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以后,我可以天天陪你骑马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97章 以后,我可以天天陪你骑马

就拿刚才的情况来说,他怎么能在马背上对她做出那种事呢?就算是身不由己好了,可是,可是…… 天啊,她待会儿出去了还怎么见人?! 沈如画羞愤地跺了跺脚。 忽地,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如画?沈如画?你在里面吗?快出来了。” 其实厉绝知道她就在更衣室里,通过她颈脖上的那根田黄石项链,他就可以测定她的具体地址,他也猜到她一定是因为害羞而不敢出来,所以主动来找她,试图说服她。 “你还不出来我就要走咯,这里可没有公交车,你用走的,恐怕要走上一天一*夜才能回到市区了。” 厉绝并不着急,慢条斯理地劝着沈如画。 沈如画当然不信他会真的抛下她自己离开,可是,她也确实不能霸占更衣室的位置不走了,别的进来的顾客看见了也是觉得奇怪。 于是,她磨磨蹭蹭地从更衣室里走出来。 此时厉绝已经换好了衣裤,依旧是一身质地优良的定制西服,笔挺而贴身,方才的身体变化已经完全褪去,全身上下没有一丁点动过情的痕迹。 这倒显得沈如画很狼狈了,她心里暗骂他一声“禽*兽”。 厉绝就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在她从身边擦身而过,在她猝不及防时,忽然转身从身后抱住了她的纤腰! 紧接着,他很突兀地附耳在她身后,说道:“现在,你该知道,我有多么迫切地想要拥有你了吧?” 他蛊惑的嗓音从耳侧传来,热烫的气息挠着她的后颈,再次拂起一波波的热浪,无声地拨动着她的心弦。 “厉绝,你别……”她挣扎着想要推开他,却反被他钳制住了双手,使她动弹不得,挣脱不掉。 “别动,让我抱一会儿,解解馋。”他沙哑的嗓音呢喃着,微凉的唇亲碰在她莹洁如玉般的耳后,仿佛撒娇一般。 她全身禁不住的一阵颤栗…… 该是防着他的,提防他又像刚才那般不受控制地情动,但沈如画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像是着了魔一般,规规矩矩地就这么杵着没有动,任由心脏仿佛要跳出胸口一般剧烈狂跳着。 还好这一次他并没有任何举动,真的就只是抱了抱她,然后松开双臂。 然后,他意犹未尽一般轻叹了口气:“好了,我们回去吧。” 他十分亲昵温柔地牵起她的小手,她低低地“哦”了一声,什么话都没有说,乖乖地随着他的脚步一起往外走。 快到大厅门口的时候,沈如画不经意间朝一边的接待台扫了一眼,几个人正杵在台前,接待人员正在跟他们解说什么,看样子应该是在办理入会手续。 蓦地,她好像看见一道眼熟的身影,修长而优雅,妖娆而曼妙。 不觉一怔,沈如画的脚步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 “怎么了?有东西落在更衣室了?”厉绝问。 “没有,我好像看见一个人。” “熟人?” 她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如果苏薇也算是熟人的话…… 沈如画下意识地再往接待台瞥了一眼,但这一次并没有看见苏薇的身影,她又摇头说:“可能是我看错了,走吧。” 厉绝轻勾了下嘴角,很自然地把手臂搭在了她的肩上。 待两人离开大厅朝露天停车场走去,接待台前一位妆容精致、衣着优雅,且身材曼妙的漂亮女人便显露出了身影,她看着门外走远的两道身影,双手都紧紧捏成了拳。 “欸,这位女士,您还需要办入会手续吗?” “呃,要。” 苏薇回过神来,却发现手中用来办手续的纸张被自己捏成了团状,她皱了皱眉:“不好意思,能不能麻烦你再给我一张,我重填一次。” “行的,请稍等。” 待办完了手续,苏薇拿着手里的卡招呼着身后的一拨人:“秦总、王总,还有赵律师,你们的会员卡都已经办好了,请往这边走,我带你们去VIP更衣室。” “哎哟!全靠大美女苏律师帮我们做介绍人啊,要不然我们还进不了这家马场呢,待会儿一定要请教苏律师有关马术方面的姿势了。” “请教不敢当,我在法律方面是行家,但马术方面,只能算是会一点皮毛了。”苏薇面上带着笑容,虚伪应酬着。 