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第一次同床共眠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81章 第一次同床共眠

死了的人,当然是无法再祸害他人了。 虽然徐亮是不小心吃了枪子儿才死的,但算起来他也是死有余辜,借着报仇的名义,却对一个与自己毫无瓜葛的女人使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厉绝从床头柜上取过药膏来,挤出一点点后,均匀涂抹在掌心内,按在沈如画手腕上的伤口处。 他的力道稍稍有些重,而她手腕上的痛感依然存在,不禁轻皱了下眉头。 “还说不疼。”他嗤了一声。 厉绝顺着淤青的地方反复搓揉,沈如画的另一只手紧紧揪住被褥,等那一点点的痛楚慢慢过去。 “忍着,一会儿就好了。”厉绝轻声说。 从他这个角度看下去,她眨巴着眼睛的模样很是萌人,晶莹黑亮的眸子像小鹿般眨巴着,氤氲出薄薄的水雾。 大概是因为疼,她微微皱着眉,纤长的睫毛轻颤着,扑扇着,狭长的黑眸在不知不觉中就绽放着一股媚态。 厉绝不觉心声一凛,立刻绷紧了身子,眼观鼻,鼻观心,驱走旖旎,收敛了心神,专心为她上药。 “一定要揉开,这东西能让你的手腕不留下疤痕。”他一边轻轻搓揉着她的手腕,一边试图打开话题,“这几天你在我家住着习惯吗?” “嗯,”她点点头,“赵伯和其他人都对我很好。” 也是,他亲自交代了的,有谁敢对她不客气? 厉绝满意地点点头,又擦了些药膏在掌心里,继而抬起手,搓揉起她的额头来。 虽然他比她高出了一个头,但这个坐姿,致使他呼出的热气刚好喷洒在沈如画的面颊上。 她的身子,因此不由自主地轻轻颤抖了一下。 这么一个细小的反应,却不偏不倚正好落入厉绝的眼底,只觉得喉间一紧,他低声问道:“有没有人说过,你美得很像妖精。” 话落,那薄弱蝉翼的眼睑瞬间打开,她怔忪地抬眼看向他,发现他的黑眸晶亮得吓人。 天啊,他的眼睛里,仿佛藏着一头兽,一头随时都准备出柙的兽! 傻子才看不懂那只小兽意味着什么,沈如画本能地别开脸。 她开始没话找话,试图打破这一刻的旖旎:“哦对了,我请病假已经快两周了,能让我明天回学校上课吗?还有……我想回沈宅了。” 最后一句话,她有点儿不敢说,所以声音特别细,也特别小,她便将脑袋埋得低低的。 果然,头顶上方传来男人十分不悦的声音:“可以去上课,但回沈宅的事情免谈。” “为什么?”她倏然抬头,有些急了,“我已经好多天没见到我爸,没见到阿诺,还有……” 话音戛然而止,因为,她看到厉绝突然探出大掌,并猛地扯开了她的被子。 大概是认识厉绝久了,反应也变得灵敏了,她下意识地抓住了被褥,牢牢地护在自己胸口。 厉绝皱了皱眉,下一秒用力一扯,迅雷不及掩耳地钻进了被窝里,这才发现她全身滚烫,像是烧起来一样。 厉绝不由得浅笑:“你紧张什么?你的伤没好,我也是刚出差回来,哪有兴趣碰你,我不过是想抱着你一块儿睡觉。” 想想他刚才进来时,脸上确实有几分疲倦之色,沈如画紧绷的身子才没有那么僵硬了。 厉绝躺在她身后,修长的手臂横过她的小腹,将她紧紧地搂进怀里。 沈如画只觉得被勒得太紧,刚要开口,他便动了动,手也松开了些,而后说:“回沈宅的事情,看你表现。” 看她表现?什么意思? 沈如画眨了眨眼睛,却还是不敢动。 又过了一会儿,发现厉绝好像真的睡着了,她这才彻底放松下来,慢慢沉入梦乡中,而她身后的男人这才缓缓睁开眼。 厉绝微微支撑起身子,看着她睡过去的脸蛋儿,忽然自嘲地笑了。 他堂堂厉氏总裁,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决定禁*欲,说出去谁信?! 但,他偏偏就是这么做了,而且还是心甘情愿,无怨无悔。 微微倾身,在她额头上轻印下一个吻后,厉绝拉过被子,将她捂严实了,这才重又躺回去,与她共会周公…… 整晚居然睡得都很安稳,沈如画醒来的时候,已经有一抹晨曦倾泻进来,细细碎碎落在她娇嫩的脸上,虽然也有些懒洋洋,却依旧朝气十足。 她揉了揉惺忪睡眼,之后艰难地睁开,突然一张放大数倍的俊脸映入眼帘。 刹那间,她彻底清醒过来。 现在她整个人以很暧昧的姿势窝在厉绝的怀里,而且一只手正抵着他的胸膛! 