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为他做一次爱心大餐【上】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82章 为他做一次爱心大餐【上】

沈如画蹙起了眉头:“卫星信号接收器?那是什么?” 不是在说项链的事情吗?怎么又扯到卫星信号接收器上面去了? 只见秦卫扬了扬眉,开始不疾不徐地解释道: “卫星信号接收器,是一种同时可以接收三大系统发射的电波的仪器。它的原理就是,不管监测的对象身在世界的哪个角落或近地空间,都会被至少四颗卫星侦测到身上的信号。” “这个信号被传送到接收站后,通过专用仪器计算,可以得到三维立体坐标和精确时间。如果还要更精确,可以动用高分辨率照相卫星,将目标精确到半英尺。” “你手上的那一颗蓝青色晶石,实际上就是一颗卫星信号接收器。换句话说,厉少斥巨资动用了三大卫星定位系统对民用开放的功能,来确定你的日常行踪,以确保你的人身安全。” 秦卫已经将要说的话尽可能深入浅出了,事实上,实际的操作过程远比他所描述的复杂得多。 “……”沈如画当场傻了眼。 她完全不曾想到,厉绝为了她,竟然动用了一笔巨资,做出这样了不得的事,他甚至没有在她面前提起过一个字…… 手中紧握着那块田黄石项链,心湖潮涨潮落了好几回,最后是怎么到达学校的,她全然不知。 之后的油画课,也上得心不在焉。 她的专业技能在班里是最好的,尤其是油画课,功底深厚,通常一个上午画出来的作品,总是叫同学们啧啧称赞。 可这天上午的油画课结束,她面前的那块画布上,只有寥寥几笔。 见状,裴佩担心地问:“欸,如画,这可不像你啊,是不是手腕上的伤还没好,拿着画笔不舒服的原因啊?” “不是的,我手腕上的伤没什么大问题,只是……” “只是什么?有问题尽管说,我帮你。” 自己的问题,裴佩自然是帮不了,但沈如画愿意向她倾诉,只是这个问题有点儿难以启口。 她抿了抿唇,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道:“裴佩,你说……如果喜欢的人为你做了一件特别特别了不得的事,你要做些什么来报答他啊?” 听见这话,裴佩不乐意了。 她翻了翻白眼,画笔一丢,就嚷嚷道:“欸,我说沈如画,你是故意刺激我这种的单身狗吧?怎么着,有了男朋友,就来我面前嘚瑟了是不是?你说吧,你家厉大总裁又为你做了一件什么了不得的事?!” 没想到被裴佩猜了个准,沈如画的表情有些窘。 “对不起哦,裴佩,我不是故意的,不过……我真的不能告诉你具体是什么事,反正就是……是很了不得的那种事,哎呀裴佩,你就帮我出个主意嘛,好不好?” 沈如画难得跟裴佩撒起娇来,她长得好看,撒起娇来倒也特别水灵,特别让人动心,裴佩一下子就心软了。 “服了你了!好吧,让我想想。” 裴佩倒真的很认真地思考起来,也是难为了她这个没有半点恋爱经验的人了,掏空脑子才想出了主意。 她皱着眉头说:“唔,这应该要看对方为你做的是哪种事吧,如果是我的话,温馨一点儿呢,你就为他做一次大餐,不是有句话说‘想要抓住一个男人,就要先抓住他的胃’吗?” 顿了顿,她继续道:“如果是煽情一点儿的,那就直接以身相许,都说男人对自己第一个女人尤其刻骨铭心,你要是厉绝的第一个女人,我保证他对你食髓知味……” 听到这里,沈如画俏脸一红,猛推了裴佩一把:“你这是出的什么鬼主意啊,哪有你这样,动不动就以身相许!” 嗔怒完,她操起包包就离开了教室,耳廓还染着粉红。 心里狠狠地吐槽了一番:裴佩这丫头真是没救了,一定是受她爸开成人用品店的影响,思想是越来越污了。 心头一阵小鹿乱撞,沈如画直接将裴佩的第二个主意PASS掉,决定采纳她的第一个主意——为厉绝做一次爱心大餐! 想到亲手为他做羹汤,沈如画心中雀跃无比。 她很清楚自己的厨艺一般,可是凡事贵在用心,她相信只要自己认真学习,一定也能把做饭这种事,做得跟画画一样漂亮。 她离开学校后,就让阿标陪她去了超市,买好了食材后,她给厉绝发了一同短信: ——今晚你要回家吧?我给你做了丰盛的晚餐。 结尾处打了个大大的笑脸,但想到这样做实在是太幼稚了,她又撤掉了最后几个字,最后尽可能用一种平淡的语气打了个过去。 接到短信的时候,厉绝正在顶层大会议室内开会。 