一拨人浩浩荡荡、说说笑笑地往马场里走去,但走在最后的苏薇脚步越来越慢,在拐过转角时她回过头去。 她脸上的笑意已经完全消失不见,眸底浮现出来的,是越来越冷的寒光,心底的恨意悄悄蔓延…… 她在这里帮厉绝拼死觅活的应酬,而他呢,却跟那个丫头在一起! 五秒后,苏薇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串电话号码,问对方:“查到总裁最近的行程了吗?” “是的,已经帮您查到了。总裁最近一直在积极接洽顾氏集团方面,看来是有意与顾氏合作,他还调查了顾墨琛的爱好,并约了他一起骑马。” “骑马?”微微眯了眯一双狭长而妖媚的眼睛,苏薇眼底划过一抹精光,喃喃自语道,“原来他来马场,不只是为了练习马术。” 电话那头传来男人恭敬的请示声:“苏小姐,您还有别的吩咐吗?” “知道他们约在什么时候见面吗?” “是本周末。” “好,我知道了。”末了,她又低声提醒,“小心行事,别被总裁发现你在调查他的行踪。” “我明白。” 挂了电话,苏薇将手机揣回衣兜里,抬头再次看向大厅门口,良久唇边勾唇一抹惊人冷冽的笑容。 ……………… 下山的路特别好走,厉绝载着沈如画只花了二十分钟就驶入了市区。 车上的气氛还有些尴尬,仍然是因为刚才在马背上发生的那件让人窘迫难堪的事,沈如画心里还有些小小的别扭,再一个是因为她不知道该如何打破此刻的尴尬。 “知道我为什么喜欢骑马吗?”厉绝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厉绝愣了一下,迷惘地回头,眨着眼睛看他。 他挑了挑眉,说道:“其实是因为我父亲。” “你父亲?”这倒是沈如画特别好奇的事情。 这还是他第一次跟她提起他父亲,她很想了解他的一切,包括他的家人。 厉绝看出她的好奇,开始娓娓说道:“我父亲从小就对我要求很严格,不管做什么事情,对要求我做到百分之百的完美,所以那时候我对我父亲是又怕又敬,跟他也不怎么亲近。后来,我记得大概在我七八岁的时候吧,我父亲第一次带着我去马场骑马,原本我父亲对我没报什么希望,以为我会像其他孩子一样,害怕马,不敢骑马。” “谁知道我在这方面表现得天资聪颖,胆子也大得出奇,第一次骑马就比其他学了一年半载的世叔伯的子女们优异很多,让父亲挣足了面子,我和父亲的关系也变得亲近许多。” “后来我越来越喜欢这种运动,在国外留学期间,还代表学校参加过马术比赛。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权当是发*泄,心情好的时候就约上父亲一起来骑马,运动运动,流流汗,也是一种和父亲亲近沟通的方式。” 厉绝说这番话的时候,正好是等红绿灯,他的视线一直是注视着前方的,仿佛陷入了回忆,看得出来他和父亲的感情不是一般的深厚。 身后传来嘟嘟耳朵汽车喇叭声,似是在催促他。厉绝这才回过神来,敛了思绪,重又踩下油门。 然后,他继续道:“只可惜后来没多久我父亲就去世了,我再也没有机会和他一起来马场骑马……” 话题很突兀地结束,厉绝的声音不自觉地微微一梗。 蓦地,手背上被什么温暖而又小巧的东西轻轻地包裹住,他低头看去,原来是沈如画的一只小手。 她黑溜溜的眼睛盯着他,眸底闪烁着点点星光,皮肤莹洁光滑,唇瓣轻抿着,此时的她在厉绝眼里看起来,是那么的生动甜美。 “以后,我可以天天陪你骑马,虽然我的技术很差,还有待提高,但是我愿意为了你多练习……”她喏喏地说着,声音有些哑哑的,鼻尖还微微泛着红。 厉绝不喜欢这样伤感的气氛,他伸手轻刮了一下她的鼻梁:“你不怕又发生刚才那样尴尬的事情?” 她那张原本因为心疼他而紧蹙眉头的小脸,立刻变得一本正经:“我可以陪你去骑马,但没说要和你共骑一匹马,你可别断章取义!” 厉绝被彻底逗乐了:“我开玩笑的,你紧张什么。” 沈如画:“……” 被她这么一闹,气氛不再沉重,厉绝缓缓发动引擎,一边依恋地轻握着她的小手,一边小心谨慎地驾着车。 很快车子驶到了沈宅门口,两人又缠缠绵绵了一会儿,厉绝这才依依不舍舍地说:“你回去吧,我看你进去了再走。” “那……再见。”沈如画说。 “记着安排好时间,别忘了周末要去骑马。” “嗯,我知道,你回去吧。” “拜——” 沈如画向厉绝挥了挥手,一步一回头地离开,却走了不到五米远,忽然又像是想起什么事情来,她很突兀地转身跑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