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看来,要过上一段苦行僧的日子了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78章 看来,要过上一段苦行僧的日子了

睁眼的刹那,便发现自己竟然是趴在他身上的,而她的视野里,骤然撞入一双像是高山涧里的潭水一般深不见底的黑眸,仿佛能将人的魂魄吸进去。 而那一潭水里,正清晰地映照着她…… 蓦地,手中的触感不对了。 当发现自己的一双手正搭在他赤果的胸膛上时,她倏然瞪大了眼,脸蛋儿也刷地发起烫来。 不好的预感在心底生起,本能地想要逃开他,却为时已晚,他的大掌快她一步紧紧地扣住她的后脑勺,令她动弹不得。 措手不及,她与他是面对面,眼对眼,鼻尖对鼻尖了。 他的眼眸变得越发深沉,就像是森林里的猎豹一般,紧紧地盯着她这只猎物,早已蓄势待发,随时准备攻城略地。 沈如画心脏一缩,继而开始咚咚咚地跳个不停了。 她下意识地直起身子,可他的大掌扣得很紧,她便抿了嘴唇,颤抖着声音说:“你说过,只要我不答应,你不会碰我的。” 谁知厉绝挑着眉,勾了勾唇:“但没说你不可以碰我,难道,你不想吻我?” 说着,他邪肆地轻笑,扣着她后脑勺的手用力地将她的头摁向自己。 “唔……”沈如画瞪大了眼,被他突然的举动搅得心乱如麻。 可是,他霸道的气息让她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她的双手一时之间找不到支撑点,只能撑在他的身上,惶恐地保持一个姿势。 两人的唇就这么轻轻触碰着,因为呼吸而造成轻微的摩擦,沈如画只觉得心间就像是有一片羽毛,一直在刷着她的心脏,撩拨着,一下下,麻痒极了。 厉绝依旧不动,就是要看她能坚持到几时。 终于,她支撑不住了,两片唇完全压在他的唇上。 “呵呵。”他低声轻笑,明显很满意这个结果。 继而,返身将她压在了下面。 厉绝感觉到她身体的僵直,即刻停止了所有的动作。 虽然他有些心急,迫不及待想拥有她,但也还不至于急到不择时择地,书房这个地方显然不合适。 而且,她的伤还没好。 任何一种不完美的可能,都不是他想要的。 他希望她的第一次,是在完全心甘情愿下,与他一般的期待下,一种身体的完美契合…… 他唇抵着她的唇,胸腔不停地起伏着,就这么紧紧地抱着她,将脸埋进她的颈窝里,沙哑着嗓音说:“不要乱动……” 混乱的脑袋在一瞬间清醒了,她感觉到他身体有明显的变化。 即使是再懵懂的少女,也不可能白痴到不明白这个变化意味着什么,顿时一颗跳动的心变得更凌乱了。 吹拂在她颈间的呼吸慢慢趋于平缓,压在她身上的力量也慢慢抽离。 厉绝背对着她坐起来,耳廓处还染着遮不住的粉红,即使是轻轻触碰到他的手臂,也能感觉到他的体温高得可怕。 忽然,他嗤了一声,自嘲地笑着说:“看来,我要过上一段苦行僧的日子了。” “呃?”她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他懊恼地垂着头说:“因为想吃却吃不到你。” 沈如画:“……” 他能不能不要这么直白?! 她回头瞪他一眼,正巧这时候,赵伯端着茶水和糕点进来了,看见沈如画和厉绝两人都脸色微微泛红的样子,顿时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 赵伯没敢出声,想要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后就出去,可沈如画哪还敢继续留在书房里,赶紧阻止说: “唉,赵伯,你不用放这儿了,我现在就下去。” 她匆匆走了出去,脸颊还微微发烫,不敢看厉绝一眼。 下了楼,一名保镖看见她后,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她不明所以,后来去洗手间的时候才发现,她两片嘴唇肿得像火腿肠似的,顿时懊恼极了。 难怪赵伯和保镖都用奇怪的眼神看她,原来都是因为书房里那个激烈霸道的吻…… 真是伤脑筋!待会儿她要怎么解释,总不能说自己是被小强Kiss的吧? 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忍不住想:他到底吻过多少女人,才练就出那种出神入化的吻技? 