闭上眼,等了两秒钟,再睁开,他那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依然清晰可见,沈如画还是无法相信这是真的,便用力掐了一把自己的腿。 天啊! 痛死了! 这果然不是做梦! 她小心翼翼地捂住嘴巴,生怕自己一个尖叫惊醒了他,然后脑袋里不断过滤了一遍,这才想起来临睡前发生的事。 对了,是厉绝替她上了药,之后直接抱着她睡过去,一直到了今天早上……在确定他们之间仅仅只是睡觉,并没有发生别的事情后,沈如画长吁了一口气。 待魂魄归位,她这才注意到,厉绝身上只着了一件睡袍,睡袍前的带子早已松开,里面什么都没有穿,所以露出一大截结实而赤*裸的胸膛。 近距离看他实在是太养眼,蜜色的肌肤光滑健康,肌肉纹理清晰,再看他的脸,长而浓密的眼睫,挺直的鼻梁,削薄好看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 “你这么一直盯着我,会让我觉得,你恨不得一口吃掉我。” 冷不丁地,头顶上方冒出男人慵懒磁性的嗓音,惊得沈如画差点儿直接掀被翻身。 她慌忙伸手抓来外套,确保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露出来的,这才推开被子起身。 这一扰攘,就令厉绝倏然睁开了眼。 他侧过身,以手支头,安静地看着沈如画红着脸跑进洗手间里,心想这还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她就脸红成这副模样,要真是发生了什么,恐怕她门都不敢出吧。 这么想着,他小腹一紧,越发期待见到那一刻的她了……转念又是失落,心里一阵可惜又可恨,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等来那一天啊! 而此时此刻的沈如画,将自己紧紧地关在洗手间里,全身都像是煮熟了的虾子似的。 她根本不敢出去,怕厉绝笑话他,更怕面对拥住她睡了一个晚上的他…… 好在厉绝并没有一直待在卧室里,等到她悄悄探出头来时,发现他已经换好了衣服,下楼去了。 用早餐时,赵伯让人送来一盅滋补的汤水,并说:“沈小姐,这是我特地让我老婆给你熬制的汤水,能滋阴补阳,还能滋补气血,保证让你的身体尽快恢复到原状……” 赵伯嘴絮絮叨叨着,沈如画却是狐疑得很。 她不过是手腕受伤外加脑袋撞出了轻微的脑震荡,为什么要喝又是滋阴补阳又是补气血的汤水? 后来看见小琪一脸窃笑,她忽然明白过来。 一瞬间,一张俏脸的脸刷地红透了:“不是的,赵伯,你误会了,我和厉绝还没有,哎呀,不是啦……” 想解释,却又不知该如何解释,沈如画的脸色窘迫极了。 而厉绝并不急于解释,只是淡笑着将报纸折叠起来,放在一边,闲适地道:“行了,你就喝了吧,不要辜负赵伯的一片心意。” 沈如画:“……” 抬头看见赵伯投来的期盼眼神,沈如画只想说:宝宝心里苦,宝宝昨晚真的没做什么,真的不是像你们想象的那样…… 算了,鉴于这种事只会是越描越黑,她索性不解释了。 好在从这一天起,再也不用在这厉氏公馆里待着了,因为厉绝准许让她重返学校,开始她再普通不过的学生生活了。 厉绝一大早就要去工地视察工程进程,特地派了秦卫送她去学校。 坐上了车,秦卫一眼看见沈如画颈脖上挂着的田黄石项链,便浅笑着说:“沈小姐,总裁送你的项链,你还喜欢吧?” 她很宝贝地摸了摸胸前的坠子,有些腼腆地说:“喜欢是喜欢,可这东西太珍贵了,是田黄石做的呢,我怕弄丢或是弄坏它了,想放在家里,可是厉绝不准。” “你可千万要戴着,不戴的话,才是辜负了厉少的一片心意。” “为什么啊?” 她也是出于安全考虑,怕像上一次那样弄丢了项链啊,为什么不戴,反而是辜负了厉绝的心意呢? 秦卫娓娓道来:“田黄石确实珍贵,可真正珍贵的,却是它上面镶嵌的一块蓝青色晶石。” 不说不知道,秦卫这一说,沈如画才发现端倪。 仔细一看,田黄石上面确实有一小块被嵌入的细小晶石,如小拇指一般大小,整体通透,呈蓝青色。 “真的有耶!”沈如画也兴奋起来,没想到这东西被打造得如此细腻,不禁好奇地问,“秦卫,你不说我还没发现呢,这是什么东西?” 秦卫神秘一笑,继而反问道:“沈小姐,你听说过卫星信号接收器吗?”

上一篇   第80章 想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