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叔叔忙着和姐姐谈恋爱去了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90章 叔叔忙着和姐姐谈恋爱去了

“沈先生过奖了。”厉绝宠辱不惊,神情未变。 沈云道却笑得更开怀了,“诶,现在还叫我沈先生,是不是太见外了?” 厉绝顿了顿,微微躬身改口道:“是,伯父。” 沈如画脸色微窘,心里却像是喝了蜜。 不一会儿,一辆车缓缓停进了沈宅的院子。 车门打开,一个小人儿迫不及待地就从车内跳了出来,小书包都还没来得及背上,他就朝着别墅客厅里跑去。 司机喊道:“诶,小少爷,您的背包。” 他却像是没听见,远远地朝着别墅内那道高大的身影喊:“厉叔叔,厉叔叔!” 沈诺一进门,就直接扑向了厉绝,厉绝也是力气大,抱起沈诺的小身子,高高地举了起来,并将他举着绕了两大圈儿。 然后,厉绝又将他放下来,用手揉了揉沈诺的小脑袋瓜,笑着问:“小家伙,想我了吧?” “嗯,特别特别想。” 沈诺重重地强调了一下,之后开始汇报了,“厉叔叔,你怎么这么久都不来看我了,你忘了督促我做家务的事情了?哼,你忘了阿诺,我不开森!” 他越说越带劲儿,还真像是生气了似的,将双臂一抱,脸一转,就拿后脑勺对着厉绝了,那傲娇的样子倒是和生气时的厉绝有点儿像。 可惜他这傲娇的范儿没保持太久,冷不丁地后脑勺上挨了一记拍,“就记得厉叔叔,我这个亲姐姐你就不记得了?” 沈如画佯装生气的样子,对着沈诺瞪着眼睛。 谁知,沈诺扭过头来看着沈如画,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哦,我知道了,厉叔叔忙着和如画姐姐谈恋爱去了,所以才忘了我,哼,你们俩讨厌,讨厌!” 沈如画嘴角抽了抽,深深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她撅了撅嘴,逗着沈诺说:“阿诺,你说姐姐讨厌?那姐姐就不给你吃凤梨酥了,亏姐姐我给你带了两大盒的凤梨酥呢。” “真的吗?我要吃要吃!”小孩子就是经不住逗,沈诺又是个小吃货,脸上立刻露出小馋猫的表情,“如画姐姐,你快告诉我凤梨酥在哪儿吧?” 沈如画笑开了:“好了啦,姐姐这就去给你拿。” 还没回头,沈诺已经第一时间跑进了屋去,眼睛直盯着客厅里的茶几,没有发现目标物,他又直奔厨房,问管家凤梨酥放在哪里了。 沈如画想要逗一逗他,就给管家做了个“嘘”的手势,管家心领神会,就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对沈诺摇摇头,说:“哎呀,小少爷,不好意思啊,凤梨酥不是我放的,我也不知道放在哪里了。” 得不到答案,沈诺又跑去找小琪,因为他知道小琪跟沈如画亲近,是她的贴身佣人,便抱着小琪,直摇她的手。 “小琪姐姐,你快告诉我,如画姐姐给我带回来的凤梨酥放哪里了?” 小琪憋着笑意,回答:“哎呀,小少爷,我没有跟二小姐一起回来,所以我也不知道凤梨酥被放在哪里了。” 如此一来,沈诺就更着急了,他看见客厅里端坐着的父亲大人,便跑过去抱住他的颈脖,缠着他说:“爸,你快告诉我嘛,如画姐姐带回来的凤梨酥放到哪里了?” 沈云道被逗得乐开了花,“好啦好啦,如画,你比阿诺大了这么多岁,就不要逗他了,反正你的凤梨酥也是专门给他带回来的,就不要再逗他了。你看看他,都快急哭了。” 沈如画仔细一瞧,好家伙,小阿诺还真的急坏了,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竟然沾上了泪珠儿,有两滴就挂在眼睫毛上,看着滑稽又可爱。 大家见状,都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大家这么一笑,沈诺更觉得委屈了,竟然哇地一声哭起来。沈如画心疼沈诺,赶紧上前抱住他。 她像个最普通的小妈妈一样,哄着他说:“好了,姐姐不逗你了,是姐姐错了行不行,姐姐马上把凤梨酥给你拿来。” “呜呜呜……如画姐姐,你好坏呼哧……你逗阿诺呼哧呼哧……”沈诺抽噎着,一边吸着鼻子,眼泪鼻涕流了一脸,哭得好委屈。 