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如画遭遇绑架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72章 如画遭遇绑架

沈如画和裴佩吃过了午饭,又坐着聊了一会儿,话题无非还是些女儿家的事情,之后她与裴佩分开,准备去湖边别墅画画了。 下午空余的时间尚早,她打算多画几个小时,把最后一幅画完成,这份兼职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沿着街边小路一直往前,她慢慢悠悠地走着,想到厉绝今早上那些霸道的举动,她的心抑制不住地飞扬起来。 她所处的位置离湖边别墅并不远,走路也就十多分钟,于是操了一条小路往目的地走去。 拐过一个转角,忽然听见身后隐约传来有人跑动的声音,并且那脚步声是冲着她来的,沈如画刚想回头看看究竟,突然一只古铜色的大掌伸了过来。 之后,那只大掌在她的眼前瞬间一晃,即刻捂住了她的嘴。 “唔——”沈如画瞪大了双眼! 但她还没来得及反应,下一秒一个有力的胳膊就圈住了她的腰,将她往深巷里一带,就被带进了一间小黑屋。 凭直觉,捂住她嘴的是一个高大的男人,但周围太黑了,那个男人又是背着光的,她根本就看不清那人的长相,只知道对方戴了一顶鸭舌帽,帽檐压得极低。 她第一个反应,就是竭力挣扎,只是所有的抗议在这个高大的男人面前都微弱得可怜。 她娇小的身躯,轻易地就纳入了对方的怀里,那男子一手搂着她,一手毫不怜惜地紧紧捂住她的嘴,致使她想要发出声音来,都没机会。 很少有人会来这个幽深的小巷,所以,沈如画所遭遇的事情,根本没人发现。 男子有些粗鲁地将沈如画压在了白色的墙壁上,沈如画不曾防备,后脑勺被撞得生疼,唔唔直哼,瞪大了眼,惊恐万状地瞪视着眼前的男子。 从这个角度,男子的侧脸终于曝光在光线下,能看得出来,对方也就二十多岁,五官并不清晰,但依稀可以看见他有一个鹰钩鼻,嘴唇削薄,表情狠厉,有些可怕。 而男子也看清了沈如画的长相,虽然雇佣他的人给了他一张照片,他就是根据照片锁定沈如画这个目标的。 但,他没想到,近看后的沈如画,竟然有这样一张美丽的脸蛋儿。 仿佛豆腐一般水嫩的脸,脖子白皙得仿佛莲藕一般,幽幽地生着香,他发现她脖子下面的美背,白的一如她的脸,妖一般的嫩! 难怪有人想要教训她,原来是生了一张这么美丽的脸蛋儿,活脱脱一个清新脱俗的小妖精啊! 这样的女人,怎不叫男人丢魂,怎么不叫女人心生嫉妒呢? 还有她的眼睛,明明是透着恐惧的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却显得更加狭长而妖娆,往上是一双青烟色的柳眉,啧啧啧,真是令人惊艳啊。 不,说是惊艳,都不足以形容她的美,这样的女孩儿就该是被放在家里狠狠蹂*躏的。 男子掩在鸭舌帽下的唇瓣微微一翘,低魅地笑了一声,虽然是笑,可那一双狭长的眸子却透露出兽性的凶残。 听见他口中逸出的笑声,沈如画心里莫名地一颤,下意识地就要张嘴呐喊求救。 却被男子精准地捕捉到意图,他冷冷地警告道:“不想我现在就强*暴你,就给我老实点!” 沈如画没这么傻,任由他宰割,这地方连个人影都没有,她要是不喊,被他活埋了都没人知道。 她害怕极了,身子因为恐惧而剧烈的瑟瑟发抖,甚至连上下牙齿也因为害怕而碰撞出不自觉的“呜呜呜”声。 但她心里还有一点理智,小心翼翼地,一动不敢动,试图寻找机会逃跑。 “哼唧什么?还没把你怎么样呢,你就这幅样子了?!”男子显然不耐烦了,抬手,一抹银白出现在手上。 看清那东西,沈如画的呼吸有那么一秒的暂停,她的脸色也在瞬间变为煞白了。 原来,在她眼前出现的,竟然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瞬时,电视剧里那些‘先奸后杀’‘杀人抛尸’等等恐怖的画面便充斥在脑袋里…… “看见这东西了吧?不是傻子的话,你应该明白,你是逃不掉的!所以给我乖点儿,要是你敢喊,我马上杀了你。相信我,我的手艺很好,一到就可以直接刺中人的心脏。” 说着,他手持冰冷的匕首,压在她的心脏处,凶狠的眸光虎视眈眈地锁住她的眼睛。 沈如画彻底呆住了,大气都不敢出一下,更不敢动,生怕自己稍稍一动,就惹他不高兴,就一刀解决了她的性命。 在高度紧张和极大恐惧两种情绪的剧烈交织下,她脑子一阵充血,竟然抵不住这两股情绪的冲击,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喂,起来!