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原来,他收藏了她的画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77章 原来,他收藏了她的画

沈如画刚回头,就看见赵伯略显尴尬的神色,他杵在原地没有挪步,看神态像是有话要说。 “怎么了,赵伯?” “沈小姐,有一件事我必须向你道歉。” 沈如画有些不明白:“赵伯,你说的是什么事?” 她和赵伯接触不多,印象里他一直是个客客气气,也挺亲切的人,似乎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啊。 赵伯呼了一口气,终于将憋在心里许多天的事情说了出来。 “是我错了,我不该听从苏小姐的话,把你的画丢去后院。不过还好,我儿子阿满把画找了回来,现在那画已经在少爷的书房里挂着了,少爷他喜欢得不得了呢。” 沈如画并不知道这件事,这还是第一次从赵伯口里得知,苏薇曾经命令他丢弃她送给厉绝的画。 惊讶之余,她忽然发现另一个重点。 “赵伯,您刚才说,厉绝把我送给他的那幅画,挂在了卧室里?” “是啊,少爷没给你说吗?” 沈如画愣住了,心也失序般跳得飞快,脸颊上也不自觉地开始发烫,整个人就像是吃了棉花糖一样,轻飘飘的。 她忍不住好奇心,问管家:“赵伯,请问书房在哪儿?能带我去看看吗?” 怕赵伯误会她的意思,沈如画又红着脸解释:“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看看厉绝把我的画挂在哪里了。” 赵伯会意地点头,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沈小姐,请跟我来,我带你去看看。” 之前站错了队,背着主子丢了他心爱的女人送的画,现在他要是还犯浑,不做点什么弥补的话,那他就真是白痴了。 赵伯一激灵,赶紧领着沈如画去了二楼的书房。 宽大的书房清雅幽静,典型的中式古典风格,立墙而靠的檀木古式书房,正中的书桌其实是个书案,两边整齐地摆着中式桌椅,这倒是和厉绝的气质不太相符。 似乎看出了她的迷惑,赵伯解释道:“这间书房其实是老爷生前最喜欢的地方,他过世后,整栋宅子都做了重新装修,只除了这间书房。” “这里面都是老爷和少爷父子俩喜欢的东西,像这些檀木桌椅,柜子里的文房四宝,那都是老爷生前喜欢的古董啊。” “那厉绝呢,他喜欢什么?” 沈如画越往下听,就越发好奇了。 赵伯朝沈如画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继而走到一个小门前,轻轻往里一推,别有洞天的一片小天地就显露出来。 “……”沈如画震惊极了,瞪大眼无法言语。 她知道厉绝是个爱画之人,却不知道,他家里竟收藏了这么多的画。 这简直就是一个小型的画廊,墙面上并排悬挂着一幅幅名家名画,仔细一看,有好几幅都是世界级的大师作品,显然是花了重金从拍卖会上拍得的。 而沈如画的那副小苍兰就挂在最显眼的地方,还有之前她遗落后怎么也找不到的一副小鹿手稿图,也被他用画框收藏了起来。 这让她觉得有些难为情,把她的作品与这些大师们的画作放在一起,实在是太惭愧了,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他又怎么好意思挂起来呢? “沈小姐,你就在这里慢慢欣赏吧,我去给你准备些茶水和糕点上来。” 沈如画求之不得:“好的,那就麻烦赵伯了。” 这么多的名画,她正好可以欣赏一番呢。要知道,即使是拿一张昂贵的门票去艺术博物馆里,也不一定能欣赏得到这么棒这样规模的好作品。 思及此,沈如画已经开始兴致勃勃地赏画了。 正当她看得目不转睛时,忽然书房的门被人打开,有脚步声由远及近,她以为是赵伯端来了茶水和糕点,便说:“赵伯,东西就放书桌上吧。” 身后,果然有不徐不疾的脚步声走近,却没有茶盘和糕点盘轻放在茶几上的声音。 沈如画的注意力全然放在画上,所以,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面前的是一副拉斐尔的大作,她频频点头:“没想到他还挺懂画的,竟然能把这幅画收入囊中。” 正当她看得聚精会神时,忽然身后传来男人沉稳淡雅的声音:“我也没想到,你也喜欢拉斐尔的作品。” 闻言,沈如画下意识地回头看去,没想到看到的却是—— 厉绝刚刚洗完了澡,腰间只围了一条白毛巾,光着身子,大肆肆地走了进来。 