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你想让我带别的女人去?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95章 你想让我带别的女人去?

她眨巴着眼睛的样子很萌,耳廓还染着一点儿粉嫩的红晕,白皙漂亮的右脸上朦胧一层被阳光照得近乎透明的纤细绒毛,让人心头发痒。 他忍不住就想伸手去摸一把。 事实上,他也确实这么做了,目光粘稠。 沈如画被他炙*热的目光看得面红耳赤,便抬手拂开他的大掌,“我又不会骑马,而且那是你生意上的朋友,我去不太好吧?” “不行,你必须去,因为你是我的女人。” “可是……” “难道,你想让我带别的女人去?” 沈如画:“……” 他嘴角一勾,低头又啄了一口她的小嘴,然后轻轻摩挲了一下她的脸蛋儿:“行了,就这么说定了,下午你等我电话。” 他没给她拒绝的机会,一副吃定她的表情。 沈如画撅了撅嘴,心里却如同喝了蜜一般的甜。 ……………… 下午两点半,厉绝果然来接沈如画了。 车子驶出市区十多分钟,然后驶进花木葱茏的环山大道,继续开了一刻钟,随着车子的驶过,四周景致变得与之前大不相同,不但被修饰得很精美,还露出一大片开阔的绿茵草地。 “这里就是马场了吗?”沈如画看着窗外问。 “对。”见她像极了好奇宝宝的样子,厉绝不禁翘了翘嘴角,笑了。 又往里行驶了大约十分钟,终于抵达了目的地,厉绝拔了车钥匙,说:“走吧,先下车,去选骑马服。” 沈如画还是第一次穿骑马服,她平常穿的大多数是休闲装或是淑女型的衣裙,这种贴身显身材的骑马服倒是让她觉得有些不习惯。 她扭扭捏捏地从VIP更衣室里出来,一边牵扯着衣角,一边说:“厉绝,这个骑马服是不是太小了啊?我穿着紧绷绷的,不太舒服。” 厉绝闻声抬起头来,看见的不是一个黄毛小丫头,而是一个绝色美人儿。 他替她挑选的是一套经典款的驼色骑马服,裤子是柔软的贴身面料,搭配及膝的棕色马靴,上身外套一件立体感十足的卡其色小马甲,衬得她两边肩头削薄又好看,又恰好能显出她曲线优雅的颈脖。 而里面那件白衬衫却有些不一样的点缀——方形的蕾*丝领口绣有古典精致的花纹,领口内露出性*感细致的锁骨,再往下用银紫色的丝带环缚前胸下方,修饰出完美的柔软弧度。 可以说,这套贴身的骑马服恰到好处地勾勒出她漂亮的身体曲线。 远远地看去,她就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可爱芭比,虽然个头娇小玲珑,但身段窈窕有致,顿时从一个平时爱穿学生装的小丫头变成了芭比洋娃娃般的灵动小女人。 “这套骑马服很适合你,只是你不习惯而已。” 厉绝几不可察地扬了扬眉,走到她身边时探来长臂揽住她的肩头,“走,我带你去挑一匹马。” 等等,这就要骑马了吗? 沈如画一下子紧张起来:“我今天真的就要学骑马了吗?” “要不然呢?来都来了,可不许你打退堂鼓。这周末我约了顾墨琛骑马,你必须在这之前学会。” “这周末?太快了吧,我怕自己学不会!” “有我这个好老师在,你还怕什么?” “……”沈如画心里一阵哀嚎,却又不能忤逆他,因为她不想让他扫兴。 其实沈如画很小的时候就知道马场实施的是会员制,也知道能够进入马场的,都是非富即贵的生活在上流社会的人。 沈如画还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去世的祖父曾带她来马场骑过马,但她在运动方面天生缺乏良好的基因,有一次险些从马上摔下来,再后来祖父就没带她来马场骑马了。 虽然小时候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但潜意识里,她对骑马这种事还是有些畏惧的。 许是察觉到她的紧张,厉绝回头看向她,“你可以去挑一匹年轻的纯血马。” 沈如画点点头,跟他一起去了马厩,其中一匹白色的马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她虽然不懂马,但看见那匹白马毛色纯正,看起来又十分乖巧温顺,眨着稀疏而长的眼睫毛看人的样子十分惹人喜爱,让她想到了西游记里的白龙马。 沈如画不做二想,抬手就指着那匹小白马说:“我决定了,就它吧。” 厉绝搂住她的纤腰:“你喜欢就好。” “要不要过去跟它沟通沟通?” “怎么沟通?” “来,我教你。” 