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诱人的不是别的,而是她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70章 诱人的不是别的,而是她

晚上,沈如画洗完了澡,躺在床上和裴佩煲电话粥。 两人从吃这个问题开始闲聊,最后,话题自然没绕开沈如画最近生活中的男主角——厉绝。 “所以,你这是收到了堂堂厉氏总裁的告白了?”裴佩一声震耳欲聋的惊呼后,直切主题,“那你到底是答应他了?” 沈如画摸了摸鼻梁:“还没想好,他给我一周的考虑时间,这都已经过去三天了。” 裴佩脸上正敷着面膜,嘴里正嚼着沙嗲薯片,听见沈如画的话,差点儿没一口气喷出来: “这都还需要考虑?我的小姐,我的姑奶奶,跟你告白的男人可是厉绝啊,你以为是我们学校那些愣头青小子!” “就因为他是厉绝,才要仔细考虑啊。” “屁!有什么好考虑的!像他那样的男人,能放下身段跟你告白,那就是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 裴佩皱鼻摇头,用一副嫌弃的口吻吐槽道,“我先问你,抛开身份地位不说,你觉得厉绝这个人怎么样?” “这个,”沈如画想了想,很认真地说:“刚开始会觉得很可怕,霸道得让人很抗拒,不过接触多了,会觉得他这个人本质好像还不错。” “接触多了?”裴佩嗅出一点蛛丝马迹,“那跟我透露透露呗,你们都接触些什么了?有没有拉拉小手,亲亲小嘴,还是直奔主题XXOO了?” “去你的,我们才没有你这么龌龊呢!” 裴佩娇躯一震,陡地扯掉脸上的面膜,咋咋呼呼地道: “哎哟喂,都‘我们’了还说要考虑?我说你啊,沈如画,你就是矫情,你还不赶紧答应厉大总裁,小心他被别的女人给追跑了!” 虽然心里还十分的忐忑,但每每提起厉绝时,沈如画的嘴角都是带着笑意的。 仿佛感应到她的心意,裴佩鼓励道:“总之啊,你要是真的喜欢,就别矜持矫情了。还有啊,亲爱的,无论如何,我都站在你这边,支持你陪伴你,不离不弃。” 沈如画夸张地吸了吸鼻子:“谢谢你,裴佩。” “勇敢去爱吧,记得到时候和我分享恋爱经验。”裴佩突然很猥琐地笑了笑,“嘻嘻,最重要的是,如果恋爱顺利,别忘记照顾我爸的生意。” 沈如画:“……” 第二天一早,厉绝果然遵守承诺,亲自开车穿越大半个C城,来到沈宅接沈如画上学。 因为昨晚上和裴佩煲电话粥聊得太晚,她早上起来迟了,又因为厉绝亲自来接,她没怎么吃早饭就出来了。 经过一家小吃店,沈如画看见一位年轻妈妈正在喂五岁的女儿吃豆浆油条,此情此景,她若有所思。 还记得很小的时候,大概三岁多的年纪,妈妈还健在,她最喜欢领着沈如画去门口的这家小吃店吃早饭了,当又香又脆的油条沾上豆浆吃进嘴里后,那种嚼劲儿别提多美味…… 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仍然觉得,那是她在这个世上,吃过的最美味的东西。 “你没吃早饭?” 一道冷声打断了沈如画的神游。 “啊?” “你一直盯着那对母女手上拿着的豆浆油条,一看就是没吃早饭的样子,再不满足你的食欲,怕是我这车上都要沾上你的口水了。” 他缓缓将车停靠在了路边。 “走,下去吃早饭。”厉绝说完,已经打开车门下了车。 沈如画看看离上课时间还早,也确实饿了,索性跟着下了车。 他的安排看似很随性,可沈如画却感到自己受到了尊重和保护,本来因为想起母亲而有些惆怅的心,因为他这一句随意的话,竟感到了一点淡淡的甜。 她跟在他身后,往小吃店走去。 他原本就比她高了两个头,又生得一双大长腿,迈开的步伐自然是比平常人要大,他每走一步,她就得走上两三步。 她甚至还得靠小跑着赶上他的步伐。 但,他很快发现这一点,刻意地放慢了脚步,好让她跟上来。 等到她来到他身边,他这才配合着她的脚步往前走,刚刚好,是他可以用眼角余光看见她的范围。 并且,他还伸出手放在她的后腰处,并没有触碰,而只是这么放着,就好像随时准备着,万一她摔倒了他就能及时伸手扶住她的姿势。 这么一个极细微的举动,令沈如画不自觉地心驰摇曳起来。 两人没走几步就进了小吃店,厉绝挑了一个安静的位置坐下,点了油条和豆浆,还要了两碗粥,以及几碟配菜。 