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怎么办,我快等不及了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89章 怎么办,我快等不及了

沈如画慌忙推开身前的男人,低头掩饰着,脸颊、耳廓以及颈脖全都红成一片,而身旁的罪魁祸首却是满足一笑,并抬起手摩挲了一下自己的唇,那残留的温*热令他轻笑出声。 看见他抖着身体偷笑,她气恼极了,抬起粉拳捶了他一下,然后小跑着离开。 厉绝凝着她的背影,心头甜蜜而隐忍。 他走到车边,打开后座的门,将点心盒放好,回到驾驶室坐好,掏出车钥匙揷进钥匙孔里,却并没有发动引擎,只是这么坐着。 沈如画看着静静坐着的厉绝,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全身一阵微颤。 她揪紧了双手,心头甜蜜又忐忑。 她不敢说话,咬着唇,红着脸,乖巧地等着他发动引擎。但下一秒,忽然听他落了车窗锁,然后更炽*热的气息扑了过来。 厉绝来势汹汹,霸道地箍住她的身子,顺着她的颈肩向下探寻着她的曲线。 “厉绝,厉绝,你等等,别这样……”沈如画推拒着他,可面前的男人像是发了狂一般,根本推不动。 并且,他摁了副驾驶座上的某个键,只听见啪嗒一声响,沈如画身后的躺椅就缓缓倒了下来。 厉绝顺势抱住她,带着深切的渴*望。 他的手也探进了她的衣襟,笨拙又急切地扯拽着她的衣服,却还是小心翼翼地生怕弄痛了她,或是碰到了她的旧伤。 她听见厉绝压抑着粗重的喘息声,问着:“丫头,怎么办,我快等不及了,我不想再压抑自己了,怎么办,嗯?怎么办……” 他一遍遍地问她怎么办,可她又好得到哪里去呢? 车内,缭绕的欲*望,升腾的情*潮,沈如画沦陷了,心头有一团火像龙卷风一样卷着她,她身不由己。 蓦地,厉绝极大的重量压在了她的身上,沈如画顷刻间清醒了。 她费力地用手隔断了游移在她颈脖间的热唇。 这就是喊停了。 厉绝一僵,停了下来,他的鼻息捂在沈如画的衣领里,声音闷闷的,沉沉的:“还是不愿意?” 沈如画红着脸,紧张地抿了抿唇瓣。 她没说话,就是默认了。 厉绝叹息了一声,好半天都一动不动,沈如画也不敢动,两个人艰难地维持着尴尬的姿势,很亲密,可惜情*潮在迅速地退却。 厉绝忽然使尽全身力气箍紧身下的人儿,沈如画手腕一疼,忍不住呻*吟闷哼出声。 “弄**疼你了?”他愣了一下,利落地起身,背转身去,一边扣着纽扣一边将她的靠背升起来,并说,“对不起,我忘记你受伤了。” 情到深处,身不由己,连她自己都心猿意马了,更何况是他。 “我没事儿。”微微一顿,她又小心翼翼地瞥了他一眼,“我……” “我明白。”他回过身来对她笑笑,笑得很自然,清新如每天清晨见面时说那声“嗨”一样,若仔细看,还能发现他的耳廓处晕着淡淡的粉红。 沈如画慢慢地坐起身,看着胸前敞开的衣扣,脸颊滚烫得好似要烧起来了,她本能地去扣紧衣领,却发现自己的手颤抖得厉害,怎么都扣不上衣扣。 蓦地,厉绝的手抱住她的手。 她下意识地放下自己的手,让他代劳,忽然发觉不对,又将手伸了回来,按住胸口敞开的衣衫…… 厉绝不禁轻笑出声,“我发誓,暂时不会再碰你。” 他竟然还强调只是暂时性的,太无耻了……沈如画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厉绝轻轻拉下她的手,替她将衣扣一一扣好,她羞赦地低垂着脑袋,几乎快要把自己深深地埋在副驾驶内。 厉绝见她这副模样,只觉得好笑又好气,他伸手帮她理顺凌乱的头发,唇贴着她的头发丝轻轻烙下一个吻,然后就这样抱着她,一动不动。 这亲昵的动作,她没有拒绝,也没有讨厌。 如果她没有在那一刻及时恢复理智,在这狭窄的车内,不知道要做出什么惊骇的事情来,这样失控,如何是好?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事情。 可是,就这么窝在他的怀里,感受着他的体温,却有种说不出的安定感觉,甚至有一种想要一直这样依偎在他怀里的想法。 沈如画被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给吓到了。 她想,她一定是疯了! 厉绝见她局促纠结的样子可爱得很,不禁轻柔地笑了,“好吧,既然你把自己的第一次看得这么紧,我应该庆幸才对,就不跟你生气了。” 