厉绝让人打开了马厩的门,径直来到小白马身边,轻轻地抚摸它身上的皮毛,然后回头给她一个鼓励的眼神。 “过来呀。”他朝她招了招手。 沈如画还是有些胆怯,但看见那匹小白马很温顺的样子,就壮着胆子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抬手轻抚了抚它的颈脖。 “呼哧——”小白马吐了口气,惊得沈如画缩回了手。厉绝失笑出声:“平时看你挺喜欢小动物的,这回怎么怕起马来了?” “这是马,不是小动物好吗?!”她嘟了嘟嘴。 厉绝轻刮了下她的鼻梁,口吻中满满都是宠溺的味道:“没出息。” 她白了他一眼,脸颊微微泛红。 一旁的训师解释说:“这匹小白马还很年轻,还没接触过陌生人,难免会怕生,不过你也不要怕,尽量温柔一些跟它交流,慢慢地它就会和你熟悉起来了。来,请像我这样,轻轻的摸着它,跟它说话。” 她点点头,尝试着更轻柔地去抚摸它,这一次小白马适应了她的抚摸,不但没有呼哧呼哧的吐唾沫,还很温顺地碰了碰沈如画的手。 沈如画欢喜极了,问厉绝:“我可以给它取个名字吗?” “当然可以,”厉绝淡淡地勾唇,“以后它就是你的了。” “太好了!”沈如画歪着脑袋想了想,忽然灵光一现,“我叫它萝拉吧?萝拉,以后这就是你的名字了,你喜欢吗?” 萝拉似乎很喜欢新主人给自己取的名字,欢乐地仰了仰脖子,发出一声低鸣,又抖了抖鬃毛甩过头来蹭沈如画摊开的掌心,一副乖顺讨好的样子。 “看来,它很喜欢你给它取的名字。”厉绝说。 沈如画笑得很甜,一下下摸着萝拉背上的鬃毛,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 甚至还主动提出让厉绝教她骑马:“啊对了,你不是一直想教我骑马吗?走吧,我们去那边骑马去!” 说着,她捉住厉绝的手,就往不远处的茵茵绿草地走去。 厉绝拽住她的手腕说:“先别着急,把头盔和手套戴好,我先给你介绍一位老朋友。” “哦。” 沈如画戴好了头盔和手套,厉绝这才牵着她的手来到另一匹高大的马前,笑着说:“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的老朋友。” “老朋友?”沈如画蹙了蹙眉,往他身后望去,却没看见半个人影。 “喏,它就是我的老朋友。” 厉绝朝身后那匹高大的马儿使了个眼神,那马儿像是看懂了他的眼神似的,威武地甩了甩脑袋,颈脖上的一圈鬃毛帅出漂亮的弧度来。 沈如画愣了下,这才明白过来,厉绝口中的老朋友指的就是这匹马。 只见厉绝温柔地拍了拍马背,说:“它叫寇德,也是像那匹小白马一样大的时候就跟了我的,这都四五年了。” “寇德?寇德……寇德……” 沈如画蹙着眉反反复复地念着,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忽然一个激灵,“COLD?噗……” 还别说,这匹马看着就有些冷,跟它的主人一个德行,冷漠倨傲,性子桀骜不驯,连看人的眼神都是高高在上,夹杂着不耐,好像天下唯我独尊似的。 沈如画看看寇德,又看看厉绝,忍不住一笑,心想还真是物以类聚,什么样的人配什么样的……呃,不对,应该是什么样的人骑什么样的马,连脾气都是一个样儿。 厉绝没发现她在笑话自己,只是轻轻推了她一把,说:“你先往旁边站一站,看看我怎么上*马的。” 他说着就走到寇德面前,一个帅气地翻身上马,瞬间变稳坐在了马鞍上,眉峰一扬:“看见了吗?” 沈如画愣愣地看着厉绝,眉眼弯弯。 此时的厉绝就像是十七八世纪古罗马的骑士一样,神气凛然,如果他手里再持有一把剑,那简直更完美了。 见她傻傻地看着自己笑,厉绝眯了眯精瞳:“你笑什么?” 她笑咪咪地消遣他:“我觉得你跟寇德很像,都一样的高傲神气。” 厉绝微微一怔,却并没有生气,下一秒直接从马背上跳了下来,然后回头看着沈如画说:“嗯,我看你倒要小心些。” “小心什么?” 他挑了挑眉,神色狎昵而轻佻,而后微微俯身与她耳边,轻声呢喃:“小心哪天我把你当马……。” 而后直起身子,高深莫测地盯着她的眼睛,嘴角噙着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 沈如画脑子很懵,迟了足足五秒之久才回味过来,刷地一下子红了整张脸,又羞又恼,抱起粉拳就要砸向他:“厉绝,你混蛋!胡说八道什么呢!” “哈哈哈——”厉绝仰头大笑,像是一只吃了大餐的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