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和我在一起,竟敢想着别的男人?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88章 和我在一起,竟敢想着别的男人?

原本想要装作一副认真看电影的样子,可沈如画隐隐约约察觉到脸侧有什么东西向自己靠近,右耳廓和右脸颊上感觉到一股火*热的气息扑来,她惊得头皮发麻,下意识地回过头去。 却倏尔,唇瓣贴上了他的! 她眨了眨眼,思维滞后了足足五秒之久,可还没反应过来,厉绝就已经吮了一下她的唇瓣,而后分开。 半明半暗的光线下,厉绝的脸廓已经完美,俊眸在黑暗中迸射出星光。 他笑睨着她说:“终于亲到了。” 轰—— 沈如画的脸彻底红透,厉绝稍稍调整了姿势,让她整个人靠在自己肩上,她就这样一直舒服地倚靠着他,最后倒有些不愿意起来了。 一百二十分钟的恐怖片终于结束了,众人鱼贯而出,厉绝走在外侧,替沈如画挡住了人群。 两人到了楼下,沈如画看见一旁有个点心店似乎在搞优惠活动,好些大妈、上班族还有学生党在店门口排起了长龙,抢购店里的特色凤梨酥。 厉绝顺着她的视线,发现她正看着那家点心店发呆,不禁蹙了蹙眉头:刚才她吃了不少零食,还想再吃凤梨酥? 便问:“你想吃凤梨酥?” “不是,”沈如画摇了摇头,说,“阿诺跟我一样喜欢吃凤梨酥,我想给他带点儿回去。” 厉绝指着点心店隔壁的一家咖啡馆,说:“那你去那家咖啡馆里等着,我去给你买凤梨酥。” 她受宠若惊,他一个堂堂厉氏大总裁,竟然为了她去抢购凤梨酥,她可担当不起。沈如画想阻止,但厉绝已经走向了那人形长龙的末尾…… 她只好乖乖去了咖啡馆等厉绝,却意外地,瞥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显然对方也很吃惊,“如画,好巧。” 是许久不见的赵晨枫! 的确好巧,也好尴尬,沈如画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家咖啡店里遇见赵晨枫。 赵晨枫微笑着朝她招了招手:“如画,过来这边坐。” 沈如画杵在原地,表情拘束,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难堪地说:“不用,我马上就要走了。” 赵晨枫看出端倪,问:“怎么,你在等人?” “呃……是的。” 赵晨枫的心咯噔一下。他不是没听到风声,听认识的艺术学院学弟学妹们说,近期经常有豪车到艺术学院大楼门口接送沈如画,都说她好像有交往的人了,对方好像还是个高富帅。 莫非,那个人就是厉绝? 沈如画的笑容有些僵硬,但在几秒钟之内迅速调整好,问道:“晨枫学长呢?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妈让我过来取东西。” 沈如画点点头,想起赵晨枫的母亲所工作的银行就在这附近。 想想待会儿厉绝就过来了,这两个男人碰面不知道又要闹出什么幺蛾子来,沈如画赶紧说:“那你坐吧,我还是出去等,我朋友一会儿就来了。” “外面冷,不如就坐这里等。”赵晨枫自然是巴不得她留下来多坐一会儿的,他不想浪费掉这难得的独处时间。 无奈,沈如画摇了摇头:“还是不了,我朋友就快来了。” 她说着歉意地微微颔首,掉头离开。 走到门口,沈如画一眼看见了厉绝,他手里拎着两大盒的点心。 她赶紧迎过去,抱住他的胳膊,把他往车库的方向拽,“你来啦,我们去车库吧。” 她有些心虚,心想他应该没有看见晨枫学长吧? 她刚才还对凤梨酥很感兴趣,现在却看都不看一眼他手里的点心盒,一向洞察力敏感的厉绝便觉察到不对劲,回头往咖啡馆的方向看了一眼。 见他回头,沈如画赶紧又拽了他一把:“快走啦,外面好冷。” 她硬拽着他往车库走,好像他多见不得人似的,令厉绝微微蹙起了眉心。 咖啡馆内,赵晨枫已经走到门口来,瞟见沈如画正亲昵地拖着一道伟岸的身影往商场车库方向走,虽然只是个背影,但他认出来那个气场强大的男人看起来很像是厉绝。 顿时,心里很不是滋味。 赵晨枫思量了一会儿,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等待拨通的同时,他不动声色地往车库方向跟去。 “裴佩,我是赵晨枫。”赵晨枫的声音倒是客客气气的,对方正是裴佩,“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事情,如画是不是交男朋友了?”