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亲都亲过了,还不习惯?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8章 亲都亲过了,还不习惯?

她并没有留下来陪厉绝多坐一坐的打算,所以趁着他和江雪聊天的时候,悄悄退了出去。 厉绝漫不经心地瞥了她一眼,原来阴沉的脸色,在看见她轻手轻脚鬼鬼祟祟的身影后,稍微缓和了一些。 真是个令人哭笑不得的丫头! 他淡笑着看向江雪:“不好意思,沈太太,我突然想起带来的东西落在车上了,一会儿就过来。” “好的,厉先生,请自便。” 厉绝微微颔首,出门后,却是拐弯跟去沈如画离开的方向。 江雪看着他疾步走远的背影,脸上浮现出一抹嫉妒的表情,近乎咬牙切齿地说: “明明就是去追沈如画了,还撒谎说东西落在车上。切——也不知道沈如画使了什么手段,让厉绝对她那么上心!哎,可怜了我们家天音的一副好容貌,什么好事都被沈如画给抢走了!” ……………… 沈如画刚走出不远,冷不丁地,听见后面传来男人兴师问罪的声音:“沈如画,你又要躲去哪里?” 她脚步一顿,回头讪讪地笑看着厉绝,心虚地道:“我哪有。” 厉绝自然是看穿了她,但她说没有,他也懒得戳穿,只是挑眉问她:“你不想知道,你的继母说了你什么吗?” 她微微一怔,而后小声嘟囔道:“不想。反正,不用猜也知道准没什么好话。” 原本就“男人缘”这个问题,厉绝还有些隐隐的吃味儿,但听见她这句话,反倒释怀了。 他淡淡地勾唇,径直上前牵住她的手,动作那么亲昵而自然,就好像这个举动对他们来说是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了。 “走吧,带我去看看馒头。”他说。 感到这点若有似无的亲昵,沈如画本能地用手指擦了擦鼻尖,心里其实并没有那么的抗拒,倒好像是越来越习惯他这种时不时的霸道举动了。 馒头被安置在后院佣人区,它睡觉的地方是一座木房子,大老远就敏感地听见了沈如画和厉绝的声音,立刻摇晃着尾巴出来了。 “汪汪——” 它欢喜地扑腾着,在厉绝和沈如画身边嗅来嗅去,一直就没有闲着。 厉绝打电话让秦卫把放在车后备箱里的零食带来了,都是馒头喜欢吃的,另外还带了些小玩意儿,也都是狗狗们喜欢的玩具。 沈如画就这么站在一棵树下,看厉绝逗馒头玩儿。 发现她在偷偷打量自己,厉绝侧过身来,静杵两秒后走向她,沈如画有些局促起来,本能地后退了一步。 “你干嘛?” 厉绝突然伸手将她脑袋上的一片枯叶摘下来,又擅了擅她的头发,眼眸黑的深不可测:“你有必要对我这么警戒吗?我看起来像是意图不轨?” 还不是因为你有前科! 沈如画心里腹诽着,可明面上不敢这么说。 她抿了抿唇,说道:“不是,只是不太习惯你靠这么近……” “亲都亲过了,还不习惯我的靠近?” 厉绝蜷起手指扣了扣她的额头:“别看看不行,碰碰也不行,你迟早会是我的女人,有合理的肢体接触很正常。” 她一怔,随即反应过来。 “等等!我还没有答应你……” “那你还参加我的生日趴,陪我一起吃饭,还送我一副画,甚至跟我有过好几次的亲密接触?”厉绝反问。 沈如画噤声,心想也对,其实她早就明白自己的心意了。 “沈如画。”厉绝忽然身后紧扣住她的后腰,将她的身子贴近自己,声音低沉而蛊惑,“难道我很差?” “不是。” 沈如画感觉自己的脸又热又痒,厉绝靠得太近,鼻尖都轻微地抵着她的鼻尖,彼此的呼吸听得很清楚。 “那你还矫情什么?”他问。 什么嘛,他倒质问起她来了…… 沈如画低头苦恼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冷不丁地脚边传来痒丝丝的感觉,原来是馒头,极有灵性地冲她汪汪叫了两声。 沈如画不防备它这突然的叫声,被吓了一大跳。 她下意识地回头,脸颊忽然划过什么东西,一台图就正好看见厉绝那细薄优雅、性*感迷人又罪恶十足的唇,只离她不到零点五厘米。 电光火石间,按在她后腰的那只大掌似乎用了点巧力,她本能地身子一僵。 下一秒,她的唇就主动亲到了厉绝。 要退后已经来不及了,但厉绝并没有深入,也没有退后,就只是这么任由她的唇紧贴着他的,一种别样的旖旎情愫渐渐在彼此心头泛滥…… 脑子里短暂失神后,沈如画终于反应过来。 