上天真是对他过分的偏爱了,给了他富可敌国的身家不说,还给了他一副好皮囊,而且是一副可以让无数女人为之尖叫的皮囊。 他的躯体健美而修长,长期的运动让他全身上下无一丝的赘肉,肌理分明,尤其是那腰腹以下漂亮的人鱼线…… 好一副美男出浴图! 他一边说话一边往里走,另一只手随意地用毛巾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光着脚,迈着双腿,像丛林的豹子一般闲适地往一边的书桌走去,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高雅和性*感…… 沈如画傻傻地杵在原地,怔忪地盯着这一副美男出浴图…… 直到厉绝再次出声,并戏谑地挑了挑眉:“对了,你不是在楼下吗,什么时候上来的?” “就,就刚才……”沈如画赶紧收回视线,耳廓都是粉色。 厉绝点点头。 他并没有因为自己半*裸的身躯被沈如画看见,而感到不好意思,反而牵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将毛巾随意地搭在自己肩上,施施然地朝她走来。 “才一会儿不见,就开始想我了?”他戏谑地说。 “我哪有!”沈如画经不起他逗,脸颊儿晕红:“是赵伯带我上来看画的!” “呵呵,”他低低地笑了,随后问道,“你喜欢拉斐尔的画?” “嗯。”沈如画老老实实地点头。 “我可以把这幅图送给你。” 她惊了一下,赶紧摇头,“不用了,我家里可没有这么好的收藏间。” 好的作品,就要匹配一名好的收藏家,她家里乱七八糟的,而且还有江雪和沈天音这两个不懂艺术的人,难保不会把这幅画拿出去卖钱…… 她说不,厉绝也就没坚持。 反正,她要是喜欢,正好邀她到家里来看,这就多了一个和她在一起的理由。 他点点头,随后看向墙面上的那副小苍兰,问道:“为什么想到画一副兰花送给我?” 沈如画当然不好意思说,是因为闻到他身上好闻的味道,才想起古龙水香味的来源,然后又想到了小苍兰…… 认真地想了想,她回答道:“因为我很喜欢兰花啊,刚好看见你在湖边别墅的后院里种有小苍兰,我想你大抵……应该……或许……也是喜欢的……” 沈如画越说声音越小,因为她感觉到从厉绝身上投来的炙*热视线,并且他正一步步朝她走近,她不得不往后退,可他并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 不知不觉间,她被逼退到身后的一堵石墙上,他若无其事地抬起一只手臂,架在她身后,俯身,将俊脸凑近她眼前。 她心中一抖,全身都僵直了。 他想做什么?! 厉绝就这么赤果着胸膛站在她身前,一股强烈的男性气息混合着沐浴液的香味儿扑鼻而来。 他英俊的脸庞近在咫尺,低头就能看见她纤长如扇,正微微颤抖的眼睫毛。 那双原本狭长的黑眸深邃如海,嘴角勾勒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鼻间呼出的热气刚好轻柔地吹拂在她面颊上,一下一下轻轻地撩拨着。 沈如画只觉得心驰摇曳,快要站不住脚。 他沙哑着嗓音很轻,似是开玩笑地说道:“幸好你送的不是水仙花,要不然,我会以为你在讽刺我自作多情。” 她抿了抿唇,自己都感觉到自己呼吸急促,双手不由自主地轻轻颤抖起来,脸颊发热,头也开始晕晕乎乎的。 “你又脸红了。” 他忽然弯了弯嘴角,离她又近了些,只差两三厘米,唇就能触碰到她的额头。 “为什么不敢看我?”他问。 “谁说我不敢!” 她气咻咻地抬头瞪向他,却撞入他晶亮如黑曜石的眸中,而他的嘴角,噙着的笑意更深了。 意识到他在逗自己,沈如画羞红了脸,单手去推他,与他错身而过后,她把不知道该放在何处的目光放在了画上。 “对了,你这些画都是拍卖会上拍来的吧?快告诉我,哪一幅最昂贵?哦不,让我猜一猜……” 她故意岔开话题,以此来避开他的视线,却被厉绝看透了她的小心思。 他猝不及防地伸手抓住她没有受伤的那只手,再一个巧力回拉,沈如画还来不及惊呼,就被拽了回去。 也不知道厉绝是不是故意的,她的脚竟然被他的脚给绊了一下,身体一个踉跄倒向他,他却顺势勾住她的纤腰,然后往后一躺。 身下就是昂贵的高级定制波斯毯,摔下去不但不觉得疼,倒还觉得软绵绵的,厉绝护着她的手腕,顺势滚了两圈,最后在地毯中央停了下来。 沈如画吓坏了,感到脑袋不再晕眩后,这才睁开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