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你已经爱上了我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76章 你已经爱上了我

沈如画一个激灵,就想到了什么。 “我知道了!一定是落在了铁皮屋里,那个时候不小心被我扯掉了!不行,我得去铁皮屋找那串项链!” 她说着,竟然直接扯掉了手背上的针,作势就要跳下床。 但,不待她的双脚落地,厉绝一把搂住了她的腰,将她抱回了床上,并用被子将她盖好。 他看着她的眼角带了一丝浓浓的笑意,突然问:“沈如画,你这个反应,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已经爱上了我?” “呃?”沈如画的脑袋有片刻的当机。 随即,她反应过来:自己如此着急去找项链,足见她对项链的重视,而项链是他给她的信物,她的重视,也就代表了她对他的情意…… 脸颊开始发烫,原本苍白的脸色因为这点儿羞赦染上了一点粉红。 沈如画心想都已经这样明显了,她还说不是,那就真是矫情该打了,于是点点头,老老实实的承认了。 原本只是开玩笑,但没想到她竟然点头承认了,厉绝整个人傻住。 他怔怔地看着沈如画那张俏红的脸,足足愣了五秒之久才反应过来,他一下子兴奋地捧住她的肩膀:“你点头了,你是承认爱上我了,对吗?” 她再次点点头。 干嘛还要问得这么清楚,不知道她很不好意思吗? 厉绝拥着她说:“那你说一次‘我爱你’给我听听。” 她只觉得耳根发烫:“才不要呢!这种事,说出来就不诚心了。” 天知道要承认爱上他,就已经鼓起了所有勇气,他却得寸进尺,要她亲口说出那三个字? 厉绝压抑不住激动的心,直接捧住她的脑袋,就牢牢攫住她的唇。 这一次显然不同于刚才,他吻得十分用力,捧住她脑袋的双手还有些微微发抖…… 直到沈如画快要呼吸不过来了,他才舍得放开她,然后很认真地凝视着她的眉眼,说:“沈如画,这是你亲口承认了的,我不许你反悔。” “嗯。”她红着脸,点点头。 忽地,心里又惦记起项链的事情来:“对了,项链怎么办?那一定很贵重吧?” 沈如画感到很愧疚,心想如果那也是他父母留给他的唯一遗物,该怎么办? 厉绝却毫不在意,又俯身啄了她一口:“你身体还很虚弱,先不要想这么多,好好休息,项链的事情以后再说。” 他的声音极富安抚性,沈如画心头暖暖的,也就放下心来。 傍晚,沈云道派了小琪到医院来守着沈如画,厉绝安排了几名保镖在病房外守着,确定安全了,这才离开。 刚出来不久,秦卫的电话打了进来。 “厉少,有一件坏消息。” “什么事?”厉绝蹙了蹙眉头。 “徐亮死了。” 厉绝那双狭长深邃的黑眸,倏然一冷,“你说什么,徐亮死了?” “是的,”电话那头的秦卫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继续道,“他中途试图持械逃走,结果自己不小心,挨了一颗子弹,送来医院的路上就断气了。” “什么时候的事?!” “……就刚才。” “那幕后指使者呢,他交代了吗?” “……还没有。” 说到这儿,秦卫又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下一秒,果然听见厉绝在电话里爆了一声粗口,“SHIT!” 原本是想顺藤摸瓜找到那个指使徐亮绑架沈如画的幕后指使者,他这一死,就意味着断了线索,想要找到那个幕后指使者,就不容易了。 “立刻赶去铁皮屋,看看还有没有漏掉的线索!” “是。” 秦卫正准备挂电话,又听见厉绝吩咐道:“记住,这件事不要让沈小姐知道。我不希望她在养病期间,听到一些不该听到的事。” “我知道了,厉少。” ……………… 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沈如画额头的伤口已经愈合,除了手腕还不能大幅度转动外,其他的基本上都好得差不多了。 厉绝每晚都留在医院照顾她,白天有工作要忙,也会给她发个短信或是打个电话。 他的话本就不多,煲电话粥这种事更不擅长,但每每有这个举动的时候,沈如画都会开心许久。 出院的那天下午,厉绝取消了所有行程,亲自到医院来接沈如画了。 看见他一个人出现在病房门口,沈如画感到很吃惊:“耶,我爸呢?还有裴佩呢?他们不是说好要来接我出院的吗?” 