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87章 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厉绝嗯了一声,随即目光掠过沈如画的肩膀,看向她身后的那两个女生,态度礼貌而疏离,“你们是如画的同学吧?谢谢你们平时照顾她,她最近身体不太好,刚大病一场,以后还麻烦你们俩多照顾她。” 那两个女生怔愣了下,旋即都红了脸,点头如捣蒜。 厉绝回以微微一笑,两个女生的脸顿时红如煮熟的虾子。 之后,厉绝揽着沈如画的肩膀往宾利车的方向走去,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扭了扭身体。 但厉绝把她的身子箍得死死的,力道不大不小,刚好是她不能挣脱的力度,无奈之下,她只好作罢。 到了车边,意外的是厉绝没急着开车门,而是走到车尾,打开后备厢,露出满满的红玫瑰。 不仅沈如画瞠目结舌,两个女生的眼睛也看直了,周围响起一片唏嘘感叹声。 车子很快驰*骋在校园的主干道上,车窗只开了一条缝,空气中广玉兰花香的味道更浓郁,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的大学生们说说笑笑地行走在马路上。 宾利车的穿行确实显得突兀,沈如画往车内缩了缩脖子,问厉绝:“你今天怎么想起约会了?不是说要先送我回家的吗?” 厉绝挑了挑眉,“怎么,你不想和我约会?” “也不是,”她抿了抿唇,脸颊微微泛红,“就是觉得你今天……太高调了。” “高调?”厉绝不满意这个词,他皱了皱浓眉,“这可是我第一次送花给女人,我以为你会喜欢。” 该死的秦卫,不是说只要是个女人,都喜欢男人送花的吗? 沈如画很认真地想了想,说:“喜欢是喜欢,可我也是第一次收到异性送我这么多的玫瑰花。有点儿,有点儿……唔,不习惯。” 原来,这也是她第一次收到异性送的花。 这个答案令厉绝脸色稍霁,又看见沈如画凑上鼻子嗅了嗅玫瑰花,面上带笑,对玫瑰花也是喜欢的神情,他周身的冷气这才成功地褪去了一些。 车子缓缓驶出学府大道,厉绝忽然回过头来,问沈如画:“有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 她眨了眨眼,有些羞赦。 事实上,她不是没有幻想过有一天恋爱了,会和喜欢的人做想做的事。 比如逛街,比如两个人用一个吸管喝饮料,比如一起看电影,比如戴情侣对戒、戴情侣表、挂情侣手机链,比如穿情侣装,再比如共进烛光晚餐,比如相拥跳舞,比如一起爬山看星星,比如呼吸倚靠着吹海风,比如手牵着手过马路…… 可是这些事情,对厉绝来说会不会太幼稚了? 想到这里,她摇了摇头:“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还是你安排吧。” 厉绝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很快,车子就抵达了市区最热闹繁华的商业街,原本厉绝并不喜欢太嘈杂的地方,但为了和她有一场完美的约会,他还是决定一试。 而他打算带她去的第一个约会地点,便是电影院。 到了电影院,厉绝发现人非常多,基本都是情侣,摩肩接踵,空间里充盈着一股奶油爆米花的香味。 他皱了皱眉,不由分说就掏出手机,打电话给秦卫:“秦卫,联系凯撒国际影院的封总,让他把新华区分店的情侣厅清场……” 沈如画站在旁边等着,一开始还以为他打电话给秦卫安排公司的事,谁知道他竟然是吩咐秦卫安排清场的事情,立即就拽住他的胳膊。 她摇头阻止道:“别这样,太没有公德心了,怎么能随随便便就剥夺了别人的约会权利呢?” 听她这么一说,立即也就挂了电话,“那好,既然你不介意,我也就不介意。” 孺子可教也,沈如画微笑着点点头,亲昵地上前挽住他的胳膊,“好啦,我们去买电影票吧。” 厉绝先去买好了票,回头时看了看四周,又按住沈如画的肩膀,让她等在原地,他去买点东西。不到五分钟,他拿着饮品、爆米花和各种零食回来了。 “怎么买了这么多?” 沈如画被他手里的一大包零食给吓到,这个画风实在是太不适合厉绝了,左边单手拿着饮料,怀抱抱着爆米花,另一只手里则提着一大袋的零食。 厉绝倒是无所谓的样子,淡淡地说:“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一样买了一点儿。” 这还叫一点儿?