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发挥一下表哥的影响力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71章 发挥一下表哥的影响力

她哪有?! 下颌被他捏得有些疼,她皱着眉撇开,却又被他捏住,好像好奇宝宝一样,刨根究底地问:“喜欢他那样的?” 他?指谁啊? 沈如画脑子里转了很久,才终于想明白,厉绝说的这个‘他’,应该指的是刚才在小吃店里跟她搭腔的那个服务生! 还没来得及解释,就有听见厉绝酸溜溜地说:“就你这张小嘴儿,笑起来这么迷人,也难怪那么容易就勾住了男人的魂儿。” 什么跟什么啊! 沈如画有些生气了,忿忿地扭头瞪向她,却忽然发现一张俊脸在骤然间放大,下一秒,他猛然地低下头来,重重地吻上了她的唇。 很用力,像是惩罚性地吮着她唇。 她又急又羞又怕,车子就停在路边了,周围都是路过的上班族,他竟然就……混蛋厉绝,简直太过分了! 沈如画急得不得了,拼命用手去抵住他结实的胸膛,可厉绝对她的推拒置之不理,肆意地将心里的不愉快发泄出来。 他承认他是吃醋了,心里堵得慌,所以才要好好惩罚惩罚她一下。 可渐渐地,味道就变了,惩罚不是惩罚,变成了浓烈痴缠的温存,他搂着她的纤腰舍不得放,手感那么美好,他只想继续下去…… 如果不是因为有交警走来敲了敲车窗,恐怕他真是要不分场合,不分时机任意为之了。 叩*叩*叩—— 见车里的人还没有动静,交警又敲了两下车窗。 沈如画惊觉外面有人,羞得脸色通红,她猛地将厉绝推开,赶紧整理自己的衣服。 厉绝用大拇指指腹轻擦了下自己的唇,那份柔软滑腻的滋味还没完全消退,感觉特别好,就不自觉地舔了舔。 然后,这才放下了车窗。 交警探头看了看里面的沈如画,发现她一副学生打扮,脸色潮红,眼神躲闪,好像是刚刚被欺负过的样子,不禁有些担心。 “姑娘,你没事吧?” “……我没事。” “真的吗?有什么事可以找我们警方寻求保护。”交警表示怀疑,又往里探了探头。 “……我真的没事。”沈如画脸色尴尬极了,也不想多惹麻烦,就赶紧说,“谢谢您了,厉绝,赶紧开车吧,我快迟到了。” 见她能叫出厉绝的名字,交警这才信了,放两人离开。 沈如画轻呼了一口气,转过头,狠狠地剜向身旁的罪魁祸首,控诉道:“你太过分了!” “我怎么过分了?”厉绝不以为意地扬眉。 “我,我还没答应跟你交往呢,你,你怎么就,就……”亲上了?! 她忿忿地瞪着厉绝。 厉绝斜睨了她一眼:“谁让你在外面招蜂引蝶。” “我哪有!” 厉绝嗤了一声:“你是没有,你要是真有,估计整天围在你身边的男人就不止这些了。” 沈如画也恼了,哪有像他这样不讲道理的? “反正我不管,在我不愿意、不允许的情况下,你不许靠近我,不准碰我,否则我会把你对我所做的一切,都看成是耍牛氓!” “……” 看她是真的生气了,厉绝也开始自我反省。 刚才好像的确是他反应太激烈了点,也罢,已经等了这么几天了,只要再等几天,便是一周之约,到时候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约束她了。 至于,她给出的答案嘛…… 厉绝弯了弯嘴角,露出一个笃定的笑容来。 她要是不答应,他有的是办法让她点头! 半个小时后,保时捷稳稳当当地停在了C大美术学院教学楼外。 沈如画看了看窗外熙熙攘攘的人流,摇着头扯了扯厉绝的手臂:“不行,不能把车停在这里,还是去后门吧,后门肯定没什么人在。” “我有这么见不得人?”他冷着脸问。 沈如画撇了撇嘴:“我只是觉得,让同学们看到了不好,太招摇了。” 如果被人误会她是傍大款,以后在学校,肯定是会被同学们孤立的。记得之前有个同班同学就是这个情况,后来那个女同学不得不搬出学校宿舍了。 虽然她和厉绝并没有怎样,但人言可畏,不得不防。 拿她没办法,厉绝只好将车开到附近一个毫不起眼的角落里,沈如画刚准备推门下车,忽然瞥见一道熟悉的身影。 糟糕,又是陈旭! 之前不是已经跟他表过态了吗?他怎么还不死心? 厉绝顺着她的视线看去,也瞥见了陈旭的身影,短暂的几秒后他认出了那就是给沈如画投情书的男生,顿时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沈如画立刻感觉到从身侧传来的一股凉气,扭头看去一看,发现厉绝正看着她,目光带着审视的意味,顿时大气都不敢出。 厉绝瞥了她一眼,说:“你先等着,我下去。” 