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巧遇神秘女孩儿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99章 巧遇神秘女孩儿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款骑马服的裤装略显长,估计买回去后还得改一改尺寸。 当下,沈如画就选中了它,不假思索地伸出手去。 却在她的手指刚刚触碰到那款骑马服的下一秒,另一只葱葱玉指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几乎与她在同一时刻抓住了骑马服另一端的衣架。 看来有人跟她一样,看中了这款骑马服。 沈如画下意识地扭过头去,看见的是一个身材高挑,身段妖娆,相貌非常美丽妩媚的年轻女孩。 一身健康蜜色的肌肤上衬着精致完美的素颜,灵动妩媚的小脸儿,眼窝比一般的东方人要深,睫毛又密又翘,右侧眉梢还有颗漂亮的美人痣,倒有几分像是混血儿。 如此便已是大美女了,偏偏这个女孩儿还拥有一副凹凸有致的身材,媚骨天成,修长如玉的美腿,不盈一握的腰身,穿着一条黑色蕾*丝裙,性*感妖娆。 同样身为女生的沈如画,也惊艳得张大了嘴。 这年轻女孩儿的身份似乎非比一般,她的身后跟了数名身材魁梧的黑衣人,远远地守在店门口,每每有人靠近她,都会被紧紧盯上。 沈如画不禁想,莫非这个女孩儿是哪位明星? 正当沈如画思忖着时,那女孩儿也回过头来看向她,看清她后,那女孩儿的眼神也是忽然一亮,随即与沈如画不约而同地笑了。 那女孩儿倒也大方,先一步将手里的骑马服松开,并道歉:“不好意思,是你先看中的,你拿去吧,我去挑别的就是。” 女孩儿转身就要去挑别的,却被沈如画唤住:“我没关系的。” 她看了看自己的腿,又看了看那女孩儿的腿,然后自嘲一笑:“你瞧瞧我这双小短腿,哪里适合这套骑马服,其实我觉得你才适合。” 说着,她将衣服推开那女孩儿。 事实并没有沈如画说的那么夸张,她也不矮,只是相较之下,那女孩儿的一双大长腿更适合这套骑马服。而且她身上拥有的气质,也跟这套骑马服极其相符。 沈如画正愁把这套骑马服买回去的话还得再改一改裤长呢,现在看来,倒不如成人之美。 女孩儿见沈如画表情真诚,就笑着点了点头:“那我去试试,如果合适的话,我就不跟你谦让了。” “行啊。”沈如画欣然应允。 趁那女孩儿去试衣服的时候,沈如画继续挑选起来,眼角余光不经意间扫过门口,忽然发现那些守在门外的黑衣人在那女孩儿进入更衣室后,神情变得比之前还要严肃紧张。 她皱了皱眉,却也没怎么在意。 因为记挂着周末的事情,她的注意力全然都在挑选骑马服这件事上,可她对骑马服实在是没什么研究,挑来挑去也挑不中合适的。 正犯愁着,刚才进去的那个女孩儿从更衣室里出来了。 沈如画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便下意识地回过头看去,这一眼便跟之前刚看见那女孩儿时一样,惊艳得愣住。 黑白色系的骑马服很衬那女孩儿的蜜色皮肤,柔软的贴身面料搭配帅气的马靴、白衬衫,外套一件精致的黑色小马甲,再把一头漆黑长发挽高束成一束,衬衫的领子也立起来外翻,微微露出些漂亮的锁骨,顿时将她从一个妩媚的美女变成了帅气的女骑士。 “哇,你真漂亮!这套骑马服真的很适合你呢!”沈如画脱口而出,她没办法形容自己的感受,只能用漂亮这个空泛的词了。 “真的吗?”那女孩儿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地捋了捋脑后的长发,并甩了甩,顿时看起来又多了几分俏皮。 沈如画点点头,说:“嗯,很符合你的气质,你长得高,腿长,穿这套骑马服特别合适,显得腿特别好看,还很帅气。” “谢谢你的承让。”那女孩儿笑了起来,黑白分明的眼眸像是天边闪耀的星星。 她大方地向沈如画伸出手来,“你好,我叫莫浅浅,莫负好时光的莫,浅浅一井泉的浅浅,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莫浅浅?真是个好名字。”沈如画嘴角一翘,也伸出手来,“你好,我叫沈如画,三点水的沈,如果的如,一副画的画。” 莫浅浅笑说:“像一幅画?嗯,你的父母给你取了一个很美的名字呢。” 两人不觉相视一笑,像是熟悉了很久的好朋友一般,一下子变得熟络起来。 