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为他做一次爱心大餐【下】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83章 为他做一次爱心大餐【下】

而事实上,他已经情不自禁地走过去,从她身后拥住了她的纤腰,再稍稍用力一揽,就将她揽入自己怀里。 沈如画愣了一下,但并没有太惊慌,因为她已经闻到了一股熟悉的男性气息。 她赶紧将他的手掰开,“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我还没做好呢。” “我回来视察你的工作做得怎么样。”他含笑轻啄了下她的额头。 “有什么好看的,你先出去吧,要不然等会儿开饭的时候就没有惊喜了。”她嗔怪道,推了他一把。 他顺势拽住了她的手腕,看了看她受伤的另一只手,发现没有任何异常,满意地点了点头。 沈如画抬头来,迎上他深深的凝望,一种看似温情脉脉的专注眸色,她的小脸上洋溢起了悠悠憧憬中的幸福。 他含笑点头,这才松开她,站离到门口处。 沈如画将锅里的东西用漏勺取了出来,之后又从橱柜里取出煎锅,再从冰箱里拿出两个鸡蛋来。 见状,厉绝挑了挑眉,憋着笑意问她:“你不会是又要做蛋炒饭之类的东西吧?” “不是啦,我今天做的菜虽然也有鸡蛋这种食材,但绝对不会是蛋炒饭,更不会是泡面。” 她撅了撅嘴,却不禁红了脸,想起上一次的狼狈,沈如画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了。 厉绝嘴角依旧噙着笑:“那好,我拭目以待。” 他不说还好,这样一说,沈如画就更紧张了。 当她磕好鸡蛋,朝煎锅里丢时,油花飞溅了出来,沈如画连忙朝后退上半步,躲避开飞溅出的油花。 油花倒是避开了,可姿势还是狼狈了一些,而且险些撞上身后的灶台边缘。 厉绝眼疾手快,赶紧跨了过来,并如猎豹般横上手臂,抵在了沈如画腰际后侧的吧台边缘,缓冲着她后退过来的力道,不至于腰部被撞疼。 她窘迫地抬起头来,瞄了一眼厉绝那张似笑非笑的邪魅俊脸。 “不许笑!”她娇声低斥。 “好,不笑。不过——”厉绝一边安抚,一边撇了一眼锅里的鸡蛋,“你确定,不是给我做的黑暗料理?” 沈如画扁了扁嘴,开始翻腾煎锅里的鸡蛋,怨怨的说道:“你要是不喜欢,大可以不吃。” 厉绝撩唇笑了笑,又一次从她身后揽过她的腰肢,“再难吃的黑暗料理,只要是你做的,我都会吃得渣儿都不剩。” 他埋头于她的颈脖间,深嗅着她的香气,暧昧地揉着她的纤腰,回味着昨晚抱着她睡觉的滋味…… 明明是在说吃的,可沈如画却嗅到了那么一丁点色色的味道,不禁脸颊开始发烫起来。 沈如画微微蠕动着被他拥着身体,过了一会儿才说:“好了,你出去吧,免得衣服染上油烟味了。” 厉绝这才退出厨房外。 沈如画小心翼翼的将煎锅里已经半金黄的鸡蛋取出,盛在了餐盘中,开始磕下一个鸡蛋。 这回有了经验,丢鸡蛋時,放低了高度,油花乖乖的呆在煎锅里,没有再次飞溅出来。 灶台边上还放着一本食谱,她一边继续着,一边看着书上的食谱…… 又等了半个小时后,沈如画才将做好的饭菜一一摆上了桌面,厉绝早已按耐不住期待的心情,就等着看她做了些什么菜了。 果然不负众望,沈如画给了厉绝一个超大的惊喜。 真没想到小丫头辛辛苦苦做了一个下午,倒是真做出来了一顿饭菜,四菜一汤,有荤有素,这才没几天她就厨艺大有长进,确实该刮目相看了。 看出厉绝眼底的惊喜,沈如画有些得意起来,开始介绍道: “我给你说说吧,这个呢是虾仁跑蛋,鸡蛋打散,倒入虾仁,加盐和料酒拌匀,倒入油锅里翻炒成金黄色后做成的。怎么样,我就说了我做的不是蛋炒饭吧。” 厉绝点了点头说:“嗯,不错,孺子可教也。” 沈如画嗤了一声,开始介绍第二道菜。 那是一盘被炒得金光灿灿的排骨,看着就让人垂涎三尺了,厉绝已经猜出来,应该是糖醋排骨没错。 果然,沈如画说:“这个呢,是糖醋排骨,虽然是我第一次做,不过我很有信心,这道菜应该是我做得最好的一道菜。” “嗯,看起来倒是色香味俱全,应该好吃。”厉绝毫不吝啬地给出肯定。 有了两次肯定,沈如画更有自信了,开始介绍第三道菜:“这个是可乐鸡翅,我小时候最喜欢吃的菜了,我挑的可是超市里最好的食材。