厉绝当然不会告诉她,是他故意让他们不来的,因为他还有件事瞒着沈如画。 “裴佩要上课,你爸的纺织厂也很忙。怎么,我来接你,你还不高兴?”他挑着眉问。 “那倒不是。”沈如画的脸上终于泛出多日不见的红晕。 厉绝满意地勾唇,弯身将她抱了起来,连一步都不肯让她走,一路上自然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礼。 沈如画不好意思地将头埋入厉绝的怀里,却悄悄地将他的脖子搂得更紧。 车子驶离医院不久,沈如画就又睡着了,而且睡得很沉,连厉绝推了她一下都没醒来,只好让人把车停在院子里,开了暖气,让她放心的睡。 沈如画不知道,厉绝带她回来的,并非沈宅,而是他的厉氏公馆。 虽然这么做多多少少存了点私心,但最主要还是为了保证沈如画的安全,徐亮事件的幕后人还没查到,为了以防万一,他才做此决定。 厉绝偏过头看向身旁的女孩儿,她睡得很香,长长的一缕发丝沿着她的脸颊耷拉下来,触碰到她纤长如扇的睫毛上。 暖风徐徐出来,拂动那缕发丝,大概是睡梦中察觉到睫毛上沾染着异物,沈如画微微皱了皱眉。 厉绝见了,微微勾了勾嘴角,下意识地伸出手,轻轻拨开那一缕头发丝,并很轻柔地别在了她的而后。 他喜欢这样什么都不做,只静静盯着她看的感觉,难以言喻的安心溢满了他整个心房。 之前还不确定的事,现在他百分百确定了,没错,她就是他一直寻找的那个女孩儿,只有她,能让他忘记这世上的一切…… 不知道在何时在何地,又或许是从一开始,他就喜欢上了这个好似小鹿般的小女孩儿……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终于,沈如画微微动了动身体,从熟睡中猛然一下子惊醒过来。 车窗外的金色告诉她,这里根本就不是沈宅,一个激灵,她直起身来,却不小心碰到了受伤的那只手腕。 “嘶——”她痛得咧了下嘴。 身旁出现一道熟悉的声音:“你别动,还是我来抱你吧。” 她扭头一看,发现厉绝就在身边,不禁松了一口气,问道:“这里是哪里?” “忘记这地方了?你再仔细看看。”厉绝挑了下眉。 沈如画打量四周,这才看出来,这里是他的家,厉氏公馆! “你怎么带我来你家了?!”她微微蹙了眉头,有些不高兴了,“厉绝,你又是在逗我对不对?别闹了,快送我回去,我爸肯定在家里等久了。” 厉绝说:“你这几天得先在我家住着,以防万一。至于你爸,明天我接他过来看看你。” “你是说,我要住在你家?”沈如画懵了,当即摇头,“我不要!” 就知道她会这么说,厉绝掏出手机拨通了沈云道的电话,很快电话连通,沈云道亲自证实了厉绝的话。 “如画啊,这几天你就安心留在厉先生家住着,他那里环境好,适合调养身体,明天我让小琪过去帮忙,你就不用怕一个人住不习惯了。” “可是爸……” 还不等她说完,那头传来沈云道催促的声音:“好了,不跟你说了,我这里约了几个供应商,正忙着呢,晚点儿再跟你说。” 话落,沈云道就把电话挂断了。 沈如画看着嘟嘟嘟作响的手机屏幕,无语极了。 爸爸不是一向不放心她吗?平时,不但要求她回家住,还设置了门禁令,现在怎么就放心地让她住在厉绝家了? 沈如画哪里知道,沈云道是早就相中了厉绝这个女婿,巴不得他们俩早日好事成双了。 正懊恼着,一抬头,就看见厉绝正用一种“我说的没错吧”的眼神看着她,嘴角噙着笑。 她撇了撇嘴,心脏就像是小鹿般乱撞起来。 不是吧,真要搬去厉绝家住?那不就等于说……她和他,要同居了?! 脸颊没来由地一阵发烫,却在这时候,听见厉绝说:“你脸红什么?” “我哪有!” 看在她身体还没有痊愈的份儿上,厉绝不再逗她,径直弯身抱她进屋。 虽然躺在医院养了一个星期的伤,可她并没有胖起来,反而还更显消瘦,身体就好像小鹿一般轻盈。 厉绝不由得蹙起眉头,心想这段时间非得把她养胖点儿不可。 沈如画被厉绝抱进了客厅,他将她轻放在沙发上,管家赵伯走来,毕恭毕敬地道:“少爷,您让准备的房间已经都布置好了,您看晚饭什么时候准备呢?” 厉绝点了点头,问沈如画:“你饿了吗?要不要先吃点什么?” “我不饿。”她笑着答。 “那好,赵伯,你吩咐厨房准时六点吃晚饭吧。”厉绝说完,又对沈如画说,“你先休息一会儿,我上楼去换件衣服。” 她点点头,看着厉绝上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