可恨的是,她竟然一点儿也不讨厌那个吻…… 等等!她这是在回味吗?天哪! 沈如画懊恼地捂着脸,她到底在想什么?应该坚决鄙视和唾弃他这种随心所欲的行为才对! 好在这之后,厉绝都没有对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大概是顾忌着她的伤势还未完全痊愈,所以没有再对她动手动脚。 却苦了沈如画,一方面她喜欢和厉绝独处,另一方面却又害怕与他有太亲密的接触,一颗懵懂少女的心因为未知的事,感到忐忑彷徨,既甜蜜又折磨。 隔了两日,因为要出差,厉绝把小琪从沈家接到了厉氏公馆,照顾她的生活起居,又特地打了电话给裴佩,叮嘱她一有空就到厉氏公馆陪陪沈如画。 呆在卧室里当米虫的日子确实不好过,沈如画巴不得身边有个熟悉的人,只不过这样一来,她就成了裴佩开玩笑的对象。 一进厉氏公馆,裴佩就故意摆出一副横眉竖眼的模样,兴师问罪地说: “亲爱的如画同学,现在还敢不敢在我面前发誓,说自己和厉绝一点关系都没有?人家都把你接到家里来了,还说跟他八字没一撇?” 沈如画双手举头,一副乖乖投降状:“是,大小姐,我错了。” 裴佩扬了扬眉,转眼就变了脸,趴在沈如画床边,像极了一只好奇的猫:“那还不赶紧老实交代,你跟厉绝都到了哪一步了?” 说到这个话题,沈如画羞答答地瞄了一眼裴佩,欲言又止。 “矮油,你有话就说啦!”裴佩白了她一眼。 不是她故意忸怩,,实在是话题有些难以启齿,磨磨唧唧了好半天,沈如画才终于说出了口: “裴佩,那个……唔,要是喜欢的人向你提出什么非分的要求……你会不会呃,会不会拒绝他啊?” 裴佩眨了眨眼,一时没反应过来:“非分要求?什么非分要求?” “就是……就是……就是那种非分要求嘛……”沈如画的小脸上羞出了一朵朵的红霞。 “啊?” 裴佩反应过来,讥讽地盯着沈如画,满脸不屑:“我说沈如画同学,你在我面前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连印度神油都卖过了,还扭捏个P啊,直接说做*爱不就行了吗?真是的!” 她说着,狠狠的白了一眼沈如画,很是嗤之以鼻。 “……”沈如画没她脸皮厚,忸怩了半天,弱声问道,“那你会不会拒绝啊?” 裴佩皱了皱眉,倒是很认真地想了想,才说:“我不知道耶,我又没有男朋友。不过,如果我是你,对方又是像厉绝这种成熟性*感的男人,保不齐首先扑向对方的人会是我。” 就裴佩这种大大咧咧,敢爱敢恨的个性,做出这种主动的事情倒不是不可能。 沈如画只觉得无语凝噎,这个问题似乎白问了,毕竟,裴佩不是她。 不过,说到成熟性*感,她的脑海里不自觉地浮现出那日在书房里,看见厉绝只裹着白色浴巾走进来的画面…… 真要命!她在想些什么?! 用力地甩了甩头,甩掉脑子里那些不该有的杂念,她朝裴佩笑了笑,说:“对了,厉绝有间书房,里面有很多收藏画,你要不要去看看?” “当然去!” 裴佩欣然应允,沈如画也轻吁了一口气。 ………… 厉绝这一出差,就是整整一周了。 沈如画很想给他打个电话,或者说发个短信,可每每拿起手机,在手中纠结上好半天,最终还是缓缓的放了下来。 虽然她很清楚,他之所以没有任何讯息,很可能是因为他实在是太忙了,毕竟,他可是堂堂厉氏总裁,生活中不可能只以她为中心。 沈如画控制不住心头淡淡掠过的失落,她很不想承认,可是,她真的……不知不觉中开始思念他了。 意识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她觉得该找些事情来做。 蓦地,她想到那串项链。 只厉绝送她的那串项链丢失后,至今仍不知踪迹,但她隐隐觉得,最有可能是在铁皮屋里弄丢它的。 她忽然有股很强烈的欲望,希望在厉绝归来之前找到那串项链,于是悄悄来到楼下,找到了阿标。 阿标是厉绝身边最信任的保镖,被留下来保护沈如画。 她朝阿标招了招手:“阿标,你能陪我去个地方吗?” “沈小姐,厉少吩咐过,务必要保证你的人身安全,所以还请沈小姐忍耐一下,暂时不要出门。”阿标毕恭毕敬地说道。 沈如画扁了下嘴,使出惯用的伎俩:“求求你了,阿标,我只去一小会儿,很快就回来的。” 她的模样着实可怜,阿标深知不能得罪这个新主子,于是点了头,亲自驾车载着沈如画去了郊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