原本在听完员工们不怎么令人满意的提案后,他正紧蹙着眉头,强压着心头的怒意,却忽地听见身旁的手机传来震动的两声。 只是不经意的一瞥,却在看见熟悉的三个字后,神色倏然一顿,下一秒,他在高管们诚惶诚恐的眼神注视中,划开了屏幕。 看完短信,他的脸色如同雨后天晴,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他扬眉,兴奋地伸手挥了挥,“行了,今天的会议就到此结束!” 高管们全都惊愕抬头。 什么?就这么结束了?这要是在平时,肯定是要挨大总裁一顿狠批的,今天这是怎么了?大总裁不但不发火,还这么快就宣布会议结束了? 似觉察到自己有些失态了,厉绝故意板着脸,轻咳了两声:“你们几个,务必在四十八小时内重做一份提案,如果还拿不出一个好提案,你们就等着被裁员吧!” “是!总裁!” 高管们赶紧应道,错愕之余又很庆幸,不知道打来电话的人是谁,竟然能让总裁的心情在眨眼之间转变。 好奇归好奇,但谁都不敢怠慢,纷纷起身,恭送厉绝离开。 ……………… 下午五点,厉绝早早地结束了手头的工作,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到了下班的点儿了,他摁了内线电话,叫来了秦卫。 “秦卫,晚上的行程是什么?” 秦卫打开平板电脑,查看厉绝当天的行程表,然后说:“回总裁,您晚上还有个商会要参加,是本城最大的医药集团顾氏主办的。” 末了,秦卫又补充了一句:“看来,顾墨琛有意和您合作。” 厉绝花费了六年时间,不但将厉氏重组后借壳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更是将厉氏的产业渗透到各行各业中,如今早已不只涉足于房地产,连医药生物方面也是厉绝感兴趣的。 其中,顾氏是厉绝最看好的一家集团,顾氏的领头人顾墨琛更是厉绝所欣赏的商人之一。无疑,今晚是一个很好的契机。 但,他却摆了摆手:“取消。” “取消?您不去了?”秦卫颇感意外。 “嗯。”厉绝没有多说什么,已经起身取下外套,朝门外走去。 秦卫以为厉绝还有另外的安排,却没想到,厉绝上车后的第一句话就是:“秦卫,送我回家。” ‘家’这个字眼,对厉绝来说,几乎是绝缘的,所以当秦卫从厉绝口中听到这个词后,更是惊奇得快要掉了下巴。 已经多久没有听总裁说起过‘家’这个字了?看来,那一位已经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他这位性情冰冷的总裁了,这倒是一个好的转变。 至少,总裁不再像几年前那般郁郁寡欢了…… 思及此,秦卫嘴角悄悄弯起了一抹弧度,踩下油门,将车飞快驶往厉氏公馆。 半小时后,保时捷稳稳当当地停在了厉氏公馆的门口,管家赵伯看见厉绝从车上下来,似乎一点儿也不感到奇怪。 他笑着说:“少爷,沈小姐正在厨房里忙着呢,您要不要去看看。” “嗯。” 他点了点头,已经三步并作两步往厨房的方向迈步走去了。 和上一次在湖边别墅不同,并没有烧焦或是油烟的味道从厨房里传来,看来小丫头刻意下了一番功夫。 果然,赵伯一边跟在厉绝身后,一边解释道:“沈小姐放学后就让阿标带她去超市买了食材回来,一回来她就在厨房里忙碌起来了,还让我老婆教她怎么做菜。” 说到这里,赵伯不禁感慨:“虽然沈小姐的厨艺很生疏,又刚刚受了手伤,但做得很认真,还不让小琪代劳,真的是很用心呢。” 厉绝边走边听,嘴角已经不自觉地逸出一抹笑容来。 待来到厨房门口,他微微抬手,制止赵伯后面要说的话,以免惊扰到厨房里的小人儿。 只见沈如画正往汤锅里煮着什么东西,表情很认真,全然不知道厉绝已经回来了。 她侧着身子,微微垂着头,正专注地盯着锅里,睫毛又长又俏,時不時的扑扇着,如一只翩然的蝶儿,轻轻悠悠的眨动着。 她并没有化妆,蕴着清新怡人的自然美,白皙光洁的脸上竟然沾了一点儿面粉,看着既滑稽又可爱。 可她全然不知,注意力全在那口锅里,下意识地轻咬着唇瓣,生怕做错了哪一步。 也因此,她的唇瓣被咬得微微泛红,让那两片唇看上去格外的娇艳欲滴,色泽润得好像鲜嫩的樱桃。 这副画面美得静好,如此的爽心悦目,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要拥住她,狠狠地吮吻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