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是想故意扰乱她的心智吧?太坏了!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84章 是想故意扰乱她的心智吧?太坏了!

沈如画脑子里有片刻的空白,待想起来这里是餐厅,赵伯和小琪随时都会进来时,她急着挣扎起来。 “唔唔……” 她不停扭动着身体,却让他的吻愈来愈深,力道愈来愈强,不但如此,他的一只大掌狠狠地扣住她的后脑勺,另一只大掌则将她的纤腰搂得死死的,让她无法喘息,无法动弹。 吻,愈吻愈甜,愈来愈深。 好不容易分开,她胸口激烈的跳动,心脏彷佛要蹦出胸腔似的。 “不许说这些菜是垃圾。”他一双黑眸深邃炽烈,笑容俊朗中带着一丝宠溺的味道,说完又夹了些菜吃进嘴里,好似在证实那些菜都很好吃似的。 继而,厉绝又说:“你只是厨艺不精,但做得菜还不至于说垃圾这么糟糕。就好比这个牛尾汤,味道都很好,只是还欠点儿火候,牛尾在下锅之前还需要再清理干净。还有这个可乐鸡翅,也是火候太过的原因,至于这个糖醋排骨,我猜你是把醋当成了生抽,至于这道虾仁跑蛋,你应该是忘了放盐。” 沈如画心里暖暖的,他没有嫌弃她的厨艺,还很中肯地给出评价,说明他吃的很认真。这样一想,心里就舒服多了。 看她脸色稍霁,厉绝又说:“赶紧吃饭吧。” “可是这些碗筷……” “放着吧,赵伯会安排佣人清理的。” “好吧。” 沈如画点点头,继续吃饭。 饭后,她去了卧室,打算继续画画。 说起来她替厉绝画的最后一幅画至今还未完成,这实在有悖于她做事的原则。再则,此时的她急需做点儿什么,以冷却刚刚的暧昧气氛。 显然,画画是最好的选择。 自从她住进了厉氏公馆,厉绝就让人把湖边别墅里的东西搬了过来,譬如画架、画笔还有各种她时常用到的颜料等等。 她开始认真画画,这也确实是个极好的主意,果然几分钟过去后,她的心思就定了下来,心无旁骛地画起来…… 可惜好景不长。 正画得兴起时,忽然一道高大健硕的身体挡住了她身前的光线,她下意识地抬头,便看见了厉绝那张放大的俊脸。 沈如画不禁惊了一下,眨动着萌人晶亮的大眼睛,柔媚的看着他,“你能不能一会儿再进来?让我安安静静地画画吧?” “你画你的,我又不会打扰你。”厉绝说完,拾起一旁茶几上的杂志,慵懒地躺在了沙发上,翻看起来。 沈如画顿觉无语。 有你在,我要怎么安安静静地画? 罢了,他肯定是故意逗她的,那她更不能着了他的道。 这样想着,她努力平复心情,想要借由画画来忘记他的存在。 却蓦地,又想起另一件事来。 白天上课的时候接到了沈诺打来的电话,小家伙在电话里跟她发嗲,说他想念她了,而且没有她在,作业也做不好了,希望她能早些回去。 思及此,她放下笔,回头看着他问:“厉绝,今天阿诺打电话给我了,说他想念我和你了,你有时间的话,能和我一起回去看看他吗?” 不得不说,沈如画很聪明。 鉴于前一次被直接回绝了,所以她没有直说想回家,而是搬出厉绝也很在意的阿诺,只要厉绝肯让她回去看沈诺,她就有办法留在家里。 果然,厉绝想了想,扬起英挺的眉宇,嘴角略略勾起,“贿赂我一下,或许我会勉为其难的答应你。” 沈如画冥思苦想了一下,忽然想到什么,她迅速红了脸,忸忸怩怩地走到他面前来,直起身子,在他轮廓线清冽的脸颊上轻轻啄吻一口。 随后又羞赦地缩了脖子,试探性地看着他的脸色。 “不够。”厉绝憋着笑意,黑眸越发的深邃。 沈如画瞪了他一眼,转身径直回到画架前,不再搭理厉绝。 意外的是,这回厉绝并没有强硬地逼迫她,而是转过身朝洗手间走去。不一会儿,洗手间里便传来水流的声音。 难道,他生气了? 沈如画扭头悄悄地地朝浴室里瞥了一眼,发现并没有什么异状,她不禁撇了撇嘴:什么嘛,这算是他的回答吗?算了,等他出来了再说。 正当沈如画好不容易平息下来,拿起画笔在画布上涂涂抹抹时,隐约感觉到身后有个气场强大的物体正朝自己靠近…… 等她下意识地回头看去时,忽然腰际被厉绝紧紧环住,她惊得轻呼了一声,却还来不及反应,一只强有力的大掌隔着衣料对她上下其手来…… “厉绝,别闹!” 她蹙眉回头,看清他的模样后,更是倒抽了一口冷气。 刚洗完澡的他,眉宇仿佛蕴着雾气,湿发有些桀骜的微乱,色淡如水的薄唇紧抿,发际的水滴正顺着颈脖流淌至胸前,暧昧的汇聚成滴。 “你怎么不穿好衣服就出来了?”沈如画懊恼地嘤咛一声,轻轻扭动着身体,想避开厉绝的怀抱。 他到底想怎样?是故意扰乱她的心智吧?太坏了! 沈如画伸出手来,想用力推开他,可刚刚触摸到他赤果的胸膛时,整个人像是触电一般的收了回来,面红耳赤的回过头,将目光重新锁定在画布上。 可哪里还有心思画下去…… 就在她一颗心加剧跳动时,他的唇就触上了她的颈脖…… 紧贴,环拥,亲吻,姿势暧昧得让人心跳加速。 沈如画惊慌失措起来,轻声央求:“厉绝,别这样……” 终于,他的手被她推开了。 谁知,不等她缓上一口气,他的大掌又沿着她的纤腰继续往下游走,她吓坏了,像是被踩到尾巴的小猫儿一样,一下子从椅子上惊跳起来。 “厉绝,我要生气了!”她故意板起脸,想要装出一副言辞义正的模样。 但厉绝置若罔闻,强行搂住她的腰际,不让她动弹,更不让她逃离,并说:“不行,说好要贿赂我,不让我满意我就不松手,更不会答应你的要求。” 他嗔怨的样子,倒是像极了小孩子,真是叫沈如画无语极了。 堂堂厉氏大总裁,竟然跟女人撒娇,说出去谁信啊?! “乖,哄我,哄我高兴了,我就答应你。” 厉绝轻柔地说着,但口吻凉凉的,像是溪水,清澈散漫,却又带了些凉意,进入肺腑,从沈如画的每一根毛细血管,渗透进整个神经系统。 她知道他是认真的,他有多克制自己,她不是不知道。 像他这样身份的男人,肯为了她克制自己,就是尊重她的最好证明,但人的耐性总是有限的,说不定他哪天等不及了,真的会剥了她的衣服,将她吃干抹净。 深呼吸一口气,沈如画缓缓地转过身来,学着他亲吻自己的模样,开始吻他。 先是吻着他的额头,然后是他料峭削薄的眉峰,之后是他狭长的眼睑,再是他挺直的鼻梁,之后是脸颊,最后才是他好看的薄唇…… 她吻得很小心,轻微颤抖着,伸出手,轻轻地贴在他腰间的肌肤上。然后,小手一点点地挪移,最后圈住了他的腰,最后在他性*感的锁骨处亲吻了一下。 厉绝觉得,瞬间心口就上了火。 他拼命压制着,好不容易才压下了那团火…… 其实,他高涨叫嚣的欲*望,恨不得立刻把她撕开剥光,狠狠的要了她,可看到她彷徨不安的表情时,他不禁微微叹息一声。 看来,小丫头是真的很想念家啊。 也罢,既然她这么想家,总不能硬拴着她的人,不让她回去。 思及此,他倒是放了她,但总归是不太情愿的,所以脸上浮现出一抹不悦的神色,“行了,你让赵伯准备一下,明天我就带你回去。” “真的吗?太好了!”沈如画欢呼出声,竟一下子抱住厉绝的颈脖,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在他的脸颊上啵了一下。 他微怔,耳廓处竟然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粉色。 沈如画转身就要出去,想要去找赵伯,却被厉绝拥住了纤腰,他把雕刻般的下巴放在她的肩头上,深深地嗅着她的体香。 “不过,”他的嗓音染上了迷魅,磁性而又低哑的:“你得答应我三个条件。” “啊,还有要求?”沈如画的脸变得苦哈哈。 “一,不准穿超短裙;二,不准超过二十四小时不联系我;三,不准和别的男生单独约会,听清楚了吗?” 沈如画愣住,下一秒竟然噗嗤一声笑出来:“这都是些什么要求啊,你到底是我男朋友,还是我老爸?” “你竟然说我老?该罚!”厉绝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唇,带着惩罚性的味道,并作势要去挠她的腋窝。 沈如画立刻如小兔般跳开,咯咯笑个不停。 闹腾了一阵,沈如画的肚子竟然咕咕叫起来,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被厉绝听见,他嘴角噙笑,问道:“饿了?” 她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嗯了一声。 一下午她都在忙着做饭,真正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她却根本没怎么吃。 厉绝说:“那你继续画画,我下楼让赵伯给你准备点儿宵夜。”

下一篇   第85章 为他吃的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