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偷偷去找她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92章 偷偷去找她

江雪越说越激动,声音不自觉地拔高,还带着些许的颤抖,沈天音是第一次看见江雪这个样子,吓得不轻。 她赶紧安抚江雪:“妈,你别生气了,我不说总行了吧,其实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抱怨抱怨嘛,你别当真。” 江雪哼了一声,脸色稍霁:“你啊你,非得把我气死了你才高兴是不是?!” “妈,这世上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我哪敢咒你死啊,别生气了昂。走,我们去咖啡店里坐下休息一会儿再继续逛。” 沈天音赶紧拉江雪去了一家咖啡店。 江雪拿了一些钱给佣人小丽,让小丽自己去挑几件衣服,无非是想支走小丽,好跟女儿沈天音说几句私话。 待小丽一走,江雪就拽着沈天音的胳膊说道:“刚才我说的那些话你可得记清楚了,以后不准在沈云道面前说出同样的话。” “妈,我知道了。”沈天音点点头,态度倒是很端正。 江雪这才松了口气,却又若有所思地道: “你知道就好,不过话说回来,这段时间家里的情况确实不太对。明明厉绝已经给纺织厂投资了几百万,按理说,纺织厂的情况应该有明显好转,但不知道什么原因,沈云道又给我扣了零花钱。我怀疑——” 她话到一半,忽然一顿。 沈天音一个激灵,追问:“妈,你怀疑什么?” 踌躇几秒,江雪这才说道:“我怀疑纺织厂的亏损情况很严重,恐怕已经到了几百万都不能解决的地步。” “啊,真的假的?!”沈天音心底一沉,“那你的意思是,沈家的纺织厂快要倒闭了?” “我也不清楚。”江雪摇摇头说,“你又不是不知道,自从我离开了纺织厂,专职在家照顾沈诺后,沈云道就不准许我过问纺织厂的事情了。可是,从他苛扣零花钱,减少家佣工资,还有减少家里各项开支费用的迹象来看,纺织厂的情况肯定不容乐观。” 听到这里,沈天音脸色都白了。 虽然她骨子里看不起沈家那个小小的纺织厂,但自己又没什么本事,生活起居所需要的开支,全都依仗着沈云道拿回来的零花钱。 沈云道对她们母女俩倒也大方,给的钱比沈如画还要多,当然这都归功于江雪替沈云道生了阿诺的缘故。 毕竟,阿诺是沈家唯一的男丁,母凭子贵这句话不只是在古代适用,现代更是如此,更何况是像沈家这样的名门之后。 沈天音心里又恨恨得想:如果妈猜测的是正确的,靠阿诺继承沈家纺织厂的想法,恐怕就要落空了。因为,她们还没等到阿诺继承沈家的纺织厂,沈家就没落了,以后她们母女俩的日子该怎么办? 看见她脸色都白了,江雪嗤了一声:“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要你处处小心了吧?趁纺织厂还没有倒闭,你把你爸哄好了,能捞到些好处就捞,要不然以后连捞的都没有了。” “……” “还有,你也别再没心没肺的了,好好想想以后该怎么过日子吧?或许是我杞人忧天了,但不管怎样,你得为自己打算打算,不要整天花天酒地,找些不正经的男人吃喝玩乐了。” “……” “本来我是想让你跟厉绝多处一处,谁知道他看上的竟然是沈如画。也罢,厉绝身边那个姓苏的女人可不是省油的灯,你什么背景都没有,又没本事,即使嫁给厉绝,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的,倒是隔壁家的赵晨枫更适合你。” “晨枫?”沈天音眼前一亮。 说起赵晨枫,她倒是心仪他很多年了。 江雪点点头:“嗯,他是家中的独子。他爸爸是个大学教授,收入稳定,每年的科研经费加上年薪都是好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他妈妈也是个女强人,C城寥寥可数的几名银行女行长之一,那就更不必提了。赵晨枫本人又是建筑专业毕业的,听说还要出国留学,以后肯定是前途无量啊。” “他要出国留学?”沈天音眼前一亮。 她早就向往着国外的生活了,想象着自己在巴黎香榭丽舍大道上购物,在意大利维也纳听音乐会,以及在德国莱茵河畔畅游的情景,她就兴奋得不得了。 只是,有一件事情她比较担心:“可是,妈,晨枫的妈妈好像并不喜欢我啊,上次她看见我,鼻孔都是朝天的。” 沈天音说着,满肚子都是气。 