他下去?下去做什么? 忽然一个激灵,沈如画暗道一声不妙,可还来不及阻止,厉绝已经开了车门下去了,她只好在车里等着。 之后她有点烦躁和不安,说不出具体原因,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厉绝的眼睛很厉害,似乎可以看透她的一切。 她坐在车上,这个角度正好能避开他们俩的视线,而她却可以透过车窗看见他们的一举一动。 也不知道厉绝跟陈旭说了些什么,他神色怔忪了一下,之后恹恹的垂下头,几秒后竟然转身离开了,只是那身影看起来十分落寞。 待陈旭一走,厉绝就步伐轻松地回来了。 沈如画收回错愕的眼神,迫不及待地问:“你跟他说什么了?” “没什么,只不过是发挥了一下身为‘表哥’的影响力。”他的声音低沉清晰,十分有存在感,最后几个字还带着几分戏谑的味道。 沈如画的脸一阵阵火剌,知道他是在讽刺自己,上次在陈旭面前,撒谎说厉绝是她表哥的事情…… “好了,现在周围已经没什么人,你可以下去了。”厉绝提醒道。 “哦。” 她正要解开安全带的时候,忽然厉绝伸过手,亲自帮她解开,随着咔哒一声,他抬起脸,一手按住她的肩膀,手掌扣住她的肩头。 “沈如画,我又帮你解决了一个麻烦,你不觉得,你实在是欠我太多了?” “呃……大不了,我以后还你。”她缩了缩脖子。 厉绝眼里的情绪顺利地退下去了一点,手掌松开她的肩头,食指沿着她长发的缝隙而入,亲昵地贴着她的脖颈,说:“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沈如画脸色一红。 为什么她觉得,他好像话中有话? “不行,我得走了,再不走肯定要迟到了。”她红着脸别开视线。 探头看了看教学楼周围,发现没人,她像做贼一样,飞快地说了一声,“我下车了,谢谢你送我来学校。” 说完就要跳下车,却倏地感到手腕一紧。 “怎么了?”她回头看向厉绝。 他问:“下午几点放学?” “今天下午全校都没课,老师们要集中学习。” “那你等着我电话,中午我来接你。” 厉绝说完,并没有放手,而是顿了足足五秒之久,仿佛思考什么重大决策似的,最后一刻才说,“我答应你,以后在你不愿意、不允许的情况下,我不近你的身,也不会碰你。” “……哦。” 干嘛突然这么认真嘛,害她好一阵心跳加速。 沈如画羞红了脸,飞快地推开门跳下车,又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奔进了教学楼。 厉绝目光灼*灼地盯着她娇小的身影闪进了教学楼,觉得忍俊不禁,嘴角不自觉地溢出一抹笑容来。 刚转头准备发动引擎,忽然眼角瞥见一抹鬼鬼祟祟十分可疑的身影。 并不是陈旭,而是一个陌生男子,头戴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在学校这种单纯的地方打扮成这副模样,显然很少见。 厉绝以为那人是八卦记者,是专门跟踪他而来的,但仔细一看,发现那个男人并没有带相机。 难道,他的目标其实是沈如画? 厉绝眯了眯黑眸,脑海里开始迅速运转着思索对策,但没想到,那男人突然在这时候转身离开,并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 怎么回事,莫非是他多疑了? 厉绝松开不自觉握紧的手,长长吁了一口气,过了好一会儿,没发现任何可疑之处后,才发动引擎离开。 中午十二点十分,下了课后,沈如画和裴佩一同下了教学楼,发现陈旭果然不在门口。心想太好了,终于不用再烦恼该如何拒绝他的追求了。 才刚走出教学楼不远,衣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是厉绝打来的。 “在哪儿?” 言简意赅,一听就知道是厉绝。 沈如画这才想起来,早上他叮嘱过,中午会过来接她的,她竟然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刚下课,那个怎么办,我约了裴佩吃午饭,要不你别过来了吧?待会儿我吃完饭,就直接去湖边别墅。” 事实上,厉绝打电话来也是要告诉她,公司临时有事,他来不了了。 沈如画巴不得如此,她正好可以和裴佩来个闺蜜下午茶,于是挂了电话,挽上裴佩的胳膊,直接去了附近的一家小餐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