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你是不是在故意躲着我?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93章 你是不是在故意躲着我?

“那你可要好好保重身体,平日里不要太拼命,你如果一直熬夜工作,身体不可能不坏的。” 赵晨枫低笑了一下,转过头来看着她,意味深长地说:“如画,你还关心我,我很开心。” 沈如画很自然地低了低头,一方面犹豫着该不该跟他摊牌,另一方面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才不会伤了和气。 就在这时,她忽然听见赵晨枫说:“如画,上一次是我太唐突,惹伯父不高兴,我还担心你会不会讨厌我了……” 赵晨枫的声音有些哑,眼眸却很清亮,看着沈如画越来越低的脑袋,突然问,“如画,你怎么一直不敢正眼看我?” 沈如画的心缩了一下。 下一秒,赵晨枫的手掌就落在了她的肩膀上,声音里带着磁性:“如画,你能不能抬起头来看着我?我想亲自听你确认一件事儿。” 沈如画并不知道赵晨枫是否知晓她和厉绝之间的事,但她很清楚,她和赵晨枫之间不能这么不清不楚,虽然她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可赵晨枫已经误会太多了。 她深深地意识到,确实如父亲所说,她应该早些说清楚,免得耽搁他的幸福。 思及此,她抬起头来,大方地对上赵晨枫的眼眸,她的一双眼睛看起来像是雪地里的两颗润泽的乌珠,清澈明亮。 “最近一直联系不到你,在学校也碰不到你,你的QQ头像也是黑着的,打电话到你家,你家里佣人又说你不在家。如画,你是不是在故意躲着我?” “不是。”沈如画抿了抿唇,然后据实回答,“我最近遭遇了一些事,而且又交了男朋友,所以我没有太多时间……” “男朋友?”赵晨枫心底一沉,声音变得严肃,“你说的男朋友,不会是厉绝吧?” 沈如画一噎,反问道:“晨枫学长,为什么你对厉绝有这么大的偏见呢?其实,只要你多了解他,会发现他这个人并不像外面所说的那样坏。相反的,他身上的某些品质……” “如画!” 赵晨枫忽然打断道:“你和他认识并没有多久吧?你真的了解他是好是坏,适合不适合你?你就如此仓促地开始和他约会了?” 沈如画试图说服赵晨枫:“学长,厉绝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看他跟我相处的这段时间,并没有把我怎么样。况且前一次我被人绑架,也是厉绝把我找回来的。要不是他,我现在可能都没办法站在你面前了。” “什么,你被绑架?”赵晨枫听到这里,猛然一惊,“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那你有没有受伤?” 沈如画无所谓地笑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是我运气不好,刚好遇到一个厉绝的仇家,撞到那个人的枪口上了。我们还是不说这个了,我的意思是,厉绝本身并不坏,你可能对他有些误会……” “如画!” 不待她把话说完,赵晨枫直盯着她打断,目光如炬道:“如画,你有没有想过,厉绝对你很可能是一时新鲜,毕竟整日围绕在他周围的都是像苏薇那样成熟妖娆的女人,可能单纯的你对他来说很新鲜,他很可能只是想玩玩你。” “老实说我不相信厉绝对你的感情是真的,你怎么就能确定对他而言,你不是一时新鲜?你口口声声说他不是外界所以为的那种人,可你们才认识多久?” 沈如画心口一窒。 同样的话,她已经在苏薇那里听过一次,她不想再从赵晨枫嘴里听到更多。 下一秒,她沉了眉:“我承认,我和厉绝在一起时间不长,谈不上深刻的感情,但我和他在一起时很开心。” “开心?”赵晨枫的笑意凝结,“万一哪一天他让你不开心,甚至让你痛彻心扉了呢?” 任何人都不愿意被别人说中一些不好的事,更何况沈如画现在很在乎厉绝。 她听见赵晨枫的这番话,更不高兴了,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晨枫学长,你今天来找我,就是想说这些吗?” 赵晨枫跟着往前垮了一步:“如画,我知道你不爱听这些话,但是我……” “晨枫学长,我看你还是赶紧回去吧,如果被我爸看见你偷偷从这条小路过来找我,他一定会很生气的。” 沈如画把沈云道搬了出来,并且,说完后不再看赵晨枫一眼,转身就要走。 