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这样够真实了吗?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94章 这样够真实了吗?

沈天音并不急着追上去,只是慢悠悠地跟在他身后,冷眼睨着他的脚步越走越缓慢,越走越不稳。 等他快走到大厅门口时,眼见着他就要歪倒在地,她这才疾走而去,一把将他精瘦的腰际给抱住。 赵晨枫拉扯着自己的上衣领口,额头上冒着冷汗,胸口里也好似有一团火在燃烧:“好热……” 他呢喃了一句。 沈天音紧紧环抱住他的腰,笑着说:“别急,亲爱的晨枫,我这就带你去洗个澡。” 耳旁传来的是女人呢喃细语的声音,却不像是沈如画的,赵晨枫挣扎着想要推开她,却未果,反而被紧紧抱住手臂。 酒精在体内渐渐发挥作用,浑身燥热难受,他的理智被彻底湮灭,最后只能淹没在那一波又一波的热*潮中,任自己在欲*海里荡漾、沉浮…… 翌日,清晨。 一*夜宿醉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赵晨枫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整颗脑袋都要炸裂了一般,难受极了。 他翻了个身,想要换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却忽然听见耳边响起一声难受的闷哼。 他一怔,猛然坐起,这才发现自己所身处的地方,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卧室,而是酒店! 在他身侧,蜷缩着一抹着性*感黑色真丝睡裙的女子身影——修长白皙的双*腿,裙摆上翻到腰臀的位置,白色丝质的小内内露出大半。 再往上,是一张年轻妖娆而又眼熟的面孔。 沈天音! 太阳穴上的青筋猛然一跳,赵晨枫猛地扯过一旁的薄被往沈天音身上罩,爆吼出声:“沈天音,怎么是你?!” “晨枫,这么快就把昨晚上的事情给忘了吗?”沈天音幽怨地哀叹了一声,“昨晚,我看你醉得不省人事,想带你到酒店里休息一会儿再回家,可没想到,你却把我……” “别说了!”赵晨枫大喝道。 他背转过身,没有正眼看沈天音一眼,“昨晚的事,就当什么都没发生,我会给你一定的补偿。” 赵晨枫飞快地说完,就迫不及待地起身穿衣服,长而强健的双*腿往裤子里一蹬就赤脚站在了地上。 他的身体偏清瘦,上身赤果着,紧实光洁的肌肉裹着骨骼的棱角,站在紫色系洛可可风格的酒店房内,与这房间格格不入。 沈天音看出他很心急想要离开,但看着这一幕的目光却有些痴迷,她看得挪不开眼,懒洋洋地抱着枕头说:“那你打算给我什么补偿?” 赵晨枫愣了一下,回头看向她:“给你钱,你要吗?” 他的模样有些狼狈,西服松垮,衬衫领子敞开着,彻底没有了以往锐气端正的精神,懒散倦怠中有一丝说不清的颓废。 偏偏这就是沈天音最喜欢的样子,恨不得拽了他再上一次。 但,他心里在想什么,她清楚得很,她得打消他的念头。 “你觉得多少钱能买得起一个女人的第一次?”沈天音一哂,将被子一掀,床单中央一抹淡淡的粉红就出现在赵晨枫的眼皮子底下。 赵晨枫只觉得刺眼,旋即扭头背向她,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他没想到,这竟然是沈天音的第一次,但他更没想到,自己竟然在阴差阳错中,要了沈天音的第一次! 忽然,身后的沈天音咯咯地笑了。 下一秒,她纤细莹洁的藕臂缠住了他的腰身。 “好啦,跟你开个玩笑啦,我不需要你的赔偿,我只要你和我在一起,我希望你是我一个人的,我要你娶了我。” 沈天音的话如同一根棒槌,重重地击中赵晨枫的脑袋,“轰”的一声后,他这才后知后觉意识到了什么。 赵晨枫恼怒地掰开她的手指,咆哮出声:“沈天音,这就是你的目的是不是?你想让我娶了你,所以才故意到酒吧勾*引我对不对?” “是又怎么样?”沈天音嗤了一声,倒是很坦白。 她往后一躺,姿态娇柔优美,“我这么喜欢你,把自己的第一次都给了你,还不够证明我有多喜欢你吗?倒是我那个妹妹,你以为她有多纯洁?说不定她现在已经是厉绝的女人了。” “你……” 该死的女人!专挑他的痛处! 