这里的豆浆油条可是出了名的好吃,比别家要贵上两三倍,就连豆浆都要分冰的、热的、咸的、甜的等等好几种…… 沈如画是真的饿了,一开始还纠结于自己的吃相,可当服务员将油条豆浆摆上桌后,她就顾不得这么多了。 她先用筷子夹了一根油条,使用小时候最喜欢的吃法,将油条放入豆浆里浸泡个四五秒后,再取出来一点点吃掉。 第一口吃进去,顿时入口即化,果然味道好极了。 她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最后干脆不用筷子,用手直接吃上了。 沈如画吃得专注,都没怎么注意到厉绝的存在,而厉绝也乐于就这么坐着看她吃,就好像欣赏一幅画似的,紧紧地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 她吃得很忘我,鲜红的小嘴微微启开,露出两排编贝一样的小齿,轻咬了一口油条,嘴角不小心还沾上了豆浆的汁液。 她一边吃,一边不停用纸巾擦拭嘴角的汤水,时而卷翘迷人的睫毛会轻轻颤抖一下,眼睑也跟着扑闪扑闪地,实在是很养眼。 看她吃得这么香,厉绝都禁不住吞了下口水。 只不过对他来说,诱*人的不是豆浆油条,而是她。 “美女,麻烦你帮个忙,能不能请你帮忙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这是我们店长下达给我们每位店员的任务,拜托你了。” 一个年轻的男声蓦然揷入,打断了厉绝的观赏,也打断了沈如画的进食。 她放下手里咬了一半的油条,抽出一张纸巾快速地擦拭了一下嘴,抬头看向来人。 那是一个打扮时尚的男生,白衬衫,深色休闲裤,大概二十岁左右的年纪,头发染成了栗色,很有点韩范儿的味道,穿着小吃店服务生的统一制服,长相也很俊俏。 男生热情地介绍道:“只要你关注,你就可以立刻成为我们店的会员,以后凡是来我们店消费满五十元,就能享受九折优惠。哦对了,你还可以享受外卖服务呢。” 一听说还能外卖,沈如画就来了兴致:“可以外卖吗?满多少钱可以外送啊?” “满十二元就行,不超出方圆一里的路程,我们都送。” 沈如画想着以后不用出门都能吃到这家店送的外卖早餐,心里高兴极了,立马掏出手机关注了对方的微信。 之后,就小吃店里新出的菜品,沈如画和那个男生又聊了一会儿。 旁边的厉绝,此时脸色不怎么好看了,在C城,他权势滔天,常常都是话题的中心人物,多少媒体记者都争相恐后的报道他,可在这个小吃店,却是没人认识他。 这么被人无视,他倒还是头一次。 偏偏他又找不到合适的话题揷入,只能干巴巴地看着沈如画和那个男生互动,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黑沉。 之后倒是沈如画有自觉,知道早上时间紧,她还要急着赶去学校上课。 待男生一走,厉绝撇头瞄了沈如画一眼,眼神冷冷地问:“饱了?” 沈如画忙“嗯”了一声,厉绝满意地点头,然后慢条斯理地抽出一张湿纸巾来,抬手替她擦拭小嘴儿。 他擦得很仔细,动作极慢,仿佛对待的不是她的脸,而是一尊极易碰碎的瓷器。 擦完了她的小嘴儿,又折起来,换一面擦拭她的两只手,依然是极慢极柔的动作,将她十根葱葱手指擦得干干净净。 沈如画的脸蛋儿不受控制地羞红了,她还是没办法适应这样的亲昵。 她想抽回手来,他却不让,凌厉地抬睫瞪了她一眼,她只好放弃挣扎,任由他握住自己的葱葱十指。 待他把她的手放开,她立马像是逃跑一样,站起身,飞快地说了一声:“我先出去了!” 然后急急匆匆地走了出去,生怕别人看见他们俩很亲热似的。 不过厉绝并没有让她逃离自己太久的时间,付完了帐,他就跟着走出来,待她坐上车扣好了安全带,他忽然伸手揽住了她的小腰。 沈如画吓了一跳,倏地回头去看他。 此时,厉绝的那双眼睛很深,很沉,很黝黑,里面隐约流动着黑色的东西,她看得不是很清楚,莫名地心里一缩。 然后,就见他抬起另一只手,轻捏住了她的下颌。 她防备地往后退了一步,却没能避开他的手指,他幽深的黑眸紧紧锁住她的小嘴儿,嘶哑着嗓音问道:“刚才聊得可开心?” 口吻,是明显的酸味儿! 沈如画眨了眨眼,随即一阵猛摇头。 他眯着一双精瞳,黑瞳里的墨色泛得更深,又说:“不开心?不开心,你还笑得那么欢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