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为他吃的醋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85章 为他吃的醋

他换了件休闲装就下了楼,连手机都忘了拿,沈如画也没想那么多,看看时间已经是快九点了,心想再不安心画画,这个晚上又得浪费掉了。 没想到偏偏就是这么巧,厉绝刚走,他落在一旁的手机就响起来。 沈如画探头看了看,发现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串座机号码,并没有任何的署名。 怕他错过重要的电话,沈如画自作主张接了他的电话,轻声道:“喂,你好。” 电话那头的人明显一顿,两秒后问道:“沈如画?” 沈如画听出对方的声音来,是苏薇无疑。一个女人会在这个时间点给一个男人打电话,难免不让人误会。 她并没有在苏薇面前炫耀的意思,但既然接了他的电话,总得说些什么,“呃,苏小姐,你找厉绝吧?他在楼下,手机放在楼上了,用我去叫他吗?稍等哦。” 除了这番话,沈如画实在是想不出还能说些什么。 又或许,是因为刚刚接到苏薇电话的这一刻,她始料不及,所以还没想好该说些什么以掩饰这份尴尬,就脱口而出了。 她准备起身,却听见苏薇又问:“沈小姐,你在阿绝家?” 片刻后,苏薇略带质问的声音传来:“你怎么会在阿绝家里?难道,你是过去替他画画的?也不对……就算是去他家画画,但你有什么资格帮他接电话?” 苏薇如此不客气的语气让沈如画意外,她顿了顿,只是委婉地说:“我是来他家里做客的。” “是吗?”苏薇嗤之以鼻,“沈小姐,真的是阿绝邀请你去厉氏公馆做客的吗?上一次,你好像也是趁他不在,偷偷找去厉氏公馆,这一次,该不会是想故技重施吧? 你也知道,阿绝是堂堂厉氏总裁,多少竞争对手等着他出丑闻,如果被人拍到你,借此黑他和未成年援*交的话,就不太好了。” 苏薇已经从手下人口里得知,徐亮已经死掉了,临死前也没有供出她,她这才肆无忌惮地给厉绝打电话。 但没想到,接他电话的,竟是沈如画,当即苏薇就打翻了醋坛子。 要知道,哪怕是住在厉氏公馆别院的那段日子,厉绝也不准许她接近主屋一步,而沈如画接了他的电话,也就意味着,她现在正在主屋里。 甚至,有可能是在厉绝的床上! 接收到苏薇身上散发的强烈敌意,沈如画很是不舒服,语气也呛了起来,“不好意思,苏小姐,我不是未成年,明年夏天我就满十九岁了。” “好,就算你不是未成年,但你确确实实是一个学生妹,任何一个人看见你,都会以为你还未成年,你有那么多的机会向别人一一解释吗?” 沈如画也恼了,给了她一个漂亮的回击:“我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只要厉绝懂我就行。” 苏薇一噎,当下变了脸,“懂你?呵呵,沈小姐,你凭什么说阿绝懂你?你又了解他吗?你们才认识多久?” “这和时间长短没有任何关系吧。” “当然有关系,要不是你主动接近阿绝,他怎么会被你迷住了心智?!” 沈如画皱了皱眉,口吻也变得不怎么客气了:“是不是我主动接近他,你去问他就知道了。” “好!我改日会去问他的!” 苏薇又气又恼,心想那个该死的徐亮,办事太不牢靠,要不是他没把事情办好,她现在怎么会受这个窝囊气,还反倒给了沈如画接近厉绝的机会。 鉴于不能表现出任何的漏洞,苏薇收敛了怒气,说道:“至少目前为止,阿绝没有对我承认过他有女朋友的事实,就算是,我想他也未必是真的,你也不用急着对我宣布什么。” 说完,她忿忿地挂断了电话。 电话这一端,沈如画捏着手机站着不动,良久才迈步往门口走去,正巧厉绝走上楼来,一眼发现她脸色不太好看。 “怎么了?” “没、什、么。”沈如画看着他的脸,一字一顿地说。 不知道为何,她突然来了情绪,感觉肚子里憋着一股无名火。 但很快,她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不由得抿了抿唇,四五秒后还是决定说出实情。 “对不起,刚才我擅自接了你的电话,对方是苏小姐,我想她可能有些误会,你最好是给她回个电话吧。” 厉绝把手机拿在手里颠了颠,好像并不怎么在意的样子,然后轻轻揣回衣兜里,“噢,你接了我的电话?” “嗯。”她点点头,老老实实地把手机递还给了厉绝,耷拉着脑袋,眉心微蹙,轻咬着薄唇,像是一个知错的小孩儿。 