不过就是炒的时候那个什么,火候没掌握好……” 说到这里,沈如画有点儿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之所以把这道可乐鸡翅放到第三个作介绍,就是因为她有自知之明,深知这道菜是她做的最不好的一道菜。 对于第二次做饭的她,不能太苛刻,厉绝宽容地点了点头,好似美食大师一般给与点评: “嗯,虽然颜色看起来有点儿焦黄了,不过味道应该不差,至少是熟了,总比没熟生吃的好。” 沈如画没敢跟他呛声,指着那一大碗的汤,说:“最后一道菜是今天的压轴戏,喏,就是这个,番茄牛尾汤。” 听到这里,厉绝也不禁感慨了,这小丫头倒果然是下了功夫,竟然还能做出番茄牛尾汤来,要知道这道菜可是要花费不少时间熬制…… 既然她这么用心,他不把这桌菜吃完的话,就太对不起她这番心意了。 思及此,厉绝拾起筷子,夹了起虾仁跑蛋里的虾仁吃进嘴里,没想到刚入口,人就懵了。 这虾仁跑蛋看着倒是色泽清淡漂亮,但味道太清淡……她似乎忘记了放盐。 “味道怎么样?”沈如画迫不及待地问。 厉绝脸上的神色不变,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并温柔地笑了笑说: “嗯,好吃,入口即化,而且味道清淡,我最近油腻重口味的东西吃多了,吃这个虾仁跑蛋正合适。” 说着,他又舀了一大勺吃进嘴里,合着虾仁。 “那再吃一只可乐鸡翅吧。” 沈如画殷切地帮他夹了一只鸡翅放进碗里,厉绝点点头,夹起来咬了一口,没想到这一口差点儿没咸死。 敢情她是把虾仁跑蛋里的盐,全都放进了可乐鸡翅里面啊…… 罢了罢了,咸就咸吧,多喝点汤就行了。 思及此,厉绝又用汤勺舀了一瓢牛尾汤喝,没想到这一次的口味却是好极了,浓郁的牛肉香味从口内咽入腹中,他挑了挑眉,禁不住多喝了两口。 “唔,这汤很好喝,味道正好。” “真的吗?”沈如画喜出望外,赶紧用筷子加了一根牛尾给他,“那你更得尝一尝这个牛尾,听说这个很补身体呢。” 她说着,就径直夹起来喂进厉绝的嘴里,他一咬,眉头不禁蹙了蹙。 “怎么了,不好吃吗?”沈如画发现他脸上的表情不对,不禁惊了一下。 “不是,挺好吃。”他摇了摇头,掩饰道,“我是因为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牛尾汤,有点儿……意外。” 意外确实是意外,只不过意外的是,这牛尾的皮上,似乎还残留着几根牛毛,而且肉还不够熟烂…… 沈如画毫不自知,又夹起最后一道菜,说:“还有这个你没有尝呢,糖醋排骨是我做的最好的一道菜。” 既然她这么有自信,厉绝没道理怀疑她的能力。 于是,他夹起一根排骨吃进嘴里,没想到果然不出所料,这糖醋排骨的味道……真是好特别,想来她一定是把醋当成了生抽,重发了两次,而且还忘记了加白糖! 这酸爽的滋味啊…… 厉绝深深的感叹,却又吃得不亦乐乎,虽然味道差了点,但总比吃蛋炒饭和泡面强。 关键是,这是她亲手为他做的。 而且,至今只有他一个人享受了这个待遇,足以证明她对他用情至深,夫复何求! 看他大快朵颐着,沈如画更开心了:“我就知道,我的厨艺不会太差,我妈咪做的菜就很棒。我以前是没把心思放在这方面,以后如果多加练习练习,一定会更好。” 厉绝却说:“不用,我的女人,我舍不得她下厨。以后这种事情用不着你亲手做,交给赵伯就行。这次只是特殊情况,下不为例。” 他那句‘我的女人’说得如此顺溜,直叫沈如画红了脸。 她赶紧拿起筷子夹菜,以掩饰自己的脸红。 她首先夹起来的是自认为完成得最漂亮的糖醋排骨,当那酸爽的滋味咽入喉咙里后,连她自己都控制不住,一口吐了出来。 “啊,好酸!” “哪有那么酸,明明味道很好。”厉绝笑呵呵地说着,又夹了一根排骨。 沈如画瞪着他若无其事地吃下肚,脸色越来越窘,原来他一直吃个不停的东西,竟然这么难吃! 而他竟然连眉头都不眨一下。 她抱着希望,又夹起一根牛尾吃进嘴里,吃下之后,原本清秀的柳眉都褶皱起来了。 她又夹起可乐排骨…… 然后舀了一勺虾仁跑蛋…… 脸上的表情一寸寸变得失落,到最后,大概是对自己太失望了,沈如画竟然红了眼圈。 她扁着嘴说:“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做得这么难吃,这简直就是一堆垃圾……” 话音未落,脸蛋儿猛地被人捧住,下一秒,厉绝缄封住了她那两片艾艾自怨的芳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