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我开玩笑的,你紧张什么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98章 我开玩笑的,你紧张什么

厉绝愣了一下:“是不是忘了……” 话到一半,却见她径直绕过车头来到驾驶室窗边,轻轻地敲了敲。 厉绝狐疑地滑下车窗,却看见沈如画踮起脚尖凑进脑袋来,并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双手抬起环住他的颈脖。 厉绝双眼一亮,惊喜非常:“你……” “下次你想去骑马的时候,记得叫上我。”沈如画说着,稍稍一用力便将他的颈脖拽向自己,她羞赦却又虔诚地吻上了他的唇。 厉绝眸色一黯,便合上眼睛加深了这个吻…… 两人你侬我侬了许久,这才依依不舍地分开,沈如画回到沈宅时,脸上还有些微微的发烫。 天啊,她刚才都做了什么?竟然主动拽着他的脖子亲吻他的唇!不过奇怪的很,这种不用刻意掩饰和压抑自己的表达方式,感觉似乎并不坏。 思及此,她脑子里一遍遍仿佛回播着方才的片段,食指指腹不自觉地抚上自己的唇,细细摩挲着,心头暖融融的。 ……………… 与此同时,沈宅内。 沈天音让管家从厨房里拿了一碟现做的糕点,用精致的小盒子包装好,又装了两瓶法国干红,打包在同一个篮子里。 此时此刻,她站在三楼自己的衣帽间里。 这个房间视野不好,平时只有巨幅的穿衣镜能博得她的喜爱,但今天墙角的几何形窗户却最受宠——唯有这扇窗能看到隔壁赵家的庭院。 那里,赵晨枫和他母亲正在院子里陪几位贵宾打牌,看样子赵家正在自己院子里宴请赵母的朋友们。 沈天音就这么临窗而站,月色的投影把她姣好的身材分出清晰的象牙白和阴影部分,光色交界处是曼妙的曲线,引人浮想联翩。 沈天音对自己的容颜还是有几分自信,但今晚她顾不得欣赏,只是这么远远地睨着对面院落里谈笑风生的赵晨枫。 她的眉眼都是笑,仿佛看着的是一只不听话的猎物,而她就是那只紧盯着猎物的千年狐狸。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她慢悠悠地从三楼下来,换上了一件得体的裙子。 “管家,我要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已经准备好了。”管家看着她一身正式打扮,颇有些意外,“天音小姐,你这是要去哪里?” 沈天音只是笑,却没有说话。 从管家手里接过礼篮,她摇着小细腰往隔壁赵家走去,到了门口,她直接给赵晨枫打了个电话。 “赵晨枫,我现在就在你家门口,你不想知道我给你带来了些什么吗?” 电话那端的赵晨枫心口一惊:“沈天音,你又在想干什么?” “也没什么想干的,我就是想你了,你不想见见我吗?”沈天音的声音很柔很嗲,却透着一股阴测测的诡异。 “沈天音,你到底看上我什么了?”那头的赵晨枫跟长辈们微微躬了躬身,然后说了声抱歉,起身来到一处僻静的角落里接听电话,“你不觉得这样逼我,很没意思吗?” “我就是觉得有意思,赵晨枫,你别想逃,我不允许你赖账的。” 沈天音呵呵笑了笑,令赵晨枫打了个寒颤。 他抿了抿唇,口吻柔和了些,甚至有些小心翼翼地说,“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你知道我爱的人不是你,你何必对我死缠烂打呢?” “我不管,我爱的人是你就行了。” 沈天音脸上娇生女孩儿乖巧消失了,也没有了之前的耐性,皱着眉头,语气很是桀骜,“赵晨枫,我现在就在你家门口,你要是不肯出来的话,我就直接进你家了。” 电话那端的赵晨枫心里咯噔一跳,“你说什么?你现在在我家门口?沈天音,你来我家做什么?!” “呵呵,”沈天音笑了笑,声音银铃般悦耳,“我带了点东西,给我的准婆婆啊。” “你疯了?!” 电话那头的赵晨枫一下子声音拔高了,惹来身后的宾客们纷纷回头。 不远处,身着一袭金色旗袍的赵母发现儿子的异状,不禁蹙了蹙眉头,朝赵晨枫走来,“儿子,出了什么事吗?” “噢,没什么,就大学的一个同学,毕业作品出了点问题。” “严重吗?要不要妈帮忙?” 赵晨枫脸色略显慌张,他就怕惊扰了父母,怎么可能让赵母揷手:“妈,就这点儿小事,不用您操心的。