赵晨枫急了:“如画,你听我说……” 他想去拉她的手,却被沈如画躲开,正当他要第二次去拉她的手时,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一边接电话一边朝主屋的方向走去。 赵晨枫怕被沈家的佣人看见,不敢再追过去。 远远地,他听见她嘴里吐出的,是一个男人的名字:“厉绝,你开完会了?我没什么事儿,在喂馒头呢……” 赵晨枫伸出去的手滞留在半空中,许久才缩了回来,最后他颓然地转身,一步步朝小木门的方向走去,脚步如同灌了铅一般,重得难以挪动。 林子深处,沈天音躲在暗处,将这一幕看得真真切切。 忽地,她的嘴角牵出一抹冷笑来,饱满殷红的唇微微轻启,细语呢喃间看不到莹白的牙齿,声音却是幽怨娇软。 “唉,亲爱的晨枫,你怎么就这么死脑筋呢,独独钟情于沈如画?不过你放心,我很快会让你从这份痛苦中解救出来,我会让你知道谁才是适合你的。” 另一边,沈如画正在接电话,对方并不是厉绝,而是裴佩。 听见她自顾自地胡说一通,电话那端的裴佩一开始还云里雾里的,之后才想明白:“沈如画,你是在利用我演戏吧?说吧,你又让哪位小鲜肉伤心了?” “是……是晨枫学长。” “卧槽,你就这么当面直接拒绝他了?!” “也不是直接拒绝了他,但也差不多,因为……因为一点小事,我们发生了一点不愉快。”之后,沈如画将事情的始末缘由都给裴佩说了。 裴佩听完直感叹:“这样也好,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既然你已经跟厉绝在一起了,就应该跟晨枫学长说清楚。” 裴佩的话令沈如画宽心了不少,也许这样才是最好的结果,她也就不再多想。 ………… 是夜,已深。 欲罪酒吧门口,两个烫金大字高高悬挂在足有几十米的天空,一半镂刻,一半填实,里面正放着最动感的音律。 暧昧的灯光下,男女热舞着,陌生的肢体也可以脱离世俗,这里有的就是欲*望和迷醉,故取名叫欲罪…… 赵晨枫就坐在吧台上,一杯接着一杯的喝。 他已经记不清自己喝了多少杯酒。香浓微甜的冰凉液体顺着喉咙一路流进体内,视线渐渐模糊。 他脑子里浮现出的全都是沈如画和厉绝在一起的画面,顿时感觉浑身都不舒服,好像那副画面就在眼前似的,恨不得扑上去把他们分开…… 眼前人影晃动,头顶灯光迷离,心里滋长的那股烦郁缠绕得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 他想出去透透风,但还没走到大厅便在门口被突然扑上来的一道人影给挡住前路,紧随而来的,是一股浓烈的香水味儿。 “晨枫,你怎么在这儿?真是太巧了!” 他甩了甩头,恍惚听出对方的声音有些熟悉,便努力睁开眼睛,顿时看见一张描画得十分妖艳妩媚的女人脸。 是沈天音! 他感到厌烦极了,并不搭腔,抬手一把挥开她,可惜他力不从心,不但没有把她挥开,反而让她顺势缠住了自己的手臂。 “哎唷,既然来了,干嘛这么早就要走?陪我再喝几杯嘛。”说着,沈天音拽着他的胳膊就朝另一边半圆形的卡座里走去。 赵晨枫被拽着坐下来,人还没坐稳,就听见沈天音问道:“我说晨枫,你可一向都是品行端正的学霸啊,今天怎么会一个人来喝酒?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吧?” 沈天音一边问着,一边替他倒了一杯酒。 赵晨枫毫不自知,而沈天音故意奚落的话听在他的耳朵里格外难受,就像是一把刀深深扎进他已经受伤的心里。 蓦地,面前呈上来一个酒杯,沈天音笑着说: “好啦,不管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都忘了吧。到这里来的人都是寻开心的,我今天也不问你什么,我就陪着你,陪你一起开心,怎么样?” 赵晨枫心里有些挣扎,他对沈天音是反感的,却并没有拒绝她递来的这杯酒。 他端起酒杯,仰脖一饮而尽,任冰凉的酒液从喉咙里滑入腹中,幻化成烈火,烧得整个人如干柴一般。 下一秒,一阵浓郁的香水气息掺入呼吸中 赵晨枫身子一僵,在感觉到沈天音的舌头试图撬开他的唇瓣进入他的口腔时,脸色瞬间一沉,近乎粗暴地扯下缠绕在自己脖子上的手,随后将其推开。 原本已经消弭的意识在瞬间被拉回,他蹙眉冷眼扫过非礼自己的沈天音,数秒后,他没再多看她一眼,径直往大厅走去。

上一篇   第92章 偷偷去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