江雪嗤了一声,说:“呵呵,像他妈那种人,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面子,一生追求的是一份完美的事业、完美的老公、完美的儿子。要不然她每年捐钱给她老公的学校是为了什么?这种婆婆最好打发,你只要掌控住了她的要害,就没什么可怕的。” 沈天音还是有些懵:“妈,您的意思是……” “说你傻,你还真傻!” 江雪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瞪了沈天音一眼后,继续道,“你找个机会,跟赵晨枫生米煮成熟饭不就得了?最好是再怀上个孩子,到那时候,她还敢说什么?” 沈天音恍然大悟:“妈,我明白了,您是让我找机会主动勾引晨枫,跟他把关系坐实对不对?!” “嗯,孺子可教也。” 江雪眼角带笑,好似千年狐狸一般。 ……………… 与此同时,赵家,二楼侧卧。 赵晨枫已经杵在阳台上待了整整三个多小时,从厉绝载着沈如画回到沈宅,一直到厉绝离开,他就待在阳台上没有离开过。 他的目光始终注视着百米外沈家的一切,当看见沈如画送厉绝到车门边,看到两人依依不舍分开的样子,嫉妒的火焰在眸底熊熊燃烧起来。 他怎么都想不通,他明明已经给苏薇打过电话,为什么沈如画没有离开厉绝,反而把她更推进厉绝的怀抱?难道是他想错了,其实苏薇和厉绝之间什么都不是?还是厉绝本事大,安抚了苏薇的同时,还继续缠着如画? 赵晨枫心里想了很多很多,思绪如麻…… 彼时,他并不知道沈如画遭遇绑架的事情,但事情既然如此,他觉得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他必须做点什么。 之后,赵晨枫一直处于极度烦躁中,寝食难安,想要给沈如画打电话,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更怕她直接在电话里就拒绝了她…… 好不容易捱到了隔日,赵晨枫起床时,觉得脑袋昏沉沉的,就好像是大病了一场。 可他顾不得自己,只想找个机会跟沈如画说说话,恰好这天周末,他看着沈云道开车出了沈宅,就悄悄沿着后花园的小路,去了沈家后院。 他穿过小竹林,走过灌木丛,沿着那条林荫小道一直走到小木门前,只需穿过这道木门,再穿过沈家后院里的小菜园,应该就能看到沈如画了。 赵晨枫一边走,一边想起之前的种种,当初发现这条小道纯粹就是个意外。 因为沈如画养得一只小白兔从这条小路跑到了他家的竹林,被他发现后还给了她,也就是在那时,他对沈如画一见倾心了。 那个时候他刚上初中,沈如画也不过才十岁的年纪,却已经出落得水灵清秀了。 再后来,他为了经常看到她,就和她一起学画画,一有空就穿过这条小道去找她,和她一起喂那只小白兔,他们之间确实有许多美好的回忆…… 可现在,在她身边的男人不再是他赵晨枫,而是那个叫做厉绝的男人了! 赵晨枫心里满满都是恨意,更多的无法置信,他怎么也不相信沈如画真的喜欢上了厉绝,她一定是被迷惑了,像厉绝那样的男人,不知道用了多少肮脏的手段蛊惑她。 不行,他必须得阻止厉绝,必须把如画抢回来,让她悬崖勒马…… 思及此,赵晨枫脚下的步伐加快了起来。 他运气很好,偷偷潜到沈宅后院的时候,沈如画正蹲在地上,喂馒头吃狗粮。 见四下无人,他轻唤了一声:“如画。” 沈如画闻声抬起头来,看见他后,明显脸色一怔。又见他是从小路走过来的,心下一凝,就马上猜到他是为了避开长辈专程来找她的。 她放开馒头,起身问道:“晨枫学长,你找我?” 沈如画有些迟疑,自从跟厉绝在一起后,她心里已经做了选择,却一直不知道该怎么拒绝赵晨枫。 赵晨枫敛了繁复的心绪,恢复成以往见到她时的温和表情,然后看向她身后的馒头,“这是你养的狗?” “嗯,是我最近在街上捡到的,你别看它是流浪犬,但其实很乖巧,特别听我的话。”沈如画是没话找话说,就怕没了话题,显得尴尬。 “你心底善良,总是喜欢养这些小动物,我还记得当初你到我们家后院里找那只小白兔的情形……”赵晨枫幽幽地说着,仿佛在回忆过去的时光。 沈如画隐隐觉察到他情绪不对,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脸色不太好,便问:“晨枫学长,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实习工作很忙,太累了?” “是有一点。” 赵晨枫敛了思绪,抬头与沈如画的目光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