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你注定就是他的陪葬品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73章 你注定就是他的陪葬品

“想死个明白?” 男子咧了咧嘴,从衣兜里掏出一支烟和打火机,点燃后,他不疾不徐地吸了一口烟,又缓缓吐出一圈烟雾后,这才说道:“那得问问你自己。” “问我?” “有人雇我教训教训你,报酬丰厚。” 男子干脆说个明白,吐了吐口中的烟圈,走上前蹲在沈如画的身前,捏住她的下颌细细摩挲了一下,嘴角一斜,露出几分邪气。 “一开始我也不明白,像你这样的学生妹会跟人结下多大的仇恨,不过看见你这张脸,我大概明白她的心思了。呵呵,原来是因为嫉妒。” 沈如画心中一凝,猜测男子口中说的人应该是个女人,她浑身发冷地看向他:“雇你的人是谁?她想要你做什么?!” “这个嘛——” 男子懒洋洋地抬起眼睫,戏谑地道,“她是谁你不必知道,不过,她想要教训教训你,说你活该被人压在身下蹂*躏。也是,就你这个脸蛋儿,这副好身材,确实是个红颜祸水。” 男子啧啧了两声,用手背轻抚着她脸上的柔滑:“你也别怪谁,要怪就怪你自己,谁让你这么倒霉,生了这么一副招人妒忌的脸蛋儿呢,我不过是拿钱做事罢了。” 沈如画怔怔地瞪着他,心头惶恐极了。 到底是谁?谁会对她有这么大的怨恨,竟然想到雇人绑了她,她不过是一个单纯的学生妹而已,平时生活简单又朴实,到底招谁惹谁了? 此时,男子的眼底流露出贪婪的神色,他看她的目光,好像她身上没有穿衣服一样。不难猜出,他在打什么鬼主意…… 顿时,沈如画的一颗心,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 因为实在是太害怕了,她颤抖的也越发厉害,粉嫩的唇瓣也跟着轻轻颤抖了起来,好像两朵低低哭泣的雨夜花,楚楚可怜,且动人极了。 殊不知,恰是如此柔弱的她,更激起了男人的欲*望。 他甚至开始幻想,要是把这样一个柔弱如水的女人压在身下,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滋味,一定是销*魂极了吧。 察觉到他眼底流露出来的可怕兽性,沈如画下意识地往后躲,可男人将她拽得紧紧的,并伸手紧紧地扣住她的肩头,另一只手则牢牢地掐住她的下颌。 “啧啧,还别说,你当真是天生的尤物,模样标致,皮肤这么嫩,这么水,摸着这么滑,身段又生的这么好,我看了都忍不住了,很想知道你被我压在身下满脸春*潮的模样会是怎样。”男人啧啧的赞叹,言语不堪入耳。 他光是想想,就能这么兴奋,要真是做起来,滋味不知道多爽…… “你,你不要乱来!我警告你,你要是真的那么对我,你一定会死的很难看!”沈如画抖着唇问。 她害怕极了,双手双脚都被束缚着,除了用嘴皮子逞强,也别无他法。 此时此刻,沈如画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厉绝。 在C城,他可是个响当当的大人物,可以说没有人不认识堂堂厉氏总裁,报出他的名字,应该多多少少是有些震慑力的吧。 沈如画这样想着,就脱口而出了。 “我告诉你,你最好是立刻放了我,否则被厉绝逮到的话,他不会放过你的!” “厉绝?!” 男子的脸上果然起了变化,他的脸上闪过的神色很复杂,先是怔忪,继而是森冷阴鸷,然后慢慢龟裂,直至最后变得狰狞。 他阴鸷的眸光盯着她,问:“你跟厉绝是什么关系?” 以为自己的话已经起了震慑作用,沈如画动了动脑子,说:“他……是我的未婚夫!” 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那一刻,沈如画就这么说出了口,她期望借由这个理由能吓退眼前意图不轨的男子。 但没想到,当听到她的话后,男子不但没有退开,反而大笑出声:“哈哈哈哈哈——” 他的笑声是那么的诡异,那么的鬼魅,直叫人脊背发凉。 “你,你笑什么?”沈如画瑟瑟地问。 男子笑得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猖狂张扬的笑声在空旷的旧仓库里发出一阵阵的回声,骇人极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我正愁找不到机会报复厉绝,没想到这个节骨眼儿上,却让我逮到了你,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老天爷果然还是眷顾我的啊,哈哈哈哈——” 男人的笑声充斥整个铁皮屋,沈如画惧怕极了,也隐约觉察出不对劲。 