赵晨枫气得咬牙,他恨不得扑上去狠狠地掐住沈天音的脖子,如果她消失了,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知道他昨晚跟她发生关系的事情了。 “恶毒的女人!我中了你的奸计,是我自己倒霉,我承认给你补偿,但是娶你?呵,休想!如果你想拿这件事离间我和如画,我可以告诉你,我不会让你得逞!” 赵晨枫说完就迈步朝房门口走去,沈天音气极,大声叫道:“赵晨枫!你敢丢下我一个人走?信不信我回去就找你爸妈摊牌!” 赵晨枫不理她,砰的一声大力关上了房门。 沈天音气得拿起枕头发*泄,又撕又咬着:“啊——” 刺啦一声响,枕头被撕成了两半,内里的棉花像雪花般散落在房间里,她气得大喊:“赵晨枫,你别想赖账,我会让你跪着回来求我的,我、保、证!” 她说着,从包包里掏出一只录音笔来。 轻轻一按,录音笔里就传出粗重的喘息声,以及女人娇喘呻*吟的声音:“唔,不,不要,晨枫,你轻点不行吗?轻点啊,啊……” 吧嗒一声,沈天音将录音笔关掉,嘴角逸出一抹阴谋得逞的笑容:“亲爱的晨枫,你以为我就没有多留一手吗?拭目以待吧,你一定是我的!” ……………… 赵晨枫从计程车上走下来时,正好瞥见沈宅里停着一辆黑色保时捷,是厉绝的车,看样子他到沈宅来接沈如画上学的。 他几乎是在第一时间,下意识地躲进了旁边的小巷子里,一直等到沈如画坐上了厉绝的车,车子缓缓驶出沈宅,沿着盘山大道驶远,赵晨枫这才走了出来。 从来没有如此狼狈过,他潜意识地害怕被沈如画看见,看见他一夜未归,他害怕昨晚的事情被她知道,那对他来说是一辈子耻辱的污点…… 心里既颓然又窝火,怎么会就中了沈天音的计呢?! 越想越懊悔,赵晨枫一拳捶在一旁的石墙上,心想眼前最紧要的,是要如何瞒住昨晚的事。 他掏出裤兜里的手机,开机后仔细一看,几十通未接来电里,过半数都是家里打来的。他懊恼地皱了皱眉,重新关机后,又整理了一下衣襟,这才迈步往家里走。 回到家,发现父母都不在,他用家里的电话拨给母亲:“妈,你昨天给我打电话了?” “兔崽子,你知道回家了?昨晚上哪儿去了,怎么也不给家里打个电话?” “妈,对不起,昨天我一个大学同学过生日,在他家里喝了酒喝多了,就睡在他家里了。你看我这不是一回家就给您打电话了吗?” 男生不同女生,家教不会这么严,还会设置门禁令之类的,加之赵晨枫向来生活自律,父母对他倒是放心,所以并没有多想。 挂了电话,赵晨枫轻吁了一口气,但眉宇间的愁闷并没有消散。 他想,现在唯一的麻烦,就只有沈天音了。 ……………… C城的秋天极为短暂,也因为短暂,美好得让人更加留恋不舍,还有那么一点如梦似幻。 沈如画虽然更加爱这个秋季了,但又有那么的一点点担忧,她的爱情在这个季节开出了艳丽的花,但她怕只是昙花一现。 她怯怯地瞥了一眼身旁专注开车的男人,然后又装作不经意地转回头来看向前方。 厉绝难得的没有将车驶入C大校园内,而是停在离校门口不远的一个小道上。 沈如画正要解开安全带,忽然听见厉绝质问道:“沈如画,刚才你一直在偷看我,这样很乱人心智,你知道吗?” “……”沈如画微窘,低垂下脑袋。 下巴被他轻轻地捏住,厉绝微微用了点力,却又不至于捏痛她的力道,让她抬起头来看向自己。 “你在想什么?” 她患得患失的神情好像在她面前坐着的不是他厉绝,而是一个随时会消失的幻影,厉绝微微蹙眉,轻捏了一下她的下巴。 “我就是觉得这一切好像一场梦,有点儿……不真实。”她老老实实地回答,却又怕他生气,声音小如蚊蝇。 厉绝的回应是低头攫住她的小嘴,缠绵地吻了下去,吻得她全身发软,真实地感觉到胸腔像缺氧一般的难受,大脑混沌一片,思绪繁复,无法正常思考。 末了,他盯着她的眼睛,嘶哑磁性的嗓音从他嘴里逸出:“这样够真实了吗?” 沈如画脸皮薄,迅速转开了眼睛,并说:“我要去上课了。” 手腕倏然一紧,他拽住她问:“下午几点下课?” “嗯?”她愣愣地回头,想了想说,“今天下午没什么课,我打算去画室画画。” “别画了,下午陪我去一个地方。” “哪里?” “我约了顾氏集团的顾总骑马,你要陪我一起去,下午我先帮你选一套骑马服,还可以顺道练习一下骑马。” 他不疾不徐地说着,目光始终定焦在她娇俏的小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