正要发作,忽然眼角右下方出现一张稚嫩懵懂的小脸儿:“如画姐姐,厉叔叔,你们在干嘛?是在亲嘴嘴吗?” 两人微微一怔,不约而同地扭头,这才发现身旁多了一个沈诺。 “阿诺?!”沈如画惊呼,立即弹开站好,脸噌地一下子如火烧。 沈诺一下子兴奋起来:“哦,一定是亲嘴嘴,厉叔叔,上次你教我的就是这个是不是?嘻嘻嘻,如画姐姐,你的脸好红啊,好像猴子屁股。” “你才像猴子屁股呢!”越说越窘了,沈如画真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相较她的反应,厉绝就老练多了。 他淡定地回答:“沈诺,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有一种社交礼仪,是靠亲吻来表达的,譬如互相道晚安。当然了,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意外。” “是这样啊。” 沈诺点点头,但很快,脸上又浮现出好学多问的神采,“难怪晨曦说她的妈妈跟爸爸,经常晚上都在偷偷咬嘴,原来是在道晚安。” 沈如画嘴角一抽:“看情况啦,有的时候,大人之间的吻不是什么社交礼仪,有可能是因为他们相爱,相爱的两个人当然会接吻……哎呀,好了,你还不赶快回去做作业?” 越说下去,连沈如画都觉得难为情了。 天啊,现在的年轻夫妇都这么饥*渴吗?竟然一点儿不知道节制,完全不注意对孩子造成的影响,连她这个没谈恋爱没结婚没生过孩子的人都懂,他们怎么就不懂?! 被沈诺这么一打岔,厉绝的心情彻底好起来。 他强忍着笑意,问沈诺:“看样子,你好像已经追到那个叫洛晨曦的女孩儿了?” 沈诺脸上浮现出一抹腼腆的神色:“还不算啦,不过,现在我们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了。” “唔,不错,孺子可教也。”厉绝扬了扬眉,“不过,你还是得小心点,不能关系太好,要不然以后她只让你当兄弟姐妹或是好朋友,不让你当男朋友了。” “哦,是吗?那厉叔叔你可不可以教教我,该怎么做?” 厉绝欣然答应:“没问题,不过在这之前,是不是该先给我汇报一下,这段时间你的反省任务做得怎么样?” “好啊。”沈诺扬着小脸,很是自豪地说,“厉叔叔,你没来的这几天,我一直都有坚持每天做家务哦,爸爸还表扬我了呢。” 沈如画发现,沈诺在厉绝面前,话特别多,偏偏厉绝就是能唬住他,让他掏心掏肺地把所有心事儿都说出来。 虽然对厉绝这种开放式的教育方法感到很不齿,可转念想想,似乎这样对沈诺来说,也不是一件坏事。 之后,沈诺缠着厉绝教自己做作业。 厉绝欣然应允,沈如画担心他又教些不正经的,于是跟了去。 没想到,厉绝倒是真有几分当老师的架子,抱着沈诺,温柔地问:“说吧,哪道题不会做?” “喏,就是这道。” 厉绝拿起作业本看了一遍,又捞起数学书一翻,在某页看了两分钟,就拿起笔在草稿纸上刷刷写起来。 写完,他将纸和笔递给沈诺:“看看,这样对吗?” 沈诺皱眉看了一会儿,忽然睁大了眼,抬起头来崇拜地瞪向他:“厉叔叔,你好厉害啊,这么难的题,你一下子就做出来了!” “想知道我是怎么解题的吗?” “想!” “那好,我来告诉你解题步骤。” 还别说,越看厉绝,就越觉得有几分老师架子。 等到他教完了沈诺,出来时,沈如画忍不住悄悄地对他说:“真没想到,你还有当老师的料,现在他不但懂事了,会做家务了,就连学习主动性也比以前强多了。” 厉绝翘了翘嘴角,不以为然地扬眉: “这本来就不是什么难事,我只不过是先磨炼了一下他的个性,让他对我心服口服而已。他现在的这个年纪很关键,如果有好的教育,有正确的引导,以后一定会成长为一个有出息的人。” 沈如画点点头,忽然偏头看向他雕刻般的俊脸,歪着脑袋说:“你这么说,好像自己很有经验似的,是不是你小的时候也是个难搞的小孩儿啊?” 原本只是想要调侃一下他,没想到他很认真地回想了一下,“难搞说不上,不过倒确实是有过那么一段叛逆期。” 沈如画讶然,忽然有些好奇起来。 看他这个神情,难道他小时候经历过什么?如果只是因为个性叛逆,似乎他脸上的表情显得太沉重了。 正想问个究竟,忽然听见汽车引擎声由远及近地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