这个人认识厉绝无疑,可为什么他不感到害怕,反而还说要报复厉绝呢?难道他跟厉绝之间有什么过节? 还来不及多想,男子在她猝不及防时,骤然伸手拽住了她的手臂。 “女人,自认倒霉吧,既然你是厉绝的未婚妻,那你注定就是他的陪葬品!不过在这之前,我得好好折磨折磨你,让你死得更有价值!哈哈哈哈——” 男子笑得不怀好意,沈如画的心急跳了起来,几乎要从胸腔内跳出来了。 “大,大哥,你……能不能放过我,如果你真的和厉绝有什么过节,不如告诉我,我可以帮你传话,或是帮你说服厉绝,让他给你道歉,给你赔不是,再不济还可以给你赔钱,你看行不行?” 沈如画除了求饶,实在是想不出别的办法了,如果可以,她希望自己死的痛快,而不是被这个男人羞辱致死。 但,男子根本不把她的求饶放在眼里,色眯眯的目光巡梭着她的身体。 “女人,你要是伺候好了我,说不定我会改变主意放了你。”说着,男子又掐了一把沈如画的纤腰。 不祥的预感,像是锥子一样深深地扎向了她的脑子,有那么一刻,她觉得,自己一定是跑不掉了…… 早知道会遭遇这种事,她应该早早接受厉绝的表白,她甚至还没来得及告诉他答案,就…… 万般无奈和恼恨充斥心间,痛苦挣扎中,她忽然感觉到腰下一凉。 原来,男子那只握在她肩头的魔爪开始放肆的往下游移,停留在她的腰上,只差一点,便能碰到她的臀。 “啊——你放开我!滚开!”她慌乱极了,一脚踹开男子。 “妈的!敢踹老子,你是不想活了是不是?妈的!”男子骂骂咧咧着,扬起一巴掌就扇向沈如画。 啪—— 一声脆响过后,沈如画只觉得大脑嗡嗡作响,一只耳朵像是聋掉了一般,随即半张脸都是火*辣辣的刺痛。 男子忿忿地盯着沈如画那张精雕细琢的小脸,心情不由激荡:既然她是厉绝的未婚妻,要是糟蹋了她,就是对厉绝最大的报复! 思及此,他深吸一口气,说道:“美人儿,反正今天你是怎样都跑不掉了,就乖乖挨着吧。你要是顺着我了,我还能让你舒服点,反正迟早你这身子也是要给男人享用的,跟谁不是跟呢。” 沈如画抿了抿唇,心里一沉。 即使现在否认自己不是厉绝的未婚妻,也是于事无补。 这个男人就是个变*态,被利益和仇恨蒙蔽了心智,已经丧心病狂了,不管她和厉绝是什么关系,他都会逮住她发*泄一通的。 现在她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尽可能地拖住他,说不定会等到有人来救她…… 她强压下心头的慌乱和恐惧,说道:“就凭你也想报复厉绝?你确定毁了我就能报复厉绝?你当厉绝是一般的男人吗?他可是厉氏总裁,像他那种人最要面子了,就算我毁了,他也不会在乎的。我看啊,你倒不如在这之前,干脆给他打个电话,让他亲自过来,这样你再报复他也不迟。欸,别跟我说你不敢给他打电话哦,我看啊,你其实就是怕他,要不然你找我这个女人发*泄什么?!” 沈如画的意图很简单,想激怒他,打乱他的计划,说不定她还有机会逃出去。 男子的脸色果然在一瞬间黑了下来,沈如画戳中了他的痛处,这么多年他一直没办法报仇,无非就是因为他没本事,连靠近厉绝的机会都没有。 就拿上次来说,眼看着就快成功了,可厉绝临时离开,害他前功尽弃,还不得不因此到处藏匿踪迹。 如此一年复一年的,眼看着厉绝的事业发展得如日中天,而他自己,却是一无是处,更别提替父亲报仇…… 越想越气,他突然恼怒地站起来,跨上前撕扯沈如画的衣服:“臭丫头!老子的事情,还用不着你来指手画脚!” “啊,你放开!放开我!”沈如画手臂胡乱挥舞着,阻止他来撕扯自己的衣服。 “啪——” 男子突然伸手毫不留情的扇了她一巴掌,把她的脸硬生生的打偏了过去,就连之前梳理得整齐的发髻也都松散开来,盖在脸上,挡住了鲜红的巴掌印。 “妈的贱货,你就是不想让我上你是不是?少跟老子耍花样,我就让你看看你怎么在我身下呻*吟的!我不光要听,老子还要拍下来,回头寄给厉绝看看!就是这种报复的味道才够爽,哈哈哈哈——” 男子骂骂咧咧着,一边用身体压住她那两条不安分的腿,一边将手伸到了她的衣领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