沈如画没想到这样就把沈诺逗哭了,更觉得内疚,连忙用自己的衣袖去擦拭他脸上的鼻涕眼泪。 “好啦,姐姐现在就去给你拿凤梨酥,不许再哭了,知道吗?” 沈诺破涕为笑,胡乱抹了几把眼泪,抬起头期待地看向沈如画。 不一会儿,沈如画把凤梨酥拿了过来,小心翼翼地拆开外面的包装纸,再用牙签挑了一块凤梨酥,喂进了沈诺的嘴里。 “怎么样,好吃吗?这凤梨酥可是那家点心店的招牌呢。” “唔好次……是如画姐姐带回来的特好次……”小家伙一阵点头,因为嘴里包着凤梨酥,有点口齿不伶俐。 沈如画看着他笑了,抽出纸巾去擦拭他嘴角的凤梨酥屑。 不知怎的,忽然就有些伤感起来。 原本像沈诺这样的孩子家里并不缺吃的,虽然沈云道的纺织厂维持得艰难,但是一直以来,也都不让孩子们缺吃少穿的,所以沈家的伙食吃穿都不用愁。 但沈诺之所以这样,无非还是因为父母给的温暖太少,沈云道整天忙于工作,江雪一有空就爱出门约上几个富太太打麻将,根本算不得一个称职的好妈妈。 早在之前,沈如画就跟沈云道提过,想要和沈诺住在一起,能多照顾她一下,但那时候她还是个高中生,沈云道担心沈诺影响她学习,就没答应。 但即使这样,她还是时常抽空帮助沈诺学习,照顾他的起居。 就像这盒凤梨酥,家里除了父亲,也就只有她知道沈诺喜欢凤梨酥了,即使出门在外,都不忘了给他打包带回来。 只可惜后来她上了大学,要学习打工两不误,不能经常照顾家里,对沈诺的照顾也就疏忽了。 看看沈诺狼吞虎咽的样子,她忽然发现,这才几天不见面,阿诺那张原本就不太圆润的小脸,好像变得消瘦了。 “阿诺,你最近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啊?” 小家伙对吃饭多少的问题没什么概念,但不想让沈如画担心,就摇头说,“才不是呢,我每天中午在学校,都要吃这——么多呢。” 沈诺一边吃凤梨酥,一边说话,一边还不忘了用手比划着。 沈如画回过头去,用询问的眼神看向管家。 管家点了点头,汇报道:“回二小姐,因为你不在,小少爷这段时间确实没什么食欲,还有带去的饭盒,每次带回来的时候,我们都发现里面还剩下没吃的饭菜。” 沈如画听完,不禁蹙紧了眉头,看向沈诺:“阿诺,这样可不行哦,饭菜不许不吃完,这样不长个子哦。” 沈诺嘟了嘟嘴,“可是学校厨房阿姨做的饭菜不好吃嘛,有时候还狠辣,我吃下辣的,就只能喝汤啦。噢对了,今天中午我就喝了这么一大碗的鸡蛋汤呢。” 敢情不吃饭,都去喝汤了,难怪不长*肉。沈如画哭笑不得,却又担心起小家伙的身体状况了。 沈如画正要说教一番,肩头却忽然被一只大掌轻轻摁住,她回头看去,厉绝朝她轻轻摇了摇头。 沈如画狐疑地看着他,只见厉绝将沈诺手里的凤梨酥抽掉,放回盒子里,然后在他面前蹲下来,用十分严肃认真的表情看着他。 “阿诺,你听好了,叔叔问你,你是不是男生?” 这是什么鬼问题?阿诺不是男生,难道是女生吗?沈如画皱了皱眉。 沈诺倒是很配合,乖乖地点头:“阿诺当然是男生啊,阿诺长大后,还要当男子汉呢!” 厉绝嘴角一勾,这正是他想要的答案,就顺着沈诺的话,继续问道:“很好,竟然阿诺想当男子汉,那你知道什么叫男子汉吗?” “这个……”这下子倒是难倒小家伙了,沈诺抬起手,冥思苦想着,像是很苦恼这个问题的样子。 听到这里,沈如画隐约听出些苗子了,她好奇地看着厉绝,期待他接下来的话。 厉绝抬手轻握住沈诺的双肩,极其认真地说道:“男子汉啊,就是坚强自信,敢作敢为,能扛起一片天的男子,就像你爸爸一样。但要想成为一名真正的男子汉,就要具备一具强健的身体,锻炼好自己的体魄。如果你不好好吃饭,个子就长不高,一个身材矮小的男生是会被人看不起的,你想做一个身材矮小被人看不起的男生吗?” 沈诺听得很认真,听完了厉绝的话,立刻摇了摇头:“我不要!我要长高,长得像厉叔叔你这么高!” 厉绝一下子乐了:“哦?你觉得厉叔叔长得很高大?” “嗯!非常非常高大,像坦克那么高大!” 在场的人都经不住,被逗笑了,估计也就只有像沈诺这样的小孩子,才会用坦克来形容一个人长得高大吧。 厉绝也笑得很开心,他伸手亲昵地轻捏了一下沈诺红红的脸蛋儿,“那好,沈诺一定要多吃饭,尤其是白米饭和蔬菜,还有鸡肉鱼肉,那些最长个子了。以后等你长大了,我等着你和我比谁的个子高,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