少给我装,起来!听见没有?!” 以为她是装晕,男子猛拍了拍她的脸,但她嫩白莹洁的脸蛋儿被拍得发红了,她都始终没有醒来,男子这才意识到不对劲了。 “妈的,真晕了?怎么这么不经吓?麻痹的,真他妈的麻烦!” 皱了皱眉,男子决定先带她离开这片闹市区,虽然这个小巷没什么人,但万一有人来怎么办。 思及此,男子弯下腰来,准备将她扛在肩上离开。 就在这时,她包包里的手机响起来,在她被扛起时,手机从包包里滑了出来。 啪嗒一声,手机应声落地,正好摔在男子脚边,随即屏幕黑掉,已经自动关机了。 男子皱了皱眉,随即捡起手机,又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小巷。 电话另一端,厉绝将电话拿离耳边,蹙了蹙眉,两秒后又重新给沈如画打过去,没想到这一次电话里干脆传来“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的提示音。 搞什么?竟然关机了?难道是跟闺蜜聊得太开心,嫌他打扰到她了?但貌似不像,她还没这个胆子,也没有这个坏习惯。 一双浓眉深深地蹙起,敏锐的厉绝隐隐觉察出了不寻常,他马上打电话给秦卫,让他查到了裴佩的电话号码。 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拨打给裴佩,得知十分钟前裴佩就和沈如画分开了,他顿时觉察到了危机。 “秦卫,马上让阿标去查一查沈如画的行踪,务必在一个小时内找到她,快!” ……………… 在某处荒野,沈如画从黑沉睡乡中悄然醒转。 四周黑漆漆的,且那么陌生,她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并动了动身子。 这一动,就感觉到自己是躺在一处硬木板上,两只手被绳索缠绕着,双腿和脚踝也被绑着,无法动弹,而且张嘴不得,因为嘴上被人打了封条。 轰—— 沈如画意识到一个可怕的事实——她被绑架了! 对!就在之前,有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出现在她身后,并将她拽入了黑巷内,后来不知道怎的她就晕了过去,再后来…… 沈如画不禁打了个一个激灵,下意识地检查自己的身体,发现衣物还在,她稍稍松了一口气。 但,现状不容乐观,那个男人是谁?又为什么要绑了她?难道,真是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她遭遇了变*态杀人魔? 心口一阵恐慌,就在这时,屋外忽然有脚步声响起,越来越近。 她脑子飞快地转了转,决定继续装晕。 刚闭上眼睛,就有人开了门锁进来了,那人走上前来,用手探了探她的呼吸:“搞什么,还不醒?” 听声音,就是之前那个戴鸭舌帽的男人无疑。 接着,她的肩头被男人猛地推了推:“喂!醒醒!不醒是吧?跟我装晕是吧?哼,老子去拿碗水来试试就知道你到底是不是装晕了!” 被摇得头昏脑涨的沈如画听到这句话时,不得不假装醒来,微微睁开了双眼,骤然见到俯在眼前的男人的一张脸,她吓了一大跳。 之前在深巷里,光线太暗,所以没看清男人的脸,但此时,他已经开了灯,完全曝光在灯光下,沈如画一眼瞥见了男人左脸上的一道疤! 那道疤痕刚好从男子额头左侧,一直拉伸到左耳处,狰狞丑陋得很,难怪他一直戴着鸭舌帽。 沈如画本能地后退了一步,惊慌极了。 “哼,就知道你早就醒了。”男子冷哼了一声,对于沈如画的反应,倒是习以为常的样子。 他伸手取下了沈如画嘴上的封条,窒息感松弛散去,她深深呼出口气。 待呼吸顺畅了,她立刻求救:“救命啊,来人啊,有人绑架了!快来人啊!” 男人不但不阻止她,还优哉游哉地看着她大口大口喘息的样子,冷哼道: “这地方离市区偏远得很,你就尽管大喊大叫吧,等你喊到嗓子哑了,也不会有人来救你!” 什么?离市区很远? 沈如画心底一沉,那她该怎么办?不行,她得想办法逃出去! 她强自镇定下来,努力盘算着该如何自救。 这个男人既然要绑她,定然是有某种目的,可她跟他素未谋面,她又是个学生妹,他有什么可图的?如果单纯是为了色,她哪有机会活到现在? 思及此,沈如画不禁凝眉道:“这位大哥,不管你因为什么原因把我绑来,请告诉我你的目的,也好让我死个明明白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