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共骑一匹马的严重后果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96章 共骑一匹马的严重后果

原本想要消遣他,结果自己反倒被消遣了,沈如画恼羞成怒,抡起粉拳追在他身后,两人一前一后追逐着,最后厉绝率先跳上了寇德的背上。 人高马大,看着都令人生畏,沈如画自然顿住了脚步,不敢再追上去。 厉绝笑着大声说:“你上来啊,我带你一起去骑马。” 沈如画看着寇德摇摇头:“我不要。” “别怕,有我保护你。”厉绝弯下身子,向她伸出了大掌。 这句话令沈如画心中一暖。 虽然她看着寇德威武雄壮的样子,心头怕得要命,脑子里不自觉地就浮现出小时候从马背上摔下来的画面,但厉绝眼里透出的那点期待让她又鼓起了勇气。 反复挣扎中,她的手缓缓抬起,最后轻轻地放在了厉绝伸来的大掌中。 下一秒,小手被牢牢地捉住,厉绝一个用力,她就被轻而易举地拽上了马背! “啊——”沈如画吓得大叫。 但嘴被猛地捂住,随即纤腰也被紧紧搂住,厉绝在她身后小声警告:“嘘——别说话,小心吓着寇德。” “唔唔……”她紧闭上眼睛,心想到底是谁吓谁啊。 沈如画战战兢兢地抓着缰绳,全身覆在马背上,心里发怵,身上直冒汗,生怕从马上摔下来。 厉绝轻拍着她的肩头,安抚道:“你别害怕,马儿这种动物其实很通人性,但就是怕受惊吓,只要你放轻松,不给它造成任何紧张感,骑马就是一件很安全的事。” 沈如画深呼吸了一口气,尽量使自己放松下来。 “很好,你做的很棒,两肩和双腿都放松,臀*部不要夹得太紧,对,就是这样……很好,现在慢慢直起身子。” 听着厉绝的指导,沈如画一点点放松下来,慢慢直起了身子。 “如画,你做得很棒。好,现在我要开始骑马咯。”厉绝毫不吝啬地夸赞,并在沈如画颈脖处轻轻地吻了一下。 沈如画点了点头,暧昧的气氛冲淡了紧张的心情,四肢都放松了下来。 见她已经彻底放松了,厉绝这才扬起鞭子,轻轻鞭打了一下马屁*股:“驾——” 还别说,寇德真如厉绝说的那般通人性,它好像很理解沈如画此刻的心情,走得不快不慢,在清脆的踢踏声中,她紧张的心情慢慢消失,渐渐换上的是新奇和兴奋。 最后,她甚至很好奇地问:“厉绝,如果骑得快一些,又会是什么感觉呢?” “你想知道?”他勾着唇问。 她点点头。 “那坐稳了。” 沈如画怔了一下,随即抓紧了缰绳,下一秒,忽然听见厉绝扬起鞭子又鞭打了一下马屁股,这次声响明显比之前响亮了许多。 紧接着,寇德一声嘶吼,便猛蹬起马蹄子,加快跑起来。 迎着风,厉绝在她身后大声地喊:“骑马要顺着马蹄上下接着一起一落,掌握了骑马的要领后,你在马背上闭上眼睛都能感觉到一种飞翔的感觉,你试着按我说的做!” 沈如画乖乖照做,或许是她天生有骑马的天赋,学起来很快,很快就体会到了厉绝说的那种感觉。 “真的耶!哇塞,好好玩,耳边都能听见风声!”她兴奋地欢呼着,竟然已经完全忘掉小时候骑过马摔过跤的惨痛经历了。 可惜好景不长,或许是一开始就选错了路,寇德带着他们俩,来到一片地势崎岖的山路中。 寇德的步子慢了下来,脚下也越来越颠簸,背上的两个人被颠得身子左右摇晃,屁股也不知怎么坐,脚蹬磨着小腿生疼。 偏偏前一晚刚刚下过雨,山路上全身泥泞,如果这时候下去,两人的脚都会沾上泥土,厉绝紧抱住沈如画的腰,叮嘱:“别紧张,走过这段泥路就好了。” “嗯。”她点点头,任由他抱紧自己,尽量使四肢放松。 怕她被颠下马背,厉绝单手扣住她的腰,另一只手则紧紧地抓住缰绳,并让她的身子尽可能地贴近自己的身体,使她能紧紧地被圈在自己的身体范围内。 一开始沈如画并不觉得怎样,但时间一长,就发觉不对劲了。 她和他几乎是贴得密不透风,两人骑马的时间也不短了,又穿着紧绷的骑马装,厉绝紧贴着沈如画的背后所传来的热力,几乎能将沈如画融化。 她微微心颤,不由得咬了咬唇,往前挪了挪,却还是止不住红了耳根。 忽然,马儿颠了一下,沈如画险些被颠下马背,幸好厉绝眼疾手快,要不然她就得“滚”下马了。 厉绝索性用结实遒劲的右手腕将缰绳缠绕了几圈,好使她被紧紧地钳制在自己的怀抱里,任凭马背多么颠簸,他都巍然不动,能紧紧地抱住她。 沈如画再不用担心被掉下马,可身后人那温热的气息不停地吹拂在脸颊上,发丝被轻轻撩起,在后颈脖上拂来拂去,拂得她肌肤麻痒。 