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不要让我等太久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9章 不要让我等太久

仔细一看,是父亲沈云道回来了。 “爸。”沈如画迎了上去,乖巧地从沈云道手上接过公文包。 厉绝远远地看着沈云道走来,精准地捕捉到他脸上的疲惫之色,大致猜出沈家的纺织厂似乎又碰上了什么麻烦。 但他并没有当着沈如画的面直问,而是微微颔首道:“沈先生,打扰了。” 沈云道含笑点头:“厉先生愿意来沈家做客,是我们的荣幸啊,哪来的什么打扰呢。对了,怎么不进去坐?” “刚陪沈诺做了一会儿家庭作业。” “厉先生真是难得啊,竟然这么关心阿诺。” 两人就站在门口寒暄着。 但即使是寒暄,也看得出来,沈云道对厉绝的态度,比起对赵晨枫要好了不知道多少倍,也难怪沈家上上下下对厉绝都尊如上宾了。 之后,厉绝跟着沈云道去了书房,也不知道两人谈些什么,这一谈就是二十多分钟。 吃过晚饭,沈云道又亲自送厉绝到了门口。 那个时候,江雪和沈天音也在场,两人眼中都是浓浓的嫉妒。 尤其是沈天音,当着佣人的面,就酸溜溜地说:“哟,如画妹妹,恭喜你啊,看来你已经把全C城最优秀的男人收入囊中了。快跟姐姐分享一下呗,我也好快点儿找个好男人。” 她倒是看得通透,原本自己在沈家的身份和地位就很尴尬,现在还想胜过沈如画,抢走厉绝,自然是难如登天。 就是她有这个心,但一考虑到自己的亲妈还要靠着沈家过日子,她就不敢踏出这一步了。 可以说,她是很识相地打消了对厉绝的念头。 沈如画听出沈天音的讥诮之意,但没有开腔,只是淡淡凝眉看着厉绝。 此时,厉绝和沈云道仍然谈笑风生,优雅从容,自在安然,似乎他本就是这屋子的主人之一,而非来此做客的。 他在泰然自若间向沈云道告别:“沈先生,时间不早,改日我再来拜访。” 沈云道点点头,驻足回首,看了沈如画一眼,又说:“对了,我的车出了点状况,被送去修理厂了,不知道可否麻烦厉先生,送一送如画上下学。” “爸,我可以自己……” 不等她把话说完,厉绝已经接过话道:“不麻烦,我乐意之至。” 沈云道满意地点点头,瞥向沈如画,给了她一个严肃的眼神,道:“那就先谢过厉先生了。如画,去送送厉先生!” 沈如画不觉眼睛抽筋,却又不能忤逆父亲的意思,只好乖乖地送厉绝到了车门边。 厉绝径直开了副驾驶的门,说:“上车,我还有话要说。” “不了吧,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是不可以明天再说的?” 她转身就要走,却倏地手腕一紧。 下一秒,她被直接拽进了车内。 沈如画大吃一惊:“厉绝,你要干什么?” “你说我要干什么?”厉绝反问。 他的神色多了几分邪魅,口吻也是轻佻的,他一边仍然紧紧地握住她的手,一边解开上衣领口,露出小半截性*感的胸膛来。 沈如画脸上发烫,终于反应过来,一把甩开他的手,转身就要跳下车。 只听见啪嗒一声响,厉绝直接将门锁关了。 她缓缓地转过头,不可思议地瞪向他。此时夜幕已降临,周围一切都是黑的,只有厉绝的一双黑眸格外明亮,幽深的潭底比平时还要墨黑。 他身体探过来,伸手轻抵住沈如画的一侧,低下头,和她的眼睛平视,“沈如画,你记住,我只给了你一周时间,不要让我等太久,听见了没有?” 他的嗓音低低的,很醇厚,像极了浓郁的久酿葡萄酒,虽然轻柔缓和,不疾不徐,却深深地敲打着她的耳膜,涤荡着她的心。 不要让我等太久…… 他的口吻,就好像他已经等不及了似的,他就这么着急知道答案吗? 心头,莫名地一阵阵悸动。 沈如画想说些什么,但离得实在太近,她无法开口。 厉绝那双黑眸中央的旋涡让她眩晕,他身上清冽的味道凶猛地侵袭着她的鼻息,似乎她每多呼吸一次,脑袋就更晕眩一次,连带着全身都开始发烫了。 “沈如画,你听清楚我的话了吗?嗯,回答我!” 他更凑近她,抵在她一侧的手挪了挪,拦在她的身后,迫使她不能再后退,而另一只手则轻捏住她的下巴,稍稍一用力,就逼她迎视向他的俊脸。 “再问你一次,沈如画,听清楚了吗?!”他垂眸,攫住她的眼睛,致使她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 沈如画只觉得心跳如鼓,一阵傻傻的点头如捣蒜,厉绝终于退开来。 “听清楚就好,给我在心里记清楚了。” 