呃,妈,我先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 “嗯。”赵母点点头,以为他是出去解决学校里的事情,便说,“你解决好了就赶紧回来照顾那些世叔世伯。” “好,我知道了。” 赵晨枫一边往门口走去,一边接起电话,咬牙切齿地说:“沈天音,你等着,我马上就出来!” 不一会儿,他到了门口,果然看见穿得像是一只翩翩蝴蝶的沈天音,隔着铁栅栏门笑盈盈地给他看手里提着的一个礼篮。 赵晨枫走近后看了看她手里的礼篮:“你带来的就是这个?” “当然,要不然呢,你以为我带的什么。” 沈天音嗤了一声,装作看不懂的样子,看着赵晨枫被唬得一愣愣的样子,心里却是有几分窃喜。 “沈天音,你耍我是吧?”赵晨枫后知后觉地道,心里窝火得很,心烦地扯开了领带,衬衫领子就敞开来。 他只想尽快脱身,恹恹地说:“说吧,你到底想怎样!” “别急嘛,”沈天音朝他笑了笑,懒洋洋地扬着眉,“晨枫,不请我进去坐一会儿吗?” 赵晨枫怎么可能让她进去,她就是个定时炸弹,放她进去他就是惹*火烧*身了,他皱了皱眉,“东西竟然拿来了,就给我吧。” 他说着就要去取她手里的篮子,却被她巧妙地躲开。 “不行,除非你亲我一下,要不然我就不走了。”沈天音讲条件,侧了脸向赵晨枫凑了过去,巧笑嫣然地合上纤长的睫毛,芭比娃娃般的面容很美。 就在她毫无防备间,赵晨枫的手飞快地穿过栅栏从她手里拿了篮子,转身就走。 沈天音气恼极了,大声叫嚷道:“赵晨枫,不带你这样的!你敢走,我现在就去找你妈……” 忽地声音戛然而止,赵晨枫在猝不及防间返回身来,一把揪住了她的衣领,完全不当她是个女人。 他的面容透着几分冷意,“沈天音,你敢威胁我就尽管去,就凭你这浪*荡的个性,你倒是试试看,看大家是信你还是信我!” 赵晨枫说完不再看她一眼,转身径直往里走,沈天音气得直跺脚,“赵晨枫,你还不知道我的厉害呢,我会让你后悔的!” 他扬着手,却没回头,意思好像在对她说:慢走,不送。 沈天音也是有脾气的,但此刻的她却异于往常的冷静,她鼻息里冷冷地嗤了一声,嘴角笑得却是冷冽。 而另一边,赵晨枫心里却是千回百转。 虽然是成功赶走了沈天音,可他又怕这样赶走沈天音后,她回去会在沈如画面前说他的坏话。 可是事实上,无论沈天音说什么也都不算乱说,毕竟,他和沈天音之间确实发生了关系…… 诸事不顺,让他心烦意乱,心头越来越烦躁,他下意识地从衣兜里掏出手机来,给沈如画打电话,但话筒里传来“您所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的声音。 他皱了皱眉,无可奈何间心生一股怨气,索性拿沈天音送来的那盒礼篮撒气,随手就丢在地上,用脚泄愤一般猛踩在地上。 直到心头的火气完全发泄掉,这才长吁了一口气,重新扣好了领结,如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往自家院落里走。 ……………… 去马场的前一天,沈如画看着那套特别映衬自身曲线的骑马服,有些为难了。 踌躇了许久,她还是决定给厉绝打电话。 厉绝看见是她打来的电话,很快摁了接听键,一边埋头继续翻阅手里的文件,一边柔声问:“收到骑马服了吗?” “嗯,”沈如画轻应了一声,怯生生地说,“那个……厉绝,我能跟你提件事吗?” “什么事?” “我,我想换一套骑马服,可以吗?” “怎么,你不喜欢?”厉绝愣了一下啊,随即明白过来,看来她是怕穿了那套骑马服,又惹起了他的邪念。 厉绝无奈地摇头,轻笑出声:“也好,你想换就换吧,反正我也不想让别的男人看见你穿太贴身的骑马服。” “太好了!” 沈如画兴奋地惊呼,电话那头的厉绝哭笑不得,“但也不准随随便便挑一件不合身的骑马服。这样,我知道一家私人订制服装店,我让秦卫带你去。” 之后,厉绝果然派了秦卫,让他接沈如画去了一家私人订制服装店,那家店的设计师因为也爱好骑马,所以也为店里的VIP客人专门定制骑马服。 那地方比沈如画想象的还要偏僻,但设计师托尼是个热情的人,很热心地给她介绍每一套骑马服的设计理念。 沈如画看中了一套不算太紧贴,偏中性的女式骑马服,很理性的深棕色,却并不显得老气,倒是看着很利落干练的款式,也没有那么多的花俏设计,几乎可以想象得出,当穿上它后整个人会是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