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7章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沈如画觉得父亲神色不对,最近他总是早出晚归,好像有事瞒着她,可每次她问起来,他总说没事,不用担心。 经过二楼拐角的时候,忽然听见两个佣人在小声议论。 “这个月先生又扣了我们工资,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会不会是生意亏了,所以扣我们的工资,以减少家庭开支啊?” “不会吧?那我们会不会被解雇?” 角落里,沈如画整个人呆掉。 怎么回事,家里情况这么困难,爸爸怎么不告诉她? 她第一个反应,是返身回书房去,刚刚推开一条门缝,就听见沈云道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不行,沈宅不能卖!应急也不行,那可是沈家祖祖辈辈留下的老房子,我就是再急也不会卖掉。最有效的办法,还是找到一个有实力的投资商与我们合作……” 沈如画脚步一顿。 天啊,已经艰难到要卖掉宅子的地步吗? 终于明白爸爸为什么看起来那么憔悴了,原来工厂遇上了麻烦。 她决定替爸爸减轻身上的担子,所以回到卧室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认识的学长学姐们打电话,希望可以找到打工的活。 第二天,她起来得很早,洗漱完毕,来到楼下。 远远地听见江雪训斥沈天音的声音:“天音,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沈天音,江雪和前夫的女儿,比沈如画大两岁,自从江雪嫁给父亲,沈天音也入了沈家的户籍,随了沈家的姓。 玩了一个通宵,沈天音表情恹恹的:“朋友聚会呗。” “你现在可是沈家的大小姐,得有点淑女样子,要不然又要被如画比下去了。” “妈,你又扯这些干嘛!”沈天音不耐烦地说,“困死了,我要上楼睡觉。” “不许睡!赶紧去洗澡,陪你爸吃早饭,瞧你这身臭的。” 沈天音刚拐过转角,就见到楼梯道上站着的沈如画,脸色瞬间垮了下来。 她从沈如画的身边绕过,表情阴测测的:“不准在爸面前胡说八道,听见没有?!” 沈如画瞥了她一眼,只说了一句:“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沈天音没讨到半点便宜,气得脸色发青,恰巧沈云道从主卧室里出来,她只好收了声,上了楼。 吃早饭的时候,电视机里正在播报早间新闻: “一家名为鎏金的艺术画廊因经营不善,于昨日倒闭,有知情人士称,店主于某倒卖假画多年,涉嫌销售伪劣商品罪,很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 沈如画握着筷子的手,愕然顿住。 “鎏金?” 江雪夸张地喊了一声。 “那不是于教授吗?如画,你在他那里学了好几年画,花了你爸不少钱啊。哎呀,要早知道这个于教授是这种人,就不该在他那里花掉那么多钱嘛。” “可不是嘛,我记得如画为了学油画,可是花掉爸很多的积蓄啊,那些油画布,油画棒,那么贵,啧啧啧,都够阿诺买好几件衣服了。妈,还好我没学画画,要不然你怎么担负得起。” 沈天音说话声倒是不大,轻轻柔柔的,但说出来的话,却分明带着讥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