莫浅浅歉疚地看着沈如画,问:“对了,我把你看中的骑马服挑走了,那你呢,你挑到喜欢的骑马服了吗?” 沈如画摇摇头,叹着气说:“我还没有选中合适的,好像这里的都不太适合我。” “要不我帮你挑一挑吧?我正好是做服装设计的,也兼职做过模特,多多少少还能在这方面给点儿专业的意见。”莫浅浅说。 “行啊。”沈如画很高兴认识了一个新朋友,立刻点头答应。 那几个黑衣人看见两人谈得甚欢,神情变得更加紧张了,个个蠢蠢欲动,想要往里走来,却见莫浅浅一个横眼丢回去,那些人不得已又缩回了脚。 只有为首的那名黑衣人一个人往里走来:“莫小姐,时间快到了,老板让你选好了衣服就赶紧回去。” 莫浅浅一下子冷了脸,呵斥回去:“急什么?!我陪我朋友挑件骑马服都不行吗?!” 黑衣人听见她的呵斥声,并没有多说什么,乖乖地退了出去。 沈如画怕耽搁了她的正事,便说;“我是不是耽搁你的时间了?要不你先走吧,我自己挑就好。” “没关系,我时间多的是。走!难得我们一见如故,骑马服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莫浅浅说着,挽住沈如画的胳膊就往展品区走去,并有模有样地帮她挑起衣服来。 两人一边挑一边聊着,沈如画这才了解到,原来莫浅浅是一名服装设计学院的学生,虽然还没毕业,但一直兼职做模特儿,难怪她长得好看,身材又很好,穿衣服也很有气质。 莫浅浅替沈如画挑中的是一套非常漂亮的红色骑马服,精致的法兰绒,色泽出挑,里面的白衬衫采用了多层荷叶边的设计,搭配一款白色长裤,一看就特别亮眼。 沈如画蹙着眉毛打量那款骑马服,有些犹豫。 她担心地问:“浅浅,我穿这套骑马服真的会好看吗?我一向都穿素色的衣服,这红色真的适合我吗?” “你就相信我的眼光吧!”莫浅浅拍着胸*脯说,“你不知道自己长得有多好看,特别是你的皮肤,这么白,这么嫩,很适合这款红色骑马服。如果换做是我,穿上这款骑马服,只能显得我像个非洲黑人了。” “噗……”沈如画被莫浅浅逗乐了。 她这么漂亮,哪有这么自贬长得像非洲黑人的。 莫浅浅推着她往更衣室里走,“好啦,你就别不自信了。这样,我陪你一起去换衣服,给你一点信心好了。” 让人陪着自己一起换衣服,这倒是让沈如画感到别扭了,但莫浅浅的动作很迅速,拽着她的胳膊就去了更衣室。 更衣室里的空间很宽敞,容下两个人完全没问题。 只是有件事很奇怪,莫浅浅进去后就忽然拽住沈如画的手腕,凑近她耳边,表情紧张地问:“如画,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沈如画楞了一下,看着神态紧张的莫浅浅,觉得有些奇怪。 莫浅浅的神情显得很紧张,时不时往更衣室门口看去一眼,像是担心有人会闯进来似的,可外面守着那么多的保镖,她需要担心这些吗?而且,她需要帮忙,不是找那些保镖更好吗,为什么要找她? 沈如画狐疑地问:“浅浅,你需要我帮什么忙?” “那个……能借一借你的手机吗?” “没问题啊。” “你没带手机?” “嗯。”莫浅浅点了点头。 原来是忘了带手机,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 沈如画轻吐了一口气,没做多想,很爽快地把手机借给了莫浅浅。莫浅浅拿到手机后的神情比之前还要紧张,道了声谢谢后就赶紧拨通一串电话号码。 可惜得很,莫浅浅所拨打的号码并没有人接听,她试了很多次,可结果都是一样,耽搁了几分钟后,她变得越来越着急,表情也越来越失望。 沈如画担心地问:“怎么样,联系上了吗?” 虽然不知道她是打给谁的,但沈如画猜测,莫浅浅一定是打给一个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人。 “呃,对不起,耽搁你的时间了。” 莫浅浅意识到该把手机还给沈如画了,可她心里还抱着一点点希望,再拨打了一次,但听筒里传来的依然是“您所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的机械化声音。 她只好把手机还给沈如画,表情失落极了。 忽然,她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一下子抬起头来,灵动的大眼睛看着沈如画说:“如画,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我不该麻烦你的,可是……你能帮我逃出去吗?”