然后,恹恹地说:“我知道自己不对,但你待会儿再骂我吧,先给她回过去,免得她误会你。” 她说完转身就要走,却忽然听见厉绝说:“误会?误会什么?误会我和你在一起?你不想让她知道我们在交往?” “倒也不是,只是——” 微微一顿,她蹙眉说,“我觉得苏小姐对你也是有好感的,毕竟你们俩青梅竹马,况且她打来电话,很可能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毕竟都这么晚了……” 厉绝抽出手来,跨到她的面前后,双手环抱,另一只手倚靠在门沿上,突然问她:“沈如画,你知道自己是个很感性的女人吗?” “知道啊。”她撅了撅嘴,仍然低垂着脑袋,嘟囔道,“不感性,怎么学画画。” 厉绝伸出手指拜了拜,又纠正:“不是这个,准确地说,应该是情绪化。” “情绪化?”她懊恼地抬头。 等等,这话怎么听着不对了呢? 果然,厉绝眼角含笑,直盯着她的脸,吐字清晰地说:“譬如莫名地生气,纠结简单的问题,以及——明明在吃醋,却偏要伪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吃醋?伪装? 沈如画想反驳,但脱口而出的却是:“对!我就是情绪化,那又怎样?我就不能吃醋了吗?” 厉绝愣了一下,随即笑了,抬手轻刮了下她小巧挺*翘的鼻梁,一字字地说:“傻瓜,醋有什么好吃的,今天你还没吃够?” “此醋非彼醋!”她懊恼地咬了咬唇。 不过,仔细想想,似乎也确实没什么醋好吃,就因为苏薇打来的一通电话?就因为她和厉绝是青梅竹马?就因为她为厉绝受过伤?还是因为她是厉氏的大功臣? 这并不是厉绝的错,沈如画很清楚这一点。 但因为他不显山不露水的清淡表情,她心底潜藏的那点烦躁反而被急速点燃,她懊恼地皱了皱鼻头,撇过头,不理睬厉绝。 知道小丫头是不高兴了,厉绝心里是有些轻飘飘的,她在为他吃醋,唔,这是个不错的现象…… 思及此,他又轻掐了一把她的脸颊,说:“好吧,我承认,我也大概知道苏薇对我有好感,但我没有重视,更别说深究了。我知道外面有很多人都当她是未来的厉氏总裁夫人,但我可以发誓,我没有,真的没有,我压根儿没有把她当成未来的另一半看待,她只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 沈如画这才转过头来:“可是,上一次我来厉氏公馆送画,发现她在你家。” 她没有追究什么的意思,但既然话题已经说到这里了,她想继续聊下去。因为,她觉得有的事情需要沟通,她不愿意自己闷在心里,不告诉他。 厉绝说:“苏薇一个人在C城,她的父母都在国外,可以说我算是她在国内唯一的亲人,我当然要照顾她。” 难怪,难怪苏薇在她面前摆出一副自己是女主人的姿态。 既然话已经挑明了,沈如画心里也没那么难受,她佯装生气的样子瞪着厉绝,“说实话,你挺享受被人暗恋的感觉吧?” 厉绝收敛了嘴角的笑意,很认真地看着她,反问:“我对她没有感觉,哪儿来的享受?” “……”沈如画一下子噎住了。 心里想想,似乎也是这个理,心里也就没那么纠结了。 过了几秒,她撇了撇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跟你说了这么多,你不会觉得我很幼稚吧?” “不会。”他揽住她的肩膀,将她往怀里带,“如果这就算是幼稚,那我刚才跟你提的要求,不就更幼稚了?” 不准穿超短裙…… 不准超过二十四小时不联系他…… 不准和别的男生单独约会…… 唔,这么一比较起来,她这个小小的情绪化,似乎的确是小巫见大巫啊。 两人把话说开了,那些不开心的情绪也就很快消失了,沈如画心里暖暖的,心想至少厉绝亲口承认他对苏薇不在意,以后如果再遭遇苏薇的冷言冷语,她也不会不开心了。 ……………… 香山丽苑,C城以北富人区一处低密度的高层公寓楼里,顶层只有一户人家,恰是苏薇的住所。 这间173平米的顶层公寓,四室两厅三卫一厨,还有两个超大的双阳台,这在C城来说,已经是很奢侈的洋房了。 但比起她在洛杉矶的别墅,比起苏家在江南的那座宅院,自然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此时,她静静地矗立在宽幅落地窗前,想起刚才和沈如画的一番通话,整个人都陷入了无穷无尽的恨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