说完,他冷冷地嗤了一声,那只魔掌贴着她的脸、脖颈的曲线往下,轻轻地掠过她起伏不定的胸口。 沈如画猝不及防地被摸了一下,震惊的连个声音都没有。 厉绝却没有停下动作,看着她慢慢泛起红晕的脸,修长而有力的手真实而亲昵地罩在她的胸口上,隔着衣料,指尖抚触着他送她的那串项链。 感觉到了项链的存在,他满意地弯了下嘴角,又痴缠了一阵后,才缓缓收回手来,解开门锁。 见她傻傻地坐着,没有任何反应,厉绝眯眼问了一句:“门开了,还不走?” “哦!” 沈如画回过神来,飞快地跳下车,头也不回地飞奔回宅子里,脚步是凌乱的,脑子也是一片空白的,她的脸颊也是烫得像要烧起来。 而身后,迟迟听不到引擎启动的声音,不用脑袋想也知道厉绝还没走,还能清晰地感觉到从他身上投射而来的那股炙*热视线。 厉绝安静地坐在驾驶座上,一直到沈如画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野外,这才收回视线,取出一盒烟来。 点燃一根烟,他幽幽地吐着烟雾,如此重复了好几次,直到心头的那股躁火彻底浇灭后,这才迟迟发动引擎离去。 ……………… 相隔百米的一堵石墙外,一栋三层楼小洋房的阳台上,僵杵着一个年轻男子的身影。 赵晨枫已经在那里站了有一个多时辰了,所以,沈家发生的一切他都看了个真真切切。 诸如厉绝在后院里和沈如画喂食馒头,厉绝在沈家吃完晚饭,再到沈云道亲自送厉绝出门,最后是沈如画被厉绝拽入车内…… 一副副令人嫉妒到发狂的画面落入眼底,直叫心底满腔妒火越烧越旺。 他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沈如画了,之所以忍着不见她,是顾忌着沈云道,怕自己冒冒失失的找去,又惹来沈云道的斥责。 可他万万想不到,他只不过才几天不见她,厉绝就趁虚而入。 但最叫他气恼的是,沈如画竟然毫无反抗! 一想到她娇*嫩的手被别的男人拽着,看着她被拽进那辆豪车里,不知道被欺负成了什么样子,赵晨枫的脸就黑沉到扭曲。 一气之下,他拨通了一串电话号码。 这个号码是他花了不少功夫得来的,而号码的主人,也是目前唯一有可能帮他的人。 电话很快拨通,那头传来女人柔软娇婉的声音:“喂,你好,我是苏薇。” “苏小姐,你好,我是赵晨枫。”赵晨枫也不跟苏薇客套,径直报了自己的姓名。 苏薇吃了一惊,随即柳眉紧蹙,“是你?你怎么会有我的电话?” 她当即就冷了脸,正打算挂断电话,却听见赵晨枫说:“请苏小姐稍安勿躁,我只打扰你两分钟时间。” 忍了忍,苏薇耐着性子听他说下去。 赵晨枫开门见山地说:“苏小姐,都说您聪颖能干,是厉总身边不可或缺的女人,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厉氏,不出意料的话,你就是厉氏未来总裁夫人的最佳人选。我想,你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也付出了不少心血。但没想到,你倒是大方,任自己快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掉。” 赵晨枫的口吻不怎么好听,甚至有几分兴师问罪的意思,那意思,好像是在叱责苏薇没有把厉绝看好。 苏薇沉了脸,“赵晨枫,你算哪根葱,敢这么对我说话?!” 电话那头的赵晨枫冷哼了一声,呛声质问道:“苏小姐,你不想做厉氏的总裁夫人了?” 苏薇手有些轻颤,她有她的骄傲,怎能容忍一个小男生的轻视? 但,在没摸透赵晨枫这个人之前,她不想轻易亮出自己的底牌。 苏薇依然维持一份客套而公式化口吻,说:“赵晨枫,如果是公事,麻烦请你找我的助理预约;如果不是,那请就此打住,我还没这么闲,听一个小小的实习生发神经。” 说完,苏薇没有等赵晨枫的反应,直接就挂了电话。 手机刚刚拿离耳边,苏薇就直接将电话扔出去了,她可是结结实实地扔到了楼梯的实木台阶上。 咔嚓一声,话机四分五裂瞬间报废。 她咬着薄唇,一屁股坐在床上,恼恨地跺着脚,将厉绝骂了几十遍,最后说:“阿绝,我不会放手的,绝不!” 她重新找来一部手机,拨通了一串电话号码。 “喂,是我,我要你明天替我办件事……”冷冷道出指令,苏薇的黑眸里闪过一抹惊人冷冽的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