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这是她的隐私吧,我们虽然是很好的闺蜜,但太隐私的事情她也不一定会告诉我的。”裴佩可不会出卖自己的好闺蜜。 “可我刚才看见有个男的跟她在一起,他们俩的姿态看起来很亲昵。” “是吗?”裴佩跟他打哈哈,“你没看错?” “嗯,我确定自己没看错。”赵晨枫又说,“裴佩,你有什么消息记得通知我,别人不清楚,你还不清楚吗?我追如画这么久了,再没有结果,我真撑不下去了。” “哎呀,晨枫学长,你别急哈,等我回头问问如画,一定把消息告诉你。那个什么,不好意思哈,学长,我这会儿正在我爸的店里忙着呢……” “那好,就拜托你了。” 赵晨枫挂了电话,目光微敛,略作思考后疾走向前。 ……………… 去车库的路上,沈如画拽着厉绝的衣袖,偷偷嘘了一口气,心想:还好还好,没有让厉绝和赵晨枫撞上,要不然可就尴尬死了。 却好景不长,厉绝冷不丁地伸出手,轻轻扯开她的爪子,再收回自己的手臂。 她以为是因为他手里拎着两大盒点心的,他不方便走路的缘故,她没怎么在意,但走着走着,就发现不对劲了。 厉绝扯开她的爪子后就走得很快,完全不像平时那样,等着与她步伐一致,而是径直走在前头。 沈如画小跑着追了几步,有些急了:“厉绝,你等等我啊。” 他没有说话,脚步也仍然没有慢下来,这下子她更加觉得不对劲了:难道是他看见晨枫学长了? 她小心翼翼地,试探性地问:“厉绝,你怎么了?我哪里惹你不高兴了吗?” “哦?你有没有惹毛我,你不知道?”厉绝的语气有了点寒意。 沈如画识相地噤声。 如此,她更加确定,厉绝是看见赵晨枫了。 糟了糟了,他好像看见晨枫学长了,怎么办?要不要跟他解释?可她其实并没有和晨枫学长怎么样嘛。 思来想去,她打算跟他撒娇,说不定撒撒娇,还能蒙混过关。 她就伸手去扯厉绝的袖子,并软软地说:“厉绝,你慢点嘛,我快走不动了。” 厉绝还是不说话,又一次甩开她的爪子。 沈如画索性耍赖,就一直去扯他的衣袖,他又一次次甩开,并抚平自己的袖管,如此反复了七八次后,他任由沈如画动手动脚,不再甩开她的爪子了。 沈如画心里有些小小的窃喜,心想这下子他总该消气了吧? 谁知,进到去停车库的电梯间后,厉绝将两盒点心拎到左手,另一只手摁了电梯数字键,电梯门“叮”一声闭紧,开始往负三楼降。 突然,厉绝单手搂住了沈如画的小腰,她吓了一跳。 扭头看向他,发现他也正好转过头来看着她,眼神带着审视:“沈如画,你胆子不小,和我在一起,竟敢想着别的男人?” 沈如画愣怔了。 厉绝搂住她的纤腰轻轻掐了一把,质问道:“就算是做生意,也该讲点诚信吧?忘了和我的约法三条了?” 沈如画一怔:“刚才你都看见了?” “你说呢?哼!”厉绝冷冷地嗤了一声。 “……” 好吧,她还真是倒霉。 转念一想又有点儿懊恼:不对啊,她和晨枫学长又没怎么样,他要不要这么小气啊? 正想反驳,忽然听见厉绝又道:“小丫头,看来你还欠调教,该罚!” 说罢,长指紧扣住她的下颌,就不由分说封缄住了她的唇。 “唔……”沈如画惊呆了,这里可是电梯间,进出这栋大厦的人这么多,被人看见了可怎么办?! 她开始挣扎,躲避,不料厉绝力道很大,单掌就擒住了她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并反剪在她背后,将她压向梯壁,紧接着铺天盖地地吻了下来。 这个吻来得太突然,太急切,沈如画猝不及防地被迷晕了头。 她的胸腔被勒得无法扩张,唇被辗转得疼痛,厉绝想是要把她吞掉一般,很用力,也很强势,容不得她半点推托,她只能承受着。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全身热得要命,随着他的深吻,一波波点燃,就好像是蒸笼里的虾子。 渐渐地,她不由自主地攀上了他的后背,随本能抱住他,想和他贴得更紧密,触手可及的宽阔肩背,让她沉溺其间。 无可厚非地,她喜欢他的拥吻,即使是他借题发挥也好,小题大做也好,总之,她就是喜欢,心跟着渐渐狂乱。 这个吻擦枪走火,眼看着就要烧旺。 忽然电梯叮的一声再次响起,意味着电梯已经抵达负三楼,梯门打开,外面正好一拨人说说笑笑着走来。 抬头便看见这一幕激*情戏,说笑声立即消隐。 短暂四五秒的怔愣后,大家无声迅速地开了隔壁梯门进去,带着窃笑,逃跑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