说着,他伸手细细地摩挲着她的脸蛋儿。 沈如画将脸在他的掌心里蹭了蹭,带着几分依恋,多数是示好,厉绝笑了笑,“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她乖巧地点了点头。 ……………… 半个小时后,厉绝将沈如画送回了沈宅,她的行李是早就让管家赵伯打包好了之后,由佣人送回到了沈宅,沈如画只需要人回来就行。 她到家的时候,家里人都还没回来,管家说沈云道还在纺织厂,江雪和沈天音出去逛街了,至于阿诺,当然是因为还没放学。 沈如画便先去了后院,她想念馒头了。几天不见,馒头的身子浑圆了不少,好像一个球,可爱极了。 沈如画乐了:“馒头,你再吃下去,就该减肥了!” 身后有一道结实有力的胳膊将她的纤腰紧紧环抱住,“如果是你,吃得再胖,我都不嫌弃。” “喂!”她红了脸,一把拍掉厉绝的手。 厉绝笑着对馒头说:“馒头,你看看你妈咪,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你说谁没心没肺呢?” 她正要去捶厉绝的胸口,却远远地看见父亲沈云道的身影,眼前一亮:“是我爸,他回家了!爸——” 她迎了过去,一把抱住沈云道的胳膊。 “回来就好,我和阿诺都很想你呢。”沈云道笑呵呵地说着,又去牵沈如画的手,问,“身子怎么样了?好多了吧。” “嗯,好多了。” “这次全靠厉先生照顾你啊。” 说着,沈云道看向沈如画身后的男人。 厉绝客客气气地向沈云道问好,自从和沈如画确定了关系,他对沈云道的态度既尊敬又谦逊。 沈云道微笑:“快去主屋吧,如画,你去给厉先生泡杯茶。” “还是别让她去了,她的伤才刚见好了一些。” 沈如画却说:“还是我去吧,你陪我爸聊会儿。” 说着,沈如画就去了厨房泡茶。 沈云道看着两人说话的神态和口吻,不禁唇边含了浅浅的笑意:“看起来厉先生把我们家如画照顾得很好啊,她的气色比受伤之前还要好些了呢。” “沈先生客气了。”厉绝淡淡地说。 沈云道却忽然敛了神色,严肃而又极其认真地问道:“厉先生,你能不能跟我说实话,你现在和如画是……什么关系?” “我和如画正以恋人的关系相处。”厉绝也敛了神色,面上没有丝毫的迟疑。 这个答案沈云道并不意外,事实上他已经看出来了,厉绝喜欢自己的女儿,要不然也不会将她接去厉氏公馆养伤了。 思及此,沈云道神色颇为欣喜。 正巧这时,沈如画端着茶水出来,远远地看见自家老爸正在跟厉绝谈些什么,不禁有些紧张起来。 她先是看了看沈云道的神色,在看见老爸一副严肃慎重的表情后,她又把目光投向厉绝,一个劲儿朝他挤眉弄眼,那意思好像在说:你跟我爸说了些什么啊? 厉绝嘴角噙着笑,然后伸手从她手中接过茶杯,期间故意给了沈如画一个意味不明的神色,沈如画撅了撅嘴,心里更是好奇的发痒。 沈云道是过来人,瞥见两人微妙的互动,当下更放心了。 但他有心考验考验厉绝,便轻咳了咳,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问道:“厉先生,我家如画还不满二十,你就不怕她个性不成熟,给你惹来麻烦?” 厉绝笑了笑,说:“麻烦倒是不少,不过她很合我的心意,所以我并不嫌麻烦。” “厉绝,我有给你惹麻烦吗?”沈如画皱了皱鼻,不满他的说辞。 厉绝给了她一个“你懂”的眼神。 沈云道见状,心里已经了然,便转头看向厉绝:“听厉先生这个意思,是打算娶如画?可是如画现在才大一,要结婚恐怕还要再等个两三年,这样厉先生也愿意?” 言下之意,如画可是比厉绝小个好几岁,他能等得了她长大? 一句听似不经意的提问,却令整个客厅骤然安静下来,别说是沈如画,就连厉绝也愣了一下。 旋即,他就着回应:“虽然我和如画还未到谈婚论嫁的阶段,但如果相处顺利,步伐一致,我们自然是往那个目标前进。” 沈如画怔住。 她才刚刚答应和他在一起,他就已经考虑到结婚这件事了?不是真的吧! 但看厉绝的神情,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倒是认真得很,比在办公室开全公司大会时还要严肃认真。 沈云道终于笑了,“厉先生很认真啊,态度诚恳,说话实在,我感到很欣慰,我沈云道果然没有看错人,由你照顾如画,我很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