她想用手去挠,却又怕丢了手,会再次摔下马背去,她只好往前又挪了一步,好借此与他分开一些,不让他的气息扰乱她的心智。 谁知,他沉声命令道:“不许乱动!” “……”沈如画脸上一红,有些犹豫,她刚想说些什么,却听见厉绝说:“也别说话,小心分心,摔下去!” “……” 她只好忍着。 沈如画突然觉得,选择和他共骑一匹马,是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 偏偏,她不敢自己下马,一来是怕惊到了马儿,二来是怕惹恼了厉绝。 她感到难为情,厉绝却觉得很舒心,低下头看着怀里羞得似乎都无法安置的她,他低低一笑。 虽然他们之间还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亲密举动,但亲吻了那么多次,她怎么还是会害羞呢? “厉绝……”听到身后人的笑声,她低低地呼了一声,缩了缩脖子。 一咬牙,索性弯曲着手臂,用胳膊肘抵了一下厉绝的腰,希望用这样的警告方式,给他警告,迫使他离自己远一点。 他倒是一下子停止了所有的动作,并拉了拉缰绳,寇德“呼哧呼哧”了几声,停止了前进,站在原地吃着草儿。 “怎么停下来了?”沈如画愣了一下。 正要回头看向他,忽然腰部的大掌松开,她眨了眨眼。还没回过神来,那只原本扣住她腰际的大掌竟捏住了她的下巴。 紧接着,厉绝几乎是毫不费力地扭过了她的身子,让她那张懵懂的脸面对着他的脸,露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他幽深的黑眸看着她,眼神中的火花让她心跳如麻。 她窘迫极了,低下头,想要扭回身去,所以他用了点力,钳制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看向自己。 她的眼睫轻颤了一下,粉嫩的唇瓣也微微颤动了一下,美丽的仿佛缓缓绽放的花蕾,诱着他低下头去亲吻。 于是,下一秒,他就低下头就吻住了她的唇。 不过只是蜻蜓点水一般的亲吻,大概是顾忌着两人都在马背上,怕不安全,他只是浅尝一下,解解渴罢了。 但心里的那团火却是怎么都灭不下去,反倒因为这一吻,更惹的心痒难耐,心底的火一下子就烧旺了起来。 偏偏马儿开始跑动起来。 直到终于走完那段颠簸崎岖的山路,来到一片开阔的草地,行进速度减缓下来,厉绝这才仿佛如释重负般,拽了下缰绳。 “吁——” 寇德长嘶了一声,终于停了下来。 两人都长松了一口气,却因惯性使然,彼此都不受控制地往前一个俯冲,厉绝身不由己中尴尬地往前撞去。 顿时沈如画全身一僵,跳下马来,羞愤地回头,抡起粉拳就砸向厉绝:“厉绝,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那么对我,你……你根本就是故意的,对不对?!” “对天发誓,我真不是故意的。” 厉绝的表情有些沮丧,连他自己都觉得尴尬又可气,居然在那种情况下就……该死! 沈如画一双水灵的美眸瞪着厉绝,在他脸上来回巡视了好一会儿,像是想从中觑出一丝蛛丝马迹。 但厉绝的表情很认真,也带着几分愧疚,却唯独没有得逞之后的得意之色,不像是在和她开玩笑。 她只好作罢,却是有些不甘气恼,羞红着脸跺了跺脚:“反正……反正下次我再也不和你共骑一匹马了!” 说完,她涨红着一张脸逃去了VIP更衣室。 十五分钟后,沈如画还在VIP更衣室里待着不出来,其实骑马服早就换下来了,可她脸上的热度还没有消退,脸上透着诡异的粉红色。 再仔细一看,她的脸色更窘了。 原来,那套骑马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全染上了汗水,都湿透了,可想而知,刚才在马背上她是有多么的紧张。 真要命…… 沈如画双手抬起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心脏依旧狂跳不止,过了好一会儿还是无法平复。 都怪厉绝那个道貌岸然的家伙,他太过分了,说好不允许的情况不能碰她的,可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逾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