跟我爸通过电话了,他一会儿就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