他快把电影院小吃部的东西都买过来了吧…… 沈如画脸色微窘,心里却又暖暖的,她赶紧上前接过他手里的饮料和爆米花,帮他减轻一点负担。 下一秒,她的肩头被包进一只温暖厚实的大掌内,源源不断的热力自他的掌心里传来,直涌上她的心头,暖暖的。 两人看的是恐怖片,沈如画和厉绝坐在最后一排的情侣座上,轻松地看着大屏幕上的故事。 无奈恐怖片却一点儿都不恐怖,这都拜裴佩所赐,那丫头特别喜欢看恐怖片,就经常拉着她一起在宿舍或是她家看恐怖片,看的都还是电影史上排的上名号的恐怖片,所以这种国内的恐怖片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 她看得有些犯困了,喝了口饮料,偷偷看了一眼厉绝。 他一手撑着额角,双目聚焦在屏幕上,神色放松,但似乎看不出他究竟是在看电影还是跟她一样在神游。 “你觉得好看吗?”沈如画好奇地问。 “情节拖沓,毫无新意,对白鸡肋,逻辑凌乱,导演和编剧都在当观众是白痴。” 沈如画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是不是秦卫给你选的电影啊?” “……”厉绝嘴角微微抽了抽。 还真被她给猜中了。 秦卫那混小子,说什么恐怖片是情侣们的最佳选择,因为在看恐怖片的时候,一旦有什么吓人的镜头,女的一害怕一闭眼,男的就可以名正言顺堂而皇之的将她抱进怀里。 所以,他才毫不犹豫地预订了这场恐怖片。 但事实却是,沈如画从头到尾既没尖叫也没闭眼,更别提顺势倒在他的怀里,也不知道小丫头是不是内心太强大,还是因为影片一点儿也不恐怖。 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挑个爱情片好了,好歹都会有那么些肉麻的亲*热镜头,就算不能在电影院里把她怎么样,但至少会弄得她心猿意马。 思及此,厉绝唇角微微勾了勾,伸手轻握住沈如画的小手,有意无意地摩挲起她的手背来…… 沈如画感觉到他的挠蹭,便回过头来,不期然地撞上了厉绝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睛。他正单手撑着额角,单手轻握着她的手,只是没在看大屏幕,而是在看她。 微微红了脸,她将手里的爆米花递过去:“要吃爆米花吗?” 厉绝盯着她的脸,目不转睛:“不吃。” “那薯片、话梅、葡萄干、洋葱圈还有虾条呢?” “我从不吃这些东西。” 那还买这么多?这些东西可都是含有大量的卡路里呢,他是打算让她一天之内变胖十斤吗? 沈如画撅了撅嘴,最后又将饮料递给他,“那饮料呢?你不觉得口渴?” “不会。”他懊恼于她的不解风情,口吻有些不悦,“我从不喝这种东西,杀精!” 沈如画:“……” 比起他们俩,前面的那一对男女可真是激烈。那女的几乎是从开片十分钟起,就发出惊叫,一直叫到影片过半,那叫一个此起彼伏。 那个男的则是心疼不已地时不时抱住女的又哄又亲,看后面一部分时,那女的倒是没有惊叫了,而是干脆和那个男的抱在了一起,嘴对嘴亲得忘乎所以…… 偏偏这两人就坐在沈如画和厉绝的前排,每次他们俩的嘴巴纠缠在一起时,厉绝握住沈如画小手的力道就会重上一分。 也就是因为这样,沈如画才明白为什么他刚刚看起来有些不悦了。 沈如画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后,不禁对前排的男女嗤之以鼻。哼!不过是看场电影,有必要这么肉麻兮兮吗?要亲*热不会回家去亲*热啊? 可是当她的目光望向周围时,竟然发现其他人也是这样的,个个都是头颈相交,唯独只有她和厉绝是个异类。 她开始思忖,敢情厉绝之所以生气,是因为她没有跟他做出同样亲密的事情? 思及此,她偷偷瞄了一眼身旁的男人。 厉绝还是跟刚才一样,端坐着的身躯依然伟岸,仍然单手握着她的手,拇指不停地摩挲着她的右手背。 他的视线正定焦在大屏幕上,似乎剧情到了此时此刻,才稍稍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直至于她终于回头盯着他许久,他都没有发现。 看得这么认真啊…… 沈如画又开始纳闷起来:难道她想错了? 抿了抿唇,她决定继续与爆米花奋战的时候,忽然身体被轻轻一勾,向厉绝倒去,刚好落进他温暖结实的怀抱里。 下一秒,就听见他沙哑磁性的声音在头顶上方响起,“沈如画,你是在故意勾*引我对不对?!” 她耳根一热,“你胡说什么啊。” “那你一